首页 > 人物 > 帝王后妃

刘邦:从泗上亭长到大汉皇帝

刘德增
天下人物

20余年间,刘邦从亭长、沛公、砀郡长、汉王到皇帝,建立了一个强盛的大汉皇朝。在逐鹿中原的群雄中,论出身,刘邦不如项羽、魏豹、田儋、田荣、田横等人高贵;论武艺,刘邦不如项羽、英布等人高强;论性情,刘邦不如项羽彬彬有礼。但是,刘邦的势力由小到大,最终逐灭群雄,登上帝位。

某日,曹魏步兵校尉阮籍来到广武山(今河南荥阳东北),游历楚汉相争的古战场,叹曰:“时无英雄,使竖子成名!”阮籍是“竹林七贤”之一,放荡不羁,粪土诸侯。李白《登广武古战场怀古》认为阮籍此语乃讥讽刘邦,迄今犹有人作如是观。苏轼《书太白广武战场诗》云:“竖子者,指魏、晋间人耳。”洪迈《容斋三笔》也说阮籍此语,“盖叹是时无英雄如昔人者”。

秦末,群雄蜂起,逐鹿中原,刘邦提三尺剑,纵横驰骋,终成布衣天子,不愧为一代英杰。

 

金刘寨:大汉皇朝的“龙兴之地”

江苏省丰县赵庄镇金刘寨村,黄淮平原上一个普普通通的村落——汉高祖刘邦的故里。

金刘寨村,秦朝属于泗水郡沛县丰邑中阳里。公元前256年,刘邦出生于中阳里一户农家。这年为楚考烈王七年,中阳里还是楚国地盘。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记刘邦的家世曰:“父曰太公,母曰刘媪。”“太公”与“媪”是对老年男、女的尊称。刘太公有4个儿子,刘邦排行第三。老大叫刘伯,老二叫刘仲。刘邦初名“季”,即位后改名“邦”。他们都是刘媪所生。刘邦还有一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刘交。

关于刘邦的出生,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中记载了一个传说:“刘媪尝息大泽之陂,梦与神遇。是时雷电晦冥,太公往视,则见蛟龙於其上。已而有身,遂产高祖。”今丰县张五楼乡梁楼村附近的新沙河畔,横卧着一座石桥,名“龙雾桥”,据传就是刘媪遇龙妊娠之处。在中国历史上,文献明确记载的第一位“真龙天子”是刘邦。这个传说应是在刘邦起兵后臆造的。

刘伯早死,他的妻子与儿子相依为命。老二刘仲老实巴交,是种地的好手,很受刘太公的喜欢。刘交聪睿,读书不倦,多才多艺。

刘邦游手好闲,经常到大嫂家蹭饭,有时还带着狐朋狗友一块去。时间一长,大嫂不高兴了。

一天,刘邦和他的朋友刚进门,大嫂就用勺子把锅刮得“吱吱”响,刘邦的朋友一听,知道人家烦他了,转身就走。刘邦上前一看,锅里还有很多粥。刘邦很不高兴,认为大嫂不给他面子。后来刘邦当了皇帝,分封子弟,但就是不分封大哥之子。老父刘太公一再劝他,才给侄儿一个侯爵,名曰“羹颉侯”。羹,粥也。颉,截取、克扣之意。“羹颉侯”就是克扣饭粥的侯。儿子得到这样一个名称的侯爵,大嫂心里肯定不是滋味。这是后话。

四兄弟中,刘邦最不受老父喜爱。刘邦汉纪年第九年(前198),宏伟的未央宫竣工,刘邦置酒未央前殿,朝会诸侯大臣,已是太上皇的刘太公也应邀参加。刘邦给老父敬酒,又翻出当年的旧账,嬉皮笑脸地说:“始大人常以臣无赖,不能治产业,不如仲力。今某之业所就孰与仲多?”刘太公笑了,群臣亦大笑,山呼“万岁”。“无赖”一词,始见于此。这里的“无赖”对应“不能治产业”,指不务正业。刘邦老家一带是重要的农业区,人们以种田为本。刘邦背离了当地的价值评判尺度,老父刘太公也瞧不起他,骂他不如老二刘仲。

根据《史记·高祖本纪》等文献,我们可以把刘邦的性格归纳为以下8点:悟性高,多谋善断,善于听取他人意见;豁达大度,不拘小节,对他人也不苛求;慷慨大方,不吝钱财;喜怒形于色,坦率爽直,从不掩饰自己;广交朋友,从士卒到小吏,一见如故;与人交往,不守礼仪,喜玩耍戏弄他人;好女色,放荡不羁;嗜酒,常常喝得酩酊大醉。

汉高祖画像(赵孟頫作)

不独刘太公,当地百姓大多对刘邦的为人持否定态度,甚至没人愿意把女儿嫁给他。一般情况下,当时男子20岁以后就娶妻生子,但刘邦年过30岁,还是光棍一个。好色的刘邦与一个姓曹的女子私通,还偷偷地生了一个儿子,取名刘肥,《史记》《汉书》称曹姓女子是刘邦的“外妇”,他们之间没有正式的夫妻名分。

当然,刘邦也有几个朋友,其中最要好的是周勃、樊哙。周勃与刘邦同邑,是今丰县凤城镇周庙村人,家中一贫如洗,靠编织苇箔为生。周勃不善言辞,但多才多艺,会吹箫,遇上谁家有婚丧大事,他就去吹上一通,混碗饭吃;他自幼习武,弓马娴熟。樊哙也是沛县人,以屠狗为事,迄今丰县一带还有很多樊哙卖狗肉的传说。

可见,与刘邦交往的周勃、樊哙这些人,都不是老实巴交的庄稼汉。

 

泗上亭:刘邦人生的重要转折点

刘邦34岁那年,秦国大将王翦率兵攻楚,占领了楚国淮河以北地区,秦国在这一带设置了泗水郡。为了控制这片新占领的地区,秦政府起用了一些当地人为吏。与刘邦同邑的萧何,精明强干,通晓律令,宽以待人,被任命为沛县主吏掾。主吏掾是县令之下地位最高、职权最大的属吏。不久,刘邦被任命为沛县泗上亭长。

泗上亭位于泗水东岸,与沛县隔河相望,地理位置比较重要。刘邦对这个职位很满意,自己设计了一种帽子样式,派手下到薛郡(郡治鲁县,今山东曲阜)找了一个能工巧匠,按他的设计要求制作了一顶帽子。刘邦做皇帝以后,这种帽子就叫“刘氏冠”,只有第八级公乘爵位以上的人才可以戴。

出任泗上亭长是刘邦人生的一个重要转折点。

亭长虽然是个小吏,但由于泗上亭毗临县城,地处要冲,来往官员多,刘邦有机会接触更多的头面人物。他那种性格虽不讨老父的喜欢,但与官员们交往却成为一种优势,很快就与他们厮混在一起,成为知己。

县上官员中,待刘邦最好的是萧何。他去咸阳办差,别人仅送他300文钱,唯萧何送他500文。

大约在41岁那年,刘邦迎娶吕雉。

吕雉是单父人,今山东单县终兴镇潘庄村传为吕雉故里,她的父亲没有留下名字,司马迁《史记》称他为“吕公”,司马贞《史记索引》引《相经》说吕公“名文,字叔平”,乃后人附会。吕公与沛县县令是好朋友,为躲避仇家来投靠沛县县令。

沛县的大小官吏听说县令家来了贵客,都以祝贺为名巴结县令。萧何负责接待来客,宣布:贺礼不满一千钱者,坐堂下。

刘邦来了,大声嚷道贺钱一万。他一个小小亭长,那点俸禄远不够他挥霍,还欠了一笔笔酒钱,哪里还有贺礼!今日县令府上高朋满座,美酒飘香,刘邦嘴馋,一路辛苦赶来,没钱只好撒谎。

吕公闻言大惊,急忙出迎。吕公好相人,刘邦长得气度不凡,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描述他的长相说:“隆准而龙颜,美须髯。”也就是说,高挺的鼻梁,宽阔的额头,漂亮的胡须。吕公急忙将刘邦拉到上席就座。萧何知道刘邦的品行,又好气又好笑,就对吕公说,刘季是个说大话不脸红之人,没有什么真事。刘邦也不理会,坐了上座,吃肉饮酒,谈笑自若。

酒阑,吕公用眼色暗示刘邦留下。待众人走后,吕公对刘邦说,我从少好相人,相过的人很多,但没有超过你的,希望你自爱。我有小女,愿做你的箕帚妾。刘邦大喜过望。

结婚这年,吕雉的年龄在30岁左右。古时女子十五而笄,方可许嫁。不久,吕雉就为刘邦生下了一女一儿,女儿的名字无记载,文献上都用她后来的封号“鲁元公主”来称呼她;儿子名叫刘盈。

按照秦朝的法律,刘太公身边只能留下一个儿子,其他儿子都得另立门户。刘邦结婚后,刘太公分给他们一部分土地,让其独立门户。刘邦公务之余,就与人喝酒厮混;没有钱就从王媪、武负两户酒家那里赊酒,年终也没钱还人家,他是亭长,王媪、武负又不敢不赊给他。于是,两户酒家自圆其说,说那刘邦喝醉以后,倒在那里“呼呼”大睡,上面隐约出现一条龙,这是个贵人,岂能要钱?

吕雉既要操持家务,还要下田劳动。儿女稍大一点后,就给母亲做帮手。据《史记·高祖本纪》载:一天,吕雉和儿女在田间锄草,一个过路的老人向吕雉讨口水喝,吕雉热情地把水罐递给老人。老人打量着吕雉说,夫人乃天下贵人。吕雉又请他相儿女,老人指着刘盈说,夫人所以尊贵,是因为您这个儿子。

老人刚走,刘邦就回来了。吕雉把老人相面之事告诉他,刘邦拔腿就追。老人端详着刘邦说:您的相貌贵不可言。刘邦高兴万分,岳父吕公也曾说他是个大富大贵之人。刘邦产生了非分之念。他去秦都咸阳办差,遇上秦始皇出行,允许百姓远远地观看皇家威仪。刘邦长叹一声,道:“嗟乎,大丈夫当如此也!”

 

官堌堆:刘邦在此登基

秦始皇三十七年(前210),刘邦奉命押送一批罪犯去咸阳服役。刚刚上路,罪犯就一个接一个逃跑了。刘邦寻思:照此下去,过不了几天,罪犯就跑光了,那时,自己就成了罪犯了。怎么办呢?深思熟虑之后,他拿定了主意。

走到丰邑西边的一片沼泽,太阳落山,刘邦下令歇息。他拿出随身携带的酒壶,喝了起来。过了一会,他长叹一声,对剩下的罪犯说:各位逃命吧,我也要亡命了。有十几人愿意跟随刘邦,刘邦大喜,把酒一饮而尽,拔出佩剑,带领他们向大泽深处走去。忽然,走在前面的一个人跑了回来,说一条大蛇拦住了去路。刘邦醉意朦胧,胆气冲天,呵斥道:大丈夫纵横天下,有什么可怕的!上前一剑将蛇斩为两段。

这个故事当是刘邦杜撰的。当时之人迷信,对鬼神信而不疑。刘邦起自民间,对民众的心理非常了解。为了笼络人心,他搞了这套把戏。刘邦斩蛇的那把宝剑,后来成为西汉皇帝登基的信物。

刘邦从此亡命于芒砀山泽。

秦二世元年(前209)七月,陈胜、吴广率领900名戍卒在大泽乡起义。大泽乡起义消息传出后,天下景从。刘邦觉得出山的时机到了,遂率领一小队人马,攻占了丰邑,正式树起反秦大旗。

沛县县令担心沛县百姓响应陈胜、吴广起义,把自己送上断头台,思谋归附到陈胜的旗帜下,但又有点举棋不定。为此,他找来沛县主吏掾萧何、狱掾曹参商量。萧何、曹参说单独起事没有把握,不如与已经起事的刘邦联合行动。得到县令的首肯后,他们立即让经常与刘邦沟通联系的樊哙迅速通知刘邦,要他立即率众前来沛城。然而,当刘邦兴冲冲地率领数百人的队伍连夜赶到沛县城郊时,沛县县令又反悔了,下令兵丁闭门守城,阻止刘邦一伙入城,又与亲信密谋诛杀刘邦的内应萧何和曹参。萧、曹二人得知情况有变,秘密潜出沛城,投靠刘邦。刘邦修书一封,缚在箭上射入城中,谕告沛城百姓共同起事。沛城百姓一呼百应,冲进县衙,杀死县令,打开城门,欢迎刘邦的队伍入城。

沛县吏民都知道那刘邦是个无赖,在推举首领时,众人公推萧何为“沛公”(即沛县县令),萧何胆小,担心起义失败招来杀头灭族之祸,便极力推辞。众人又推举曹参,谁知,曹参竟与萧何想法一致。最后,在萧何、曹参等人的鼓动下,刘邦也就当仁不让了。于是,刘邦祠黄帝,祭蚩尤,树起了他的赤色大旗。

是年,刘邦48岁。

不久,刘邦又被楚怀王任命为砀郡长(即砀郡郡守)。

在反秦运动中,最初项梁是各路大军的领袖。项梁战死,项羽成为领袖人物。推翻秦朝统治以后,刘邦发动了对项羽的战争,最终逼死项羽。

刘邦汉纪年第五年(前202)二月,55岁的刘邦在今菏泽市定陶区仿山镇姜楼村南500米处的官堌堆,举行登基大典。

 

人才:刘邦取胜的关键

公元前202年五月,刘邦登基第四个月的一天,刘邦置酒洛阳宫,与群臣谈论汉胜楚败的原因,司马迁《史记·高祖本纪》作了如下记载:

高祖曰:“列侯诸将无敢隐朕,皆言其情。吾所以有天下者何?项氏之所以失天下者何?”

高起、王陵对曰:“陛下慢而侮人,项羽仁而爱人。然陛下使人攻城略地,所降下者因以予之,与天下同利也。项羽妒贤嫉能,有功者害之,贤者疑之,战胜而不予人功,得地而不予人利,此所以失天下也。”

高祖曰:“公知其一,未知其二。夫运筹策帷帐之中,决胜於千里之外,吾不如子房。镇国家,抚百姓,给餽饟,不绝粮道,吾不如萧何。连百万之军,战必胜,攻必取,吾不如韩信。此三者,皆人杰也,吾能用之,此吾所以取天下也。项羽有一范增而不能用,此其所以为我擒也。”

这是刘邦君臣对为什么汉胜楚败进行的公开讨论。刘邦要求群臣“无敢隐朕,皆言其情”,情真意切。

确如高起、王陵所说,刘邦待人轻慢无礼,项羽仁而爱人。但是,那些文吏武士豁上身家性命跟随项羽或刘邦征战天下,无非是希冀博得功名富贵,在面子与权力的选择上,他们肯定都要后者。

但是,刘邦认为这只是汉胜项败的原因之一。另一个更重要的原因,是他手下有张良、萧何、韩信3位人中之杰,而项羽只有一个范增,还得不到重用。范增屡出锦囊妙计,项羽大多不曾用,遂离项羽而去,不久背上生疮而死。唐代诗人周昙《秦门范增》云:

官堌堆遗址

智士宁为暗主谟,

范公曾不读兵书。

平生心力为谁尽,

一事无成空背疽。

也就是说,刘邦认为他是靠人才打败了项羽。

刘邦的认识十分到位。他是个贤明的君主,虽然刚刚戴上皇冠,却没有被胜利冲昏头脑。他这番话乃肺腑之言。

与刘邦不同,项羽至死也不明白他为何落得这般下场。在四面楚歌之中,他悲从心生,面对心爱的虞姬和乌骓马,唱道: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当他突围至乌江(今安徽和县东北),乌江亭长要渡他回江东,他惨然一笑,道:天亡项羽,我还渡江干什么!

项羽死得悲壮,也死得可怜:他把自己的失败归结为天命。

 

大汉制度:为皇朝兴旺奠定基础

谈及大汉制度,人们惯用“汉承秦制”概括之。“汉承秦制”可以概括大汉制度的特征。但是,大汉制度又不是全部照搬秦制,也有诸多修订、改革。

汉纪年第五年(前202)二月,刘邦在官堌堆登基,沿用秦朝“皇帝”名号,但他没有使用秦始皇确立的“始皇帝”“二世皇帝”“三世皇帝”那套名号,臣民称皇帝为“今上”,皇帝去世之后采用谥号。

在中央机构上,刘邦基本上沿用秦制,设置三公九卿,分司各职。在地方行政体制上,与秦制不同,郡县之外,还有王国与侯国。

楚汉相争时,为了取得手握重兵的韩信和割据称雄的英布等人的支持,刘邦陆续分封了6个诸侯王:楚王韩信、淮南王英布、梁王彭越、赵王张耳、韩王信、燕王臧荼。即位以后,又分封吴芮为长沙王,无诸为闽越王。不久,臧荼反,又封卢绾为燕王。张耳、吴芮病逝,其子张敖、吴臣分别袭爵。汉朝中央实际控制区,大致与当年的秦国相同,其余地区是异姓诸侯王的封地。那些异姓诸侯王跨州连郡,函谷关而东,大都是他们的地盘。卧榻之旁,岂容他人酣睡?他们后来或被废或被诛或逃往北方大漠,只剩下长沙王吴臣和闽越王无诸。

削平异姓王后,鉴于秦孤立而败,刘邦又大封同姓子弟为王。刘邦10个兄弟子侄,大哥刘伯之子刘信,其母当年待刘邦刻薄,未得到王位,其余9人全封为王,他们是:荆王刘贾,楚王刘交,齐王刘肥,代王刘喜、刘恒,吴王刘濞,淮南王刘长,赵王刘如意,梁王刘恢,淮阳王刘友。刘邦以为,他的嫡长子为帝,其他刘氏子弟为王,镇抚一方,拱卫中央,如此便可确保刘氏“家天下”。为了进一步维护、巩固刘氏家天下的局面,又与众大臣杀白马歃其血以盟:“非刘氏而王,天下共击之。”

在分封诸侯王的同时,刘邦又陆续册封143名功臣为列侯。其他国家制度也紧锣密鼓进行:

一是“萧何次律令”。当年刘邦入关,曾与关中父老“约法三章”。“约法三章”就是仅对杀人、伤人、盗窃三罪进行处罚,其余的法律条文如刘邦提到的诽谤者族、偶语者弃市,一律废除。

汉朝建立后,鉴于“三章之法不足以御奸”,刘邦遂命萧何修订律令,在李悝《法经》之《盗法》《贼法》《囚法》《捕法》《杂法》《具法》6篇的基础上,增加《户》《兴》《厩》3篇,合为9章。这部汉律,或称《汉九章》,或称《九章》。近人程树德著《九朝律考》,名之为《九章律》。

二是“张苍定章程”。张苍所定之“章程”,乃郡县上计制度。上计,年终岁末,县、郡统计辖区内的耕地数量、户口数量、钱谷收支等,形成文字,谓之《计簿》或《集簿》。县上报郡,郡据此考核属县成绩;郡上报中央,中央据此评定各郡的业绩。

三是“叔孙通制礼仪”。叔孙通制定了大汉礼仪,特别是朝仪。

四是“娄敬谏和亲”。匈奴是塞北大漠上的游牧部族,秦末中原战乱之时,匈奴在冒顿单于的领导下崛起。刘邦做皇帝的第二年(前201)秋,匈奴围攻马邑(今山西朔州),刘邦率32万大军御驾亲征,被40万匈奴大军围困于平城(今山西大同)的白登山上,凡7日。最后谋士陈平派人贿赂冒顿的阏氏,再加上冒顿见久攻不下,而汉军援兵陆续抵达,才网开一面,放走了刘邦等人。娄敬建议,与匈奴和亲。刘邦意识到一时难以挫败匈奴,遂采用娄敬的建议。

刘邦一朝,大汉制度基本建立,为大汉皇朝的兴旺发达奠定了基础。

高祖十二年(前195)四月二十五日,刘邦病逝,终年62岁。盖棺论定,群臣给他的评语是:“帝起细微,拨乱世反之正,平定天下,为汉太祖,功最高。”献给他“高皇帝”的尊号。

刘邦建立大汉皇朝,开创了中国历史上一个强盛时代。

 

来源:《春秋》2022年第04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天下人物

走进他们的生命旅程,感受和领悟他们的独特魅力。

13069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春秋 2022年第04期

主办: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山东省委员会办公厅

周期:双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