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绘画> 中国画

重新认识宋徽宗

北宋赵佶《五色鹦鹉图》53.3厘米×125.1厘米美国波士顿美术馆藏此卷图、题、跋俱全,堪称为赵佶“三绝”珍品,卷右侧为其御题诗赋《咏鹦鹉》。


宋徽宗赵佶,是中国历史上一位极具争议的帝王。后人认为其为帝不励精图治,奢靡享乐,政治腐败。而笔者却觉得,赵佶并非历史记载那般昏庸无道,相反是极具政治理想与统治意识的。其将“大晟乐”与“书画艺术”作为统治手段,以期达到“圣王之治”的统治境界。通过最能反映其心灵旨趣与艺术追求的画作《五色鹦鹉图》,笔者将带领大家重新认识赵佶。


堪称宋画典范

《五色鹦鹉图》被认为是北宋花鸟画的代表作,无论是从色彩方面还是写实方面都堪称宋画典范。其原名“杏花鹦鹉”,传为宋徽宗赵佶所作。画面描绘的是赵佶在宫廷御花园内见一只进贡自岭表的五色鹦鹉,对其作了精致的写实描绘,又作诗并序,以瘦金体书加上颂词,为一赋一诗。落款有一部分虽已脱落但仍可辨识。其写实水平极佳,用色非常和谐,绢素材料质地一流,时代久远仍显华贵。

画面以全枝式构图方式绘折枝杏花两枝,一只色彩斑斓的鹦鹉侧身栖于杏花盛开的枝头上,布局简洁、形象突出,用笔细劲工致,风格精巧逼真,体现了黄筌画派的特色。鹦鹉背部笔法生动,红色部分着色艳而不俗,色彩沉稳。鹦鹉深邃的眼神栩栩如生,羽毛层染立体感强,爪子站立在树枝上,重心比例尤其准确。花瓣先勾后染,白里透红,杏花开放姿态万千,层次清晰可见。树枝勾线结实,用笔富有变化,将尚处于春天未发叶芽、偶见点点绿头的感觉表现得淋漓尽致。枝干如在眼前,动感明显,由于下笔较重,微露钉头,自上而向下勾,贯通一枝,自然变化妙在其中。


流传过程清晰

此卷图、题、跋俱全,为赵佶三绝珍品。卷上有御题诗赋《咏鹦鹉》:“五色鹦鹉来自岭表,养之禁御,驯服可爱。飞鸣自适,往来于苑囿间。方中春繁杏遍开,翔翥其上,雅诧容与,自有一种态度。纵目观之,宛胜图画,因赋是诗焉。天产乾皋此异禽,遐陬来贡九重深。体全五色非凡质,惠吐多言更好音。飞翥似怜毛羽贵,徘徊如饱稻粱心。缃膺绀趾诚端雅,为赋新篇步武吟。”

画上落款仅剩“制”“并”二字及残损的花押。根据《祥龙石图》《瑞鹤图》后的款书制式判定,《五色鹦鹉图》破损的落款为“御制御画并书”,花押为“天下一人”,在“制”字处钤“御书”朱文印。

《五色鹦鹉图》流传有绪,卷上钤有元文宗内府印“天历之宝”篆文玺、明末戴明说“戴明说印”白文印、清初宋荦“商丘宋荦审定真迹”朱文印,以及“宫保司马之孙大司农章”白文印和“米芾画禅烟峦如觌明说克传图章用锡”朱文印。

进入清宫收藏后,此作钤有“乾隆御览之宝”“嘉庆御览之宝”“石渠宝笈”“三希堂精鉴玺”“乾隆鉴赏”等内府鉴藏印,全卷为乾隆内府重裱。重裱时赵佶的题诗被放置卷首,《石渠宝笈》卷二十四著录。此后赏赐恭亲王奕訢,辛亥革命后被溥伟、溥儒售于古董商。1925年,张允中在琉璃厂购得,并连题五跋,确系徽宗之作,考证其流传过程,并核对与《石渠宝笈》的记载无误。民国初年被山本悌二郎购得,流入日本,著录于1931年刊印的《澄怀堂书画目录》中。山本卒后,后人将其售于美国波士顿美术馆。


标榜五德俱全

赵佶信奉道教,通过绘制祥瑞之物祈祷国家民族福祉的独特形式,用以神化皇权、粉饰太平。其组织宫廷画师编撰大型画册《宣和睿览册》,寓意天下太平,将其艺术才华作为治理国家的手段。

创作《五色鹦鹉图》,是因为赵佶生于元丰五年(1082年)五月初五,古有五月五日生子不吉的习俗。所以,他登基后将生日改成了十月初十,即天宁节。赵佶对数字“五”格外青睐,五色鹦鹉头眼爪为黑色,腹羽为红色,颈部白色,背尾为绿色,腹下为浅黄,共五色,对应金木水火土五德。五德终始相生相克,也是朝代鼎革之后首先定正朔、易服色的根据。

杏花在道教文化里代表神仙居所。因此本作绘制花卉时,几乎每朵杏花都绘成五瓣,特别是中间一朵,特意精细绘出中间五根花蕊。五色鹦鹉与道教祭祀五谷神虽然落款仅剩“制”“并”二字及残损的花押,但对比《祥龙石图》(中)、《瑞鹤图》(右)款书制式判定,《五色鹦鹉图》(左)破损的落款应为“御制御画并书”,花押为“天下一人”。

虽然落款仅剩“制”“并”二字及残损的花押,但对比《祥龙石图》(中)、《瑞鹤图》(右)款书制式判定,《五色鹦鹉图》(左)破损的落款应为“御制御画并书”,花押为“天下一人”。


赵佶通过五瓣杏花、五色鹦鹉、五瓣梅花、五色锦鸡等祥瑞之物的隐喻,将数字“五”神化,标榜自己为五德俱全的有为圣君。因此,《五色鹦鹉图》中杏花与鹦鹉即便不是赵佶亲笔,其创作思想也是得到了赵佶授意和主导的,是反映其心境的作品。


是否亲笔之作

此作因有赵佶亲笔题词,历来归属于其名下,当代学者则普遍认为该作出自当时画院职业画家之手。画幅的右侧有赵佶瘦金书诗并序,形式与《祥龙石图》近似,有学者进而推测此作当为《宣和睿览册》中的一件。

傅熹年先生在《访美图画录》中对《五色鹦鹉图》卷评价道:“绢本设色,《宣和睿赏》册佚出之物,中间断开拼接,故己不见折缝痕。是宋画院中人作,非赵佶笔。有人疑为元人仿本,何据?”肯定其为北宋院画,出自《宣和睿览册》,否定是元代绘画的观点。

据南宋《中兴馆阁录》记载,有的说其是御画,有的说是御题画。因为赵佶会画,很难讲哪一种是真的。在其传世画作中,一类很工细,一种较拙。其中,花鸟、水墨多些,着色花鸟、山水、人物都有。赵佶毕竟不是专业画家,已工的不能拙,拙不能巧,估计拙一些的是宋徽宗所画,其他可能是当时画院名手所为。《听琴图》则是赵佶最早记载的御题画,还有《芙蓉锦鸡图》。而《池塘秋晚图》与《柳鸭图》像是亲笔。《宜和睿览集》中散出的《瑞鹤图》《祥龙石图》《杏花鹦鹉图》,三个格式一样,像是代笔,宋代邓椿在《画继》中认为是赵佶作,值得怀疑。

赵佶通过五瓣杏花、五色鹦鹉等祥瑞之物将数字﹃五﹄神化,标榜自己为五德俱全的有为圣君。图中杏花与鹦鹉即便不是赵佶亲笔,也是得到了赵佶授意和主导的。

《柳鸭图》(上)和《池塘晚秋图》(下)看起来明显用笔生拙,应为赵佶亲笔。


有关赵佶代笔的问题,《画继》中说刘益在“宣和间专与富燮供御画”,“独丹青以上皇自擅其神,故凡名手多入内供奉,代御染写,是以无闻焉”。证实画院高手都为赵佶代笔,自己作画不能署名。因此,流传至今有赵佶署款的画有工拙两种。

北宋对自然之美极为向往,以期享受安逸的生活,卧游山水、富贵野趣等题材很受欢迎。因此,花鸟与山水均得到空前发展,至北宋末院体花鸟绘画达到巅峰。赵佶此种画法,与南宋花鸟画不同之处在于,其无意凭仗夸张性的构图,或刻意制造画面的装饰性与动态来取胜,反而是不假造作、纯任天真,如实画出杏花与鹦鹉,生动自然,具有神姿风采。

赵佶喜爱花鸟画,即位前曾随老师吴元瑜研习绘画,尤工花鸟,并擅画墨花墨禽。其笔下形象生动精确、画风精密不苟,遗留至今仍有十余件书画传世,画风颇有出入,故其中肯定有院画家代笔之作。据《宣和画谱》记载,徽宗收藏6396件绘画,分10个门类,其中花鸟画2786件,占40%,可见其偏爱花鸟画的程度。

存世的宋徽宗赵佶作品有《芙蓉锦鸡图》《腊梅山禽图》《五色鹦鹉图》《祥龙石图》等,前二图称为御题画,是赵佶题诗的院画,非亲笔。这几幅也是现存北宋花鸟中最为工细之作,略近黄筌一派的体制。其清劲工致的勾勒,综合北宋徐黄以来各家之长,达到一个新水平。而《柳鸦芦雁图》《四禽图》《池塘晚秋图》《竹禽图》《枇杷山鸟图》等笔法生拙,应为赵佶亲笔。

再说《五色鹦鹉图》卷,其是一幅“北宋画院的徽宗御题画”,而非赵佶真迹。其中,鹦鹉、杏花等绘画部分为徽宗时期的画院代笔,瘦金体书法题诗部分应为亲笔。

通过分析认为,《五色鹦鹉图》卷中的鹦鹉、杏花等绘画部分为徽宗时期的画院画家代笔,瘦金体书法题诗部分则为赵佶亲笔。


来源:《中国收藏》2021年第12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艺术家

用艺术与世界相遇,给你一个热爱生活的新理由。

22736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中国收藏 2021年第12期

主办:中国商报社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