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词> 咏物诗词

一枕清凉入梦来——咏枕诗趣

缪士毅
腹有诗书

 

枕头,是睡眠的伴侣,恰如人们所吟道:“谁说绣枕小,夜夜有好梦。”古往今来,文人墨客写下了许多咏枕诗句,细细品赏,别有一番情趣。

 

枕头入诗历史悠久,《诗经》中就有“辗转伏枕”之吟唱。

 

唐代刘禹锡有诗赞枕曰:“纵使凉飙生旦夕,犹堪拂拭愈头风。”诗人认为枕头不仅可以乘凉,且可以治头风。

 

唐代岑参的“枕上片时春梦中,行尽江南数千里。”道出了枕头、梦境、睡眠、健康的辩证关系,让人品味不已。

 

唐代杜牧的“永日一欹 (yǐ) 枕,故山云水乡”,别有一番意境。

 

有趣的是,古时有的瓷枕两侧刻有诗句,谓之枕上题诗,如“久夏天难暮,纱厨正午时。忘机堪昼寝,一枕最幽宜”“半窗千里月,一枕五更风”等,这些题枕诗句道出了夏夜里枕着瓷枕入眠,凉爽恬然的情景。

 

枕头种类众多,唐人张祜对黄杨木枕喜爱有加,在《酬凌秀才惠枕》诗中写道:“八寸黄杨惠不轻,虎头光照簟文清。空心想此缘成梦,拔剑灯前一夜行。”诗人认为以黄杨木枕馈赠亲友,亦是上乘礼物。

 

藤枕,用藤箩之条编制而成,是夏季人们使用之物,吕舸《藤枕》诗赞道:“藤枕消闲处,炎风一夜凉。”宋代郭印《藤枕》诗曰:“剡 (yǎn) 藤新织就,一榻共清凉。”

 

石枕,用石料做成的枕头,与竹席配伍,为乘凉之物,宋代王安石《次韵信都公石枕蕲簟(diàn)》道:“端溪琢枕绿玉色,蕲水织簟黄金文。翰林所宝此两物,笑视金玉如浮云。”

 

瓦枕,就是陶制的枕头,在宋代甚为常见,如宋代诗人苏东坡写道:“暂借藤床与瓦枕,莫教孤辜竹风凉。”北宋张耒吟道:“烈日炎风鼓大炉,藤床瓦枕开门居。”

 

竹枕,在宋代时已为人们所用,如宋代张元干写道:“布衾竹枕自稳暖,此念灰冷百不忧。”宋代朱翌对竹枕称颂有加,在《竹枕》诗中吟道:“早晚报平安,一觉我自适。”

 

瓷枕,是夏季纳凉的极佳寝具,人们在夏天更喜欢枕瓷入眠。北宋张耒在《谢黄师是惠碧瓷枕》诗中说:“巩人作枕坚且青,故人赠我消炎蒸。持之入室凉风生,脑寒发冷泥丸惊。”这是诗人对瓷枕的由衷赞美。相传,清代乾隆皇帝喜爱清凉沁肤的瓷枕,有一次得到一个瓷枕后,不禁诗兴大发,题诗曰:“瓷枕通灵气,全胜玳与珊。眠云浑不觉,梦蝶更应安。”

 

我国传统的中医药更是与枕头结下了不解之缘,做成了形形色色的药枕,有绿豆枕、蚕桑枕、决明枕等,其中菊花枕较普遍,恰如民谚云:“菊枕常年置头下,老来轻身眼不花。”

 

宋代诗人陆游素有“收菊作枕”的习惯,其《剑南诗稿》记载:“昔年二十时,尚作菊枕诗。采菊缝枕囊,余香满室生。如今八十零,犹抱桑荷眠。榕下抚青笛,意气白发春。”他还留下了不少赞咏菊花枕的佳句,其《老态》诗云:“头风便枕菊,足痹倚藜床。”更借菊枕感叹:“采得菊花作枕囊,曲屏深幌闭幽香。唤回四十三年梦,灯暗无人说断肠。”

 

元代文学家马祖常写诗赞美菊花枕保健作用:“半夜归心三径远,一囊秋色四屏香。”中药决明子也常用于制枕,宋代诗人黄庭坚在《种决明》中写道:“枕囊代曲肱,甘寝听芬苾 (bì) 。老眼愿力余,读书真成癖。”诗人盛赞决明子枕清热安神、明目助眠的作用。

 

明代诗人朱之藩的《决明甘菊枕》诗:“无如药裹最相安,……熟寝通宵即大丹。”寥寥数语道出了用决明子、菊花做成的药枕使人睡得香、赛过仙丹。

 

古往今来,人们常以书为枕,“三更有梦书作枕”。枕边书墨香,枕着枕头看书,古已有之,宋代词人李清照在《摊破浣溪沙》写道:“枕上诗书闲处好,门前风景雨来佳。”词人枕上翻书、家中观景,情趣盎然。

 

来源:《养生月刊》2019年07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