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文化 > 民俗文化> 岁时节令

中秋节不得不读的古典诗词

尚佐文
民俗记忆

“日月盈昃,辰宿列张。”在天上的日月星辰中,月亮因其皎洁柔美,而且善于“变脸”,最能引发诗人的联想和想象。月到中秋分外明,这月色照亮了诗词,催生了佳作。一年一度中秋节,感谢历代诗人和词家,为我们留住了千秋月色。

 

苏东坡的中秋绝唱

 

苏轼挟旷世之才,笔扫千军,所向无敌。公元1076年中秋节,他大醉后写下的《水调歌头》,被推为中秋词的绝唱。用宋代诗评家胡仔的话说,此词一出,“余词尽废”。其词虽已烂熟于口,仍值得我们一遍遍地温习回味。

这是一首既有温度又有高度的佳构。上片写“我”,以“我”带月;下片写月,以月带人。

 

《水调歌头》

丙辰中秋,欢饮达旦,大醉,作此篇,兼怀子由。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起舞弄清影,何似在人间。

转朱阁,低绮户,照无眠。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此事古难全。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不知天上宫阙,今夕是何年”,作者为什么如此关心天上的时间?“我欲乘风归去”透露了个中消息:兴许这位苏大才子和李太白一样是位“谪仙人”!但他又不愿回到天上,因为受不了那种高寒。这其实反映了苏轼内心“出世”与“入世”的纠结,他终究是个热爱生活的人,虽然人间有很多不完美、不如意,但是亲情、友情以及种种乐趣,让他难以割舍。

“何事长向别时圆”,用看似无理的指责,表达了对离别深深的无奈。“人有悲欢离合”数句,升华为人生哲理;篇尾的“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更是道出人所共有的祈愿。

这首词也是音乐史上的名作,宋元时期即广为传唱。据北宋末年蔡绦《铁围山丛谈》记载,某年中秋之夜,苏东坡与客游金山,让当时的“歌坛巨星”袁绹演唱此词,东坡为之起舞,说:“此便是神仙矣!”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南宋末年吴潜《霜天晓角》中有“且唱东坡《水调》,清露下,满襟雪”之句,《水浒传》第三十回写到八月十五夜唱“东坡学士中秋《水调歌》”,都是它广为传唱,成为“流行曲”的证据。

到了当代,此词由台湾音乐人梁弘志重新谱曲,歌名改为《但愿人长久》,因邓丽君首唱而风靡一时,因王菲等翻唱而至今不衰,可谓旧曲新翻的佳话。

苏东坡写中秋月,不止这首《水调歌头》。他写过一首七绝,也是“秒杀”同类作品:

 

《中秋月》

暮云收尽溢清寒,银汉无声转玉盘。

此生此夜不长好,明月明年何处看。

 

《水调歌头》作于兄弟睽隔之际,这首《中秋月》则是兄弟团聚时所作。前两句于写景中透露出一种轻快欢愉,后两句忽转入惆怅感伤。欢聚是短暂的,等待他们的是长久的离别和无尽的思念。整首诗有如精金美玉,令人玩赏不尽。

苏轼在黄州期间,还留下一首中秋词《西江月》,尽显谪居生活的苦闷悲凉:

 

世事一场大梦,人生几度秋凉。

夜来风叶已鸣廊,看取眉头鬓上。

酒贱常愁客少,月明多被云妨。

中秋谁与共孤光,把盏凄然北望。

 

咏月高手们的名作

 

“诗圣”杜甫是位咏月的高手,他在白露节写过“月是故乡明”(《月夜忆舍弟》),为咏月诗中的金句。某年中秋节,杜甫作《八月十五夜月》二首,其一云:

 

满月飞明镜,归心折大刀。

转蓬行地远,攀桂仰天高。

水露疑霜雪,林栖见羽毛。

此时瞻白兔,直欲数秋毫。

 

此诗为杜甫避乱蜀中时所作。前四句望月思归,抒发羁旅愁怀;后四句极写中秋月光之明亮——大地在月光的照耀下有如覆盖霜雪,林间栖鸟的羽毛清晰可见;此时仰望天上的玉兔,简直可以数得清它的毫毛。其想象奇特,别出机杼。

中唐大家韩愈写的《八月十五夜赠张功曹》,被蘅塘退士收入《唐诗三百首》,是韩愈流传最广的名篇之一。诗以月色开篇:“纤云四卷天无河,清风吹空月舒波。”中秋之夜,微云收敛,甚至连银河都退避了,把天空让给这一轮圆月。诗的主体部分,借张署(张功曹)之歌,备述迁谪之苦,抒发同病相怜的感慨。最后又以月作结:“一年明月今宵多,人生由命非由他,有酒不饮奈明何?”前人评此诗“声清句稳,无一点尘滓气”,其诗真如中秋月之皎洁。

中秋诗词中,嫦娥、桂花、玉兔自然是常客。如中唐诗人王建的《十五夜望月寄杜郎中》,前两句绘出一幅绝美的中秋桂子图:

 

中庭地白树栖鸦,冷露无声湿桂花。

今夜月明人尽望,不知秋思落谁家。

 

原诗题下注云:“时会琴客。”诗人在中秋夜与好友相聚,赏桂听琴,望月怀远,从中可窥见唐代中秋习俗。诗中“秋思”语意双关,既指琴曲《秋思》,也指秋日情思。

晚唐诗人皮日休于唐咸通八年(867)中进士,次年东游,在杭州天竺寺过中秋节,写下一首咏月诗:

 

《天竺寺八月十五日夜桂子》

玉颗珊珊下月轮,殿前拾得露华新。

至今不会天中事,应是嫦娥掷与人。

 

皮日休其貌不扬,不谙世故,在看重名人权贵推荐的唐代科举中,得中进士,真像捡到嫦娥扔下的桂花一样,不禁有侥幸之感。

自小情商极高的北宋才子晏殊,羁旅他乡孤独地过中秋时,“推己及仙”,怜惜起独处蟾宫的嫦娥。天上人间,同此寂寞:

 

《中秋月》

十轮霜影转庭梧,此夕羁人独向隅。

未必素娥无怅恨,玉蟾清冷桂花孤。

 

中秋遇雨,最是煞风景之事。范成大的一首《中秋无月》,令人心有戚戚焉:

 

扑地痴云欲万重,家家帘幕护房栊。

世间第一无情物,谁似中秋雨与风。

 

天马行空的辛弃疾


面对中秋“同题作文”,豪放词派的另一位主将辛弃疾表现出色,没有辜负“苏辛”这个合称。在某个中秋夜,他和苏轼一样,也是通宵欢饮,也是即兴创作,于是诞生了一首与《水调歌头》堪称双璧的奇作:

 

《木兰花慢》

中秋饮酒将旦,客谓前人诗词有赋待月,无送月者,因用《天问》体赋。

可怜今夕月,向何处,去悠悠?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是天外、空汗漫,但长风浩浩送中秋?飞镜无根谁系?姮娥不嫁谁留?

谓经海底问无由,恍惚使人愁。怕万里长鲸,纵横触破,玉殿琼楼。虾蟆故堪浴水,问云何玉兔解沉浮?若道都齐无恙,云何渐渐如钩?


辛弃疾用的是跟苏轼完全不同的套路。他取法屈原《天问》,脑洞大开,奇思异想喷涌而出,化为一连串问句:圆月西坠,它要去哪里?是不是天外另有人间,刚看到圆月东升?是天外长风吹走这中秋明月的吗?明月凭空高悬,是谁用绳索系住?嫦娥长居广寒,是谁将她留住?都说月亮运行经由海底,这真令人费解犯愁。鲸鱼体大力猛,撞坏了月上宫殿该如何是好?蛤蟆固然能水,为何玉兔也能游泳?如果说月上一切安好,为什么它又会渐渐变小,直至成为一个弯钩?

这些问题,在科学尚未昌明的宋代,确实是能问倒众人的。尤其是“是别有人间,那边才见,光影东头”几句,更是神来之笔。王国维在《人间词话》中赞道:“词人想象,直悟月轮绕地之理,与科学家密合,可谓神悟。”

辛弃疾的另两首中秋词,也收获点赞无数:

 

《太常引建康中秋夜为吕叔潜赋》

一轮秋影转金波,飞镜又重磨。把酒问姮娥,被白发、欺人奈何。

乘风好去,长空万里,直下看山河。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

 

《一剪梅》

忆对中秋丹桂丛,花在杯中,月在杯中。今宵楼上一尊同,云湿纱窗。雨湿纱窗。

浑欲乘风问化工,路也难通,信也难通。满堂唯有烛花红,杯且从容,歌且从容。


“斫去桂婆娑,人道是、清光更多”,典出杜甫写于寒食节的五律《一百五日夜对月》:“斫却月中桂,清光应更多。”辛弃疾用此典,表达了除奸邪、逐外敌的强烈愿望。

(原标题:那些古诗词,在中秋月色中闪亮)


来源:《文化交流》2019年第09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民俗记忆

在这里寻回我们共同的乡愁,发现岁月深处的浪漫

407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文化交流 2019年第09期

主办:浙江省对外文化交流协会;浙江省人民对外友好协会;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