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历代帝王

爱偷东西的皇帝

邹殿伟
故事客栈

拜小偷为师


你们知道吗?在东汉后期,出现了一位爱偷东西的皇帝,你可能要奇怪了,哪有皇帝爱偷东西的,那还怎么治理天下?今天就来讲讲这位人称“神偷天子”的汉桓帝刘志。

刘志是在他舅姥爷、也就是大将军梁冀的扶持下才登上皇位的,因此,刘志即位之初就恭恭敬敬地拜梁冀为“顶天立地柱国大将军”,这名号可真威风,不仅如此,他还把朝廷的一切军政大权都交给了梁冀。

“舅姥爷是马背上的将军,军政之事哪有人比您更了解呢。”嘴上虽是这样说着,但刘志心里清楚得很,倘若自己不事事顺从这位权势熏天的舅姥爷,恐怕就坐不稳这宝座了。

好在汉桓帝刘志也并不热衷管理朝政,而是迷恋一种旁人都不屑的技能——偷东西。

汉桓帝为了学习更多的偷窃技巧,派出宫内的心腹太监单超,让他率领禁军士兵化装成平民,专门到酒肆和集市等热闹场所抓小偷:“这是利国利民的好事,为民除害还有赏赐。谁抓得多就能获得金银绸缎。”听到这话,禁军士兵都很积极,没到一个月就抓了五百多小偷,整个京师为之震动,其他尚未落网的小偷都吓得偃旗息鼓了,百姓们个个交口称赞。

但你猜,汉桓帝抓这些小偷是为了什么?他亲自到天牢里审讯这些小偷,最后选了八个神偷,特意择良辰吉日,焚香许愿,表示愿意拜八位神偷为师,让他们传授自己偷窃技艺。

这可不得了,从没听说过皇帝拜小偷为师的呀!八个小偷受宠若惊,跪在地上连连磕响头:“这……这可使不得,一介草民怎敢收天子为徒?”“哎,三百六十行,术业有专攻,朕怎么不能拜你们为师?你们倘若不愿意,就只能和其他人一样,统统押往洛阳城外,去做苦役吧。”八个小偷见圣命难违,只好应下,还立誓要把皇帝教成天下第一神偷。

从此,汉桓帝天天与八位神偷师傅在宫中切磋技艺,时不时还乔装成平民百姓,离开皇宫到街上“演练”所学到的偷盗之法。

大将军梁冀听说皇帝居然痴迷偷盗,想进宫过问,不料将军府中的亲信幕僚却进言:“将军莫去,只有当今皇帝不务正业,做尽那些鸡鸣狗盗之事,大将军您才能笼络朝廷大臣和民心。他日,等他民心尽失,我们的大业也就成功了。”梁冀听完哈哈大笑:“有道理、有道理,今后就让这个皇帝天天去做小偷好了。”

无人管教,汉桓帝越来越大胆,竟然把下手目标放在了王公大臣身上。汉桓帝有时以皇帝探访巡视的名义,装模作样地到大臣府中,逛一圈后就能顺手牵羊拿走其家中不少东西。

而那些丢了东西的王公大臣呢?顾及皇帝的面子,也只能无奈地苦笑装作不知,三年五载后,除了威严显赫的梁冀府宅之外,其余王公贵胄的家宅差不多都被这位神偷皇帝光顾了一遍。


老虎屁股可以摸


这天中午,洛阳城内最热闹的翠云酒楼里人声鼎沸,为什么呢?当然是在说当今的神偷皇帝刘志啦。

有好事者吹嘘:“据说皇帝用一个晚上就学会了飞檐走壁的本领,足足偷遍七七四十九家值钱的东西才肯罢休呢。”

这时,汉桓帝恰巧与太监单超微服出游,听到人们的议论后,两人不禁相视一笑,尤其是汉桓帝,更是得意地摇起了公子扇。

不料有人打断了刚才那位好事者,摇摇头说:“皇上虽然练就了一点儿扒窃本领,但都是对付寻常百姓和朝臣官员的,只有敢深入大将军梁冀家宅中盗出东西,那才算是名副其实的天下第一神偷呢。”

一提到“梁大将军”,那位好事者顿时哑口无言,其他人也不再帮腔。因为在老百姓眼里,上至皇亲下至平民都是绝对不敢靠近梁府一步的。

谁都知晓梁冀是三朝有名的跋扈将军,其府中饲养的兔子曾经跑到隔壁财主家菜地中啃食青菜,那财主家看管菜地的佣人用石头打伤了兔子的一条腿,结果梁冀闻讯后竟然派兵抄了财主家。这还不算,前朝的汉质帝刘缵只因性情耿直,当面同梁冀吵起来,就被梁冀用毒酒毒死了!为了继续独揽大权,梁冀这才擅自做主,立了刘缵的弟弟刘志为帝。

汉桓帝毕竟是年轻人,血气方刚,容易意气用事,听到这里竟然“啪”地拍桌子站了起来:“哼!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就算梁冀的府宅再气派威严,也都在天子所辖的京城之内。三日之内,朕定然潜进梁府走上一遭,看看老虎屁股究竟能不能摸得。”汉桓帝说完,愤愤地同单超一起离开翠云楼回到了宫中。

为了讨回皇帝的脸面,刘志决定亲自碰碰梁将军。就在第二天晚上,汉桓帝乔装打扮后,悄悄摸到了梁冀的府第外面。说来也怪,梁冀的府第平时戒备森严,这天晚上不仅巡更守夜的家兵寥寥无几,大小府门更是没一个上锁。汉桓帝轻轻松松就摸进了梁府,趁着家兵疏于防范之机,偷走了一些并不太值钱的东西。

殊不知就在汉桓帝鬼鬼祟祟离开后,暗中潜伏的家兵就向梁冀报告了情况,梁冀听了非但不生气,反而同幕僚们拊掌大笑:“只要这个傻皇帝天天来偷东西,那么我就完全不必派人进宫监视他的一举一动了,除了后院那间他根本攀登不上去的阁楼,其他珠宝财物任他拿,反正过不了一年半载,这大汉王朝的江山就彻底属于我梁家的了,哈哈哈……”梁冀吩咐家兵们,以后在夜间撤除一切防护设施,好为皇帝进府偷窃大开方便之门。


江山社稷也能偷回来


汉桓帝自从第一次夜盗梁府尝到甜头后,几乎每隔几天就要光顾梁府一次。从那个跋扈将军家中盗出的东西快要堆成了小山,刘志沾沾自喜,四处炫耀自己的偷盗战果。

洛阳城内流传着皇帝夜盗梁将军府的传说,梁冀听到手下人汇报这些市井言论时,居然比汉桓帝还要高兴:“将来即使我发动政变,废掉汉桓帝,朝臣及众百姓也没有理由反对了,毕竟这个昏君偷东西居然偷到皇亲国戚家里来了,我是为了皇家颜面才不得不这么做的。”

为了让汉桓帝的名声更臭些,梁大将军想到了个好办法,他在家中放了许多各地的奇珍异宝来引诱刘志,还干脆把众多家兵都临时编排到城外军营,身边只留下少数侍卫。

然而就在梁冀认为“神偷皇帝”的声名已经臭遍京城内外、自己谋夺皇位的时机渐近成熟之时,这天夜里,汉桓帝刘志居然派出单超等五位亲信太监,统领宫廷中的禁军团团包围了梁府。梁府外火炬亮堂,梁冀情知不妙:“这毛头小儿竟然……竟然敢给我下圈套!”他连忙喊身边的侍卫调兵,但哪里还来得及。

梁冀被抓后,汉桓帝立即派出自己的得力干将接管了洛阳守军兵权。梁冀被带到了汉桓帝面前,他仍然不服气地问:“臣有何罪?哼!别以为你坐上了龙椅,就可以无法无天,别忘了,这龙椅还是我扶你坐上去的。”汉桓帝冷笑几声,把一叠花名册和一套崭新的龙袍、御带抛到了梁冀面前:“你还敢问有何罪?这些都是从你府宅后院的那间阁楼里搜出来的。你当年毒杀我长兄刘缵时,便已经有了不臣之心,如今竟敢私自织造龙袍和御带,按照我朝律法,你说你该当何罪?”

梁冀不由得瘫软在地,尽管抖如筛糠还是瞪大了眼睛问:“这……这不可能,后院阁楼那么高,楼下我全都封锁了,你、你究竟是怎么攀到上面去的?”汉桓帝指了指站在旁边得意扬扬的八个人:“这要归功于朕的这八位神偷师傅了,偷东西是假,找你造反的证据才是真。”

“梁氏家族势力已根深蒂固,训练有素的府兵也都听你的调遣,数量上更是远胜宫中禁军,朕要是强攻,并没有必胜的把握……所以才不得不出此下策……”梁冀吓得爬不起来,这才知道眼前这位大汉天子其实机敏聪慧,早就想除掉自己重新夺回军权了。刘志故意在翠云楼放出狂言要夜盗梁冀府宅,一则是让梁冀及府中家兵提前知道消息,避免自己受到伤害,二则麻痹对方,诱使梁冀自行削弱府兵防卫。

汉桓帝旁边站着的太监单超继续说道:“陛下亲自潜入几次后,果然发现梁府家兵人数骤减,小人便趁此时机让八位神偷师傅扮成陛下的模样轮流潜入梁府。这八个人的偷盗功夫才是真正的名不虚传,自然不费吹灰之力就登上了阁楼,并在阁楼里发现了这些物品,私造龙袍,藐视朝廷,你还不乖乖伏诛!”

汉桓帝站起身来,慢慢走到窗边:“当年,兄长遇难,朕无力反抗,如今不会再纵容你。”随后一拂袖,下令将抓获的梁冀党羽或是监禁或是流放,“朕念在你为我朝征战多年,功勋累累,你喝下这杯毒酒,算是朕为当年无辜的兄长报了仇,就不株连你家人了。”梁冀见大势已去,只好长磕了一个头,随后服下了毒酒。

就这样,一鸣惊人的汉桓帝刘志重新执掌了朝纲,怎么样,这位爱“偷”东西的皇帝是不是很聪明呢?


来源:《幽默与笑话》2020年第15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故事客栈

围炉看典,小故事,达大观。

1252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幽默与笑话 2020年第15期

主办:吉林省幽默与笑话杂志社有限责任公司

周期:半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