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管 > 商学院

王阳明的危机管理策略

钟海连(中盐金坛公司副总经理,《贤文化》主编、编审,哲学博士)
管理商学院


摘要:王阳明一生经历多次事关朝政安危和个人生死的重大危机,但每次都能以过人的智慧和勇气渡过难关,转危为安,这其中他所独具的危机管理策略及对策略的娴熟运用,是他能够扭转不利形势、化险为夷乃至取得胜绩的重要原因。王阳明在遭遇人生第一次仕途险境乃至生死危机——上疏救言官而忤逆权宦刘瑾,被下狱廷杖、毙而复生、谪龙场驿时,为缓解危机的蔓延扩大,采用了制造“投江游海”的传奇故事——新的焦点事件——这一危机管理策略,在把握时机、转移焦点、选择传者、获取同情、掌控路径等方面均展现了此危机管理策略的高明之处,是古代成功地将危机管理策略应用于政治危机处置的一个经典案例,极富跨时空的启发意义。

王阳明“立德、立功、立言(真三不朽)”的一生,经历了多次事关明王朝政权存亡与个人仕途晦明乃至生死攸关的危机事件,其中正德元年因上疏救言官戴铣等而忤逆权宦刘瑾,被下狱廷杖、毙而复生、谪龙场驿,这是王阳明人生中的第一次重大危机事件。从正德元年十一月下诏狱至正德三年春赴龙场谪所,这期间王阳明经历了从危机突发至危机蔓延的煎熬,父亲王华由礼部左侍郎受牵累迁官南都,后被刘瑾矫旨致仕。王阳明为摆脱危机而制造了“投江游海”事件,在当时的官场和王阳明师友群中引发种种议论。1997年,托马斯·伯克兰在研究危机传播时把这种社会现象概括为“焦点事件”理论。按照这个理论,王阳明有意制造“投江游海”事件的危机管理策略,的确起到了抑止危机继续蔓延而波及更多无辜者的效果,同时也为他自己未及时赶赴谪地龙场提供了自圆其说的理由,消解了由此可能引发朝廷问责的更严重危机。本文试从把握时机、转移焦点、选择传者、引发同情、掌控路径五个角度,对王阳明制造“投江游海”这一“焦点事件”以消解危机蔓延的管理策略作一简析。


一、把握时机

危机发生。王阳明为明弘治十二年(1499)进士,被谪前为兵部武选清吏司主事。据《明通鉴》,正德元年十一月,南京科道官戴铣、薄彦徽等上疏留内阁大学士刘健、谢迁,言“元老不可去,宦竖不可任”,得罪权宦刘瑾。瑾大怒,遂矫旨逮戴铣、薄彦徽等下诏狱。王阳明抗疏救之,“疏入,亦下诏狱”,“已而廷杖四十,既绝复苏”。

危机蔓延。据《明通鉴》载,王阳明于正德二年春闰月出狱,谪贵州龙场驿丞。但危机并未结束。“先生至钱塘,瑾遣人随侦”,随时有生死之虞。即使谪赴龙场,“龙场在贵州西北万山丛中,蛇虺魍魉,蛊毒瘴疠”,也难避一死。其父王华于明成化辛丑年(1481)状元及第,时官礼部左侍郎,王阳明得罪刘瑾后,瑾复移怒于王父。杨一清《海日先生墓志铭》言,“丁卯,迁南京吏部尚书”,后又“勒令致仕”。家中祖母年高,亦为阳明忧心。按刘瑾的权势及个性,极有可能牵累更多的亲朋故旧。

“焦点事件”。王阳明制造“投江游海”这一焦点事件的初始时间,按成书于嘉靖十一年秋的杨仪所著《高坡异纂》(卷下)所记,在正德丁卯年(正德二年,1507)仲秋(农历八月),当时正是“三试之后,举子毕集于杭”的浙江乡试期间。王阳明出狱后南归至杭,先后在净慈寺、胜果寺养病,乡友故旧多有来访者,当时亦为杭州一瞩目事。“一日,忽失王公所在,舍人见所寓僧舍壁上有二纸,或又得其双履于江上,以为真死矣。”举子们寒窗苦读,皆以中举进入仕途为盼,自然对朝廷各种官场故事极为关注。而王华、王阳明父子科考成功,官居要职,在家乡浙江的举子心目中当有较大的影响。王阳明选择在这个时机“托为投江”以化解日见蔓延的仕途危机与人生凶险,不能不说极具危机管理智慧,时机的把握非常到位。史实亦如此:王阳明投江的消息传出后,“省中皆闻之,执僧四出追访,士子聚观,前诗、辞随毁于众人之手”。


二、转移焦点

王阳明托为投江之后,朝野对王阳明的关注和议论焦点,很快从其上疏受谪、何时赴谪地、未来仕途的吉凶等,转为关注他的生死消息,危机事件的焦点议题成功转移,危机蔓延暂时得到缓解。不久,王阳明自己公开了他投江后的系列奇遇:“七日后至广信,自言入江有神人救之。一夕漂到漳州府境,登岸,有中和堂主人邀归山室中,赠以诗曰(略)。公自言从漳州至广信,所经寺观驿舍,皆有题留。”王阳明还特意公开了他此次奇遇沿途所写诗词记述,以示其事虽奇但其实可信。此外,王阳明此番奇遇本身亦成为当时官场、民间热议的新焦点,引起了许多关注处于危机旋涡中王阳明安危与去向者的兴趣或疑惑。王阳明至交好友湛甘泉听说后笑之曰:“此佯狂避世也。”“故为之作诗,有云:佯狂欲浮海,说梦痴人前。”王阳明后与湛甘泉“会于滁,乃吐实”。

束景南先生所著《王阳明佚文辑考编年》从《高坡异纂》中辑出了王阳明《游海诗》三诗一文,并据相关文献,对阳明诡托投江南遁的时间、缘由及其入山遇虎、逢异人等事逐一进行考证,最终还原了事件的本来面目,揭明了阳明真正远遁的时间、路线、经历与过程,“确考阳明乃于八月中旬制造投江自沉现场,即由钱塘沿富春江、兰江南下,七日至广信(此七日之行被阳明虚构为沉江游海遇仙,驾飓风渡海等神话经历);由广信经建阳,又七日至武夷(此七日之行被阳明虚构为入山虎不食、遇异人授计等神话经历);在武夷探访九曲溪、武夷精舍、武夷冲佑观之后,感觉武夷山亦非理想之世外隐居之地,决计返归,遂于次日(九月初)离开武夷由原路归返,经建阳、广信、衢州、金华、芜湖,九月下旬抵南都见王华。来途十四五日,归途二十余日”。


三、选择传者

上述投江游海的信息源实由王阳明一手制造并首传,而信息的辗转传者是他的师友、门生、参加当年乡试的浙江举子等。王阳明余姚同乡好友陆相曾撰《阳明先生浮海传》,今佚,《四库全书总目》著录为一卷,内容为“是书专纪王守仁正德初谪龙场驿丞,道经杭州,为奸人谋害,投水中,因飘至龙宫,得生遣之事”。黄宗羲《姚江逸诗》卷八云:“陆相,字良弼。……良弼《吴舫集》中有《阳明山人浮海传》,其事甚怪异。良弼故与阳明交,非得之传闻者,是必阳明口授,故能如是之详也。”也就是说,投江游海的传奇故事,出自阳明口述或私下授受。所以,投江游海神遇的故事传出后,阳明弟子皆心领神会,不以为非。既为王阳明的至友又为其门人的黄绾在撰写《阳明先生行状》时,将此奇遇写入,并认为这是阳明赴谪龙场丞时的一段传奇经历。

投江游海的传奇故事首造者为王阳明本人,信息源从他自己发出,传播这个新奇“焦点事件”的人中,除阳明的同乡兼师友陆相外,阳明弟子季本亦是积极的传播者。季本(1485—1563),字明德,号彭山,浙江会稽人,年轻时师事王阳明,官至礼部郎中。嘉靖五年,王阳明写信给季本,就《论语》“吾十有五而志于学”一章的解释问题进行辨析。阳明逝后,季本忠实于阳明学说并广为传习。他在《跋阳明先生游海诗后》一文中说:“此阳明先生记游海时所作也。既毕之暇,则手书一卷,以授其徒孙君允辉,允辉以授余。是岁,余携之游南雍时,同舍孙君朝信,平湖人也,异而爱之,中分而各取其半。此其所存也。”王阳明游海故事“茫昧幽渺,世所罕有……或其有为而自托焉,未可知也”,但故事出自阳明本人撰作,且经他的门人广为流传,这是亲历授受过程的季本认可的。

可见,王阳明在此番危机处理过程中,选择门人作为新焦点事件主要的流传者是颇费了一番心思的。


四、获取同情

王阳明之所以撰作投江游海的传奇故事,一者本欲避世隐居不赴龙场驿谪地,二者表明自己投江乃以身许国、忠君报亲之举。

据束景南先生辑考,王阳明在正德二年三月至六月隐居杭州万松古刹“胜果寺”时,写有散曲《套数》,题名“归隐”,中有“平白地生出祸苗,逆天理那循公道。因此上把功名委弃如蒿草。本待要竭忠尽孝,只恐怕狡兔死,走狗烹,做了韩信的下梢”;“府库充,何足道;禄位高,何足较,从今耳畔清闲,不闻宣召。芦花被暖度良宵。三竿日上,睡觉伸腰,对邻翁野老,饮三杯浊酒村醪,醉了还歌笑”。而在《南屏》《卧病净慈写怀》《移居胜果寺诗二首》诸诗中,亦云:“花竹日新僧已老,湖山如旧我重来。”“把卷有时眠白石,解缕随意濯清漪。”“便欲携书从此老,不教猿鹤更移文。”此均可见阳明意欲隐居不赴谪之心。

收入杨仪《高坡异纂》(卷下)的《游海诗》(三诗一文)中,王阳明特意传递了“生曾许国惭无补,死不忘亲恨有余。自信孤忠悬日月,岂论遗骨葬江鱼”等许国无门、遗亲有恨的情怀;以及“予死之奄然兮,伤吾亲之长也。羌吾君之明圣兮,亦臣死之宜然。臣诚有憾于君兮,痛谗贼之谀便”的以死报君、伤亲之长、痛斥谗贼乱国的忠心苦节,不能不令读者动容,引发同情和痛惜之感。故阳明的门人季本在读诗后认为王阳明投江遇海神相救,实为“先生忠义之气所感”,同时对其飘然出尘世之志表示“固有不易得者矣”。

王阳明后来放弃隐居避世的想法而改赴龙场谪地,是因为在武夷山遇到二十年前在南昌铁柱宫教他导引养生术的道士,其人对阳明说:“公既有名朝野,若果由匿迹,将来之徒假名以鼓舞人心,朝廷寻究汝家,岂不致赤族之祸?”王阳明认为其言有理。王阳明此经曲折后进至“险夷原不滞胸中,何异浮云过太空?夜静海涛三万里,月明飞锡下天风”的新境界,遂“由武夷而归,十二月返钱塘,赴龙场”。

不管是开始的隐居避世、放弃宦途,还是中途决定以死许国、忠君报亲,乃至最后委曲赴谪,王阳明通过撰作系列诗词所制造的投江游海的传奇故事,当是获得了广泛的理解和同情,达到了危机管理的效果。虽然经历重重艰难,但从后来的史实可知,此前因下狱廷杖受谪产生的危机确实并未继续蔓延扩大,当王阳明到达龙场后,他以死许国报亲的忠直声誉使他在龙场得到贵州提学副使席书、当地民众和安宣慰司使的礼遇。谪居龙场不到三年,随着刘瑾的诛除和朝廷政局的变化,王阳明的仕途迎来了新的转机———升任吉安庐陵知县。


五、掌控路径

王阳明实施其制造新的焦点事件以抑止危机蔓延、转移危机话题的危机管理策略过程中,在对外传播其投江游海的奇遇故事时,较好地掌控了传播路径:只传不回应的单向传播

如前所述,王阳明撰作的投水入龙宫、游海遇神仙、入山饿虎不食、巧遇二十年前铁柱宫道士并向其出示早先写好的预言诗等传奇经历,事虽诡诞不经,但确系阳明所自造伪托,有意扩散流传,并非陆相、季本、杨仪等虚构,后来阳明也向弟子与友人道破。非常有意思的是,在处理危机的过程中,新的“焦点事件”的制作者、提供者是王阳明,流扩散传者是其门人和友人,而整个传播过程只是单向度的“只传不回应”的过程,不像其他信息传播一样,高度重视受者的反馈并及时调整传播策略,以确保传受之间信息的充分流通。相反,当有人向阳明询问过程的实情时,阳明皆笑而不答,不置一词。

英国危机公关专家里杰斯特(M.Regester Michael)曾提出处理危机时信息发布的“三T法则”:

以我为主提供情况(tell you own tale),

尽快提供情况(tell it fast),

提供全部情况(tell it all),

而王阳明的危机管理策略并非完全如此。虽然王阳明主动提供的与此事件有关的信息(诗、文等)“篇章累积,不可胜纪”,但王阳明并不过多地关注信息接收者的反馈,只管传而不重回应,这与中国传统文化强调意会、意在言外、以心传心等思想与一定的关系,同时也是王阳明对《道德经》“故抗兵相加,哀者胜矣”“坚强者死之徒,柔弱者生之徒”的道家智慧的灵活运用,体现了他掌控信息流传路径的危机管理策略。

原标题为《王阳明危机管理策略简论——以“投江游海”事件为例》

来源:《中国文化与管理》2020年01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管理商学院

在这里精益你的商业思维

20744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中国文化与管理 2020年第01期

主办:南京大学管理学院;中盐金坛盐化有限责任公司;江苏省互联网服务学

周期:半年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