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美文> 智慧美文

心若明镜,吟啸前行

陈家恒
美读

心若明镜,不论国家如何动荡,史鱼始终刚直若矢;坚守本心,不论国家是否清明,蘧伯玉始终让心灵在路上吟啸前行。

今日事态之多变,亦如昨日政事之波澜。变化太快太多,不能顺应形势者,将被淘汰于洪流之中。唯有心若明镜,手握本心之利剑,方能杀出一条血路,赢得明日之辉煌。狼烟四起,天下大乱,眼望国家政体日益僵化,耳闻黎民喁喁叹息,王安石毅然揭起改革的大旗。发展农业,训练军仪,百姓生活日益安定。然而,这面改革大旗却触犯了大地主阶级的利益。于是便有了司马光一次次的进谏阻挠,也引发了后来的苏轼屡屡被贬。浮云遮眼,王安石是否屈服?当然没有。心若明镜,他“不畏浮云遮望眼”,高奏改革之歌;阻挠加身,他明白“险以远,则至者少”,要做引路之人。宦海沉浮数十载,风浪顶头向前冲。王安石坚守治世之本心,为历史添上了浓墨重彩的一笔。

邦无道,他揭竿而起,人们记住了那个高喊“杀人如杀我父,淫人如淫我母”的大顺天王,却记不住那个沉溺于声色犬马,兵败后尸首不存的大反贼。李自成,在钱与权的陷阱中迷失了本心。倘若他能手持心之明镜,又岂能为后世列强之所束?再看金溪之民仲永,少年天才,无人教授却能“指物作诗”。只可惜,一代天骄折辱于名利之手,其父“日扳仲永还谒于邑人”,一颗求学上进之心被扼杀于萌芽之时。倘若仲永之心若穿云之利剑,又岂会徒增后世之叹息? (仲永最后“泯然众人矣”并非他本人所致,而是他的父亲缺少“若穿云之利剑”的一颗初心)

年逾七旬,双腿截肢,夏伯渝仍眷恋着他的珠峰。皑皑雪山,巍峨而深秀,曾经夺走了他的双腿;时过境迁,岁月不待人,又带去了他强壮的体魄。然而始终存于老人心中的,是登山之心,珠峰之恋。2016年,老人将再度起航。时光回溯到18世纪,爱情绽放在桑菲尔德。外表的平庸掩不住灵魂的交融,爱情的结合又哪管地位的悬殊。简·爱用她始终未变的追爱之心,用她那平凡动人的心灵,打动了罗切斯特,打动了我,也打动了世界。

大雨袭人,同行狼狈,苏轼处变不惊,高歌着“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世事炎凉,追逐名利,庄生曳尾涂中,轻吟着“至人无己,神人无功,圣人无名”;故国不堪,亲人消逝,阿米尔救赎本心,在人性的天堂中放飞属于他和哈桑的风筝。

我追,用怀揣报国的心去追。我追,心如明镜,吟啸前行。

(原文有删减)

 

来源:《求学》2016年第19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美读

让我们在这里以文字为媒,看见美,探索美……

1715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求学 2016年第19期

主办:广西期刊传媒集团有限公司

周期:周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