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管 > 财经评论

2020年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研究

前瞻产业研究院
管理商学院


引言

数字经济是以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数字技术为核心驱动力量,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通过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不断提高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加速重构经济发展与治理模式的新型经济形态。


一、数字经济概念界定及内涵

1.1 数字经济概念

数字经济是以数字化的知识和信息作为关键生产要素,以数字技术为核心驱动力量,以现代信息网络为重要载体,通过数字技术与实体经济深度融合,不断提高经济社会的数字化、网络化、智能化水平,加速重构经济发展与治理模式的新型经济形态。


数字经济概念


1.2 数字经济特征

2020年世界移动大会上,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结合目前形势,认为经济社会的数字化转型进程正在加速,并呈现出“五纵三横”的新特征。

五纵即基础设施数字化、社会治理数字化、生产方式数字化、工作方式数字化以及生活方式数字化;三横即线上化、智能化和云化。


数字经济“五纵三横”特征


1.3 数字经济“四化”框架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从生产力和生产关系的角度提出了数字经济“四化”框架,即数字产业化、产业数字化、数字化治理和数据价值化。


数字经济“四化框架”


1.4 数字经济“四化”内涵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显示,数字产业化即信息通信产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先导产业,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技术、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等;产业数字化是数字经济发展的主阵地,是融合的经济;数字化治理是运用数字化技术,实现行政体制更加优化的新型政府治理模式;价值化的数据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关键生产要素,加快推进数据价值化进程是发展数字经济的本质要求。


数字经济“四化”内涵



二、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现状

2.1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历程

1994年,中国实现了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进入互联网时代。2000年前后,全球互联网泡沫破裂,行业经历了2~3年的低迷阶段,中国也未能幸免。

在经历了短暂的低迷之后,随着互联网用户数量持续高速增长,中国数字经济在2003年-2012年间迎来了高速增长期,新业态不断涌现。截至2012年底,中国手机网民规模达到4.2亿,首次超过台式电脑成为上网第一终端,这表明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进入了新的阶段。

2013年中国互联网行业进入移动端时代,中国数字经济迈入成熟期。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历程:

●萌芽期(1994-2002):1994年,中国实现与国际互联网的全功能连接,进入互联网时代。

●高速发展时期(2003-2012):随着互联网用户数量的持续高速增长,中国数字经济进入高速增长期,新业态不断涌现。

●成熟期(2013至今):2013年,中国互联网行业进入移动端时代,中国数字经济迈入发展成熟期。


2.2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环境

2.2.1支持数字经济发挥的政策加快落地

从2015年最早提出“国家大数据战略”以来,我国推进数字经济发展和数字化转型的政策不断深化和落地,2019年11月河北省(雄安新区)、浙江省、福建省、广东省、重庆市、四川省等启动国家数字经济创新发展试验区;2020年4月,国务院明确将数据作为一种新型生产要素写入政策文件;2020年7月,国家发改委等13部门联合发布《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旨在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打造数字经济新优势。

2.2.2传统数字基础设施

传统数字基础设施主要包括互联网普及率、移动宽带普及率、域名数量、网站数量以及宽带网络平均下载速率等。

CNNIC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3月,中国互联网普及率达到64.5%,截至2019年12月,中国域名总数为5094万个,网站(指域名注册者在中国境内的网站)数量为497万个;宽带发展联盟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8年底,中国移动宽带普及率达到93.6%,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中国固定宽带网络平均下载速率达到37.69 Mbit/s,移动宽带用户使用4G网络访问互联网时的平均下载速率达到24.02 Mbit/s。


中国传统数字基础设施建设情况


中国数字经济重要政策汇总(截至2020年)


2.2.3 新型数字基础设施

新型数字基础设施包括5G、数据中心以及IPv6等。

工信部数据统计,截至2019年底我国共建成5G基站超13万个,2020年6月6日,基础电信企业建成5G基站超过25万个,到2020年年底,我国5G基站数可能达到65万;赛迪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数据中心数量大约为7.4万个,大能占全球数据中心总量的23%,数据中心机架数量达到227万架;CNNIC统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12月,中国IPv6地址数量为50877块/32。


2.3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现状

2.3.1 数字经济规模超过35万亿

近年来,数字经济成为我国国民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由2005年的2.6万亿元增加至2019年的35.8万亿元。与此同时,数字经济在DGP重所占的比重逐年提升,由2005年的14.2%提升至2019年的36.2%。


2005-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及占GDP比重情况(单位:亿元,%)


2.3.2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现状——四大领域

在数字经济的四大领域方面,数字产业化总体实现稳步增长;产业数字化加快增长,产业数字化转型由单点应用向连续协同演进;数字治理能力逐步提升;数据价值化的推进速度逐渐加快。


数字经济四大领域发展现状:

● 产业数字化:2019年产业数字化增加值规模约为28.8万亿元,2005-2019年年复合增速高达24.9%,占GDP比重提升至29.0%,成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 数字产业化:2019年数字产业化增加值规模达到7.1万亿元,同比增长10.54%,占GDP比重为7.2%。

● 数字化治理:治理规则逐步完善、治理手段进一步优化、治理方式加快创新。

● 数据价值化:随着数字化转型加快,数据对提高生产效率的乘数作用凸显,成为最具时代特生的新生产要素。


2.4 中国数字经济竞争格局

在数字经济的内部结构方面,数字产业化的占比逐年下降,在数字经济中的占比由2005年的50.9%下降至2019年的19.8%;相反,产业数字化在数字经济中的占比逐年提升,占比由2005年的49.1%提升至2019年的80.2%。


2016-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内部结构情况(单位:%)



2.5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贡献

2.5.1 促增长

数字经济在不断发展的过程中,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也在不断增长。2014-2019年期间,数字经济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率均在50%以上,其中2019年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率为67.7%,数字经济对于经济增长的贡献均高于三次产业对经济增长的贡献。


2016—2019年中国数字经济对经济增长的贡献情况(单位:%)


2.5.2稳就业

除经济增长外,数字经济也在推动就业结构发生深刻变革,一是吸纳就业能力提升,二是进一步防范结构性失业风险。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数据显示,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领域就业岗位达到1.91亿个,占全年就业总人数的24.6%。其中数字产业化领域就业岗位达到1220万个,产业数字化领域就业岗位达到1.78亿个。


2014—2018年中国数字经济吸纳就业情况(单位:亿个,%)


在三次产业方面,根据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数据得出,2018年第一产业数字化转型相关岗位约为1928万个,占第一产业就业总人数的9.6%;第二产业数字化转型岗位约为5221万个,占第二产业就业总人数的23.7%;第三产业数字化转型就业岗位约为13 426万个,占第三产业就业总人数的37.2%。其中,第三产业数字化转型岗位占比提升最快。


2017—2018年三次产业数字经济就业岗位(单位:万个)



三、中国数字经济四大领域

3.1数字产业化

3.1.1数字经济发展的先导产业

前文提到,数字产业化即信息通信产业,是数字经济发展的先导产业,为数字经济发展提供技术、产品、服务和解决方案等,具体包括电子信息制造业、电信业、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互联网行业等。

从更加具体的构成来讲,数字产业化包括但不限于5G、集成电路、软件、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区块链等技术、产品及服务。


数字产业化具体构成情况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2014-2019年中国数字产业化规模逐年上升,2019年中国数字化产业规模达到70 878亿元,同比增长10.54%,占GDP比重为7.2%。


2014—2019年中国数字产业化规模情况(单位:亿元,%)


3.1.2电子信息制造业

2019年电子信息制造业经历换代周期,通信基础设施投资和移动终端销售收缩。

工信部发布的数据显示,2019年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9.3%,增速比2018年回落3.8个百分点;2019年,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营业收入同比增长4.5%,利润总额同比增长3.1%,营业收入利润率为4.41%。

2020年1-5月,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增长3.7%,增速比2019年同期回落5.7个百分点;规模以上电子信息制造业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3%,利润总额同比增长34.7%(2019年同期下降为13%)。


2019—2020年电子信息制造业增加值增速变动情况(单位:%)


3.1.3 电信业

2019年,通信业深入贯彻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决策部署,坚持新发展理念,积极践行网络强国战略,5G建设有序推进,新型信息基础设施能力不断提升,有力支撑社会的数字化转型。

工信部数据显示,初步核算,2019年电信业务收入累计完成1.31万亿元,比2018年增长0.8%。


2014—2019年中国电信业务收入情况(单位:亿元,%)


3.1.4 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

工信部数据显示,2012-2019年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快速发展,2019年全国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规模以上企业超过4万家,累计完成软件业务收入7.2万亿元。


2012-2019年软件业务收入规模及增长情况(单位:亿元,%)


3.1.5 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

工信部数据,2013-2019年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企业保持快速发展的态势,对数字经济的支撑作用不断增强。2019年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企业完成业务收入12 061亿元,按可比口径计算,同比增长21.4%。


2013—2019年互联网和相关服务业企业收入情况(单位:亿元,%)


3.2 产业数字化

3.2.1 数字经济发展的主阵地

产业数字化是指传统产业应用数字技术所带来的生产数量和效率提升,其新增产出是数字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产业数字化包括但不限于工业互联网、两化融合、智能制造、车联网、平台经济等融合型新产业新模式新业态。


产业数字化构成情况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数据显示,2014-2019年中国产业数字化规模逐年上升,2019年中国产业数字化增加值规模达到287 524亿元,同比增长15.56%,占GDP比重为29.0%,成为支撑国民经济发展的重要力量。

2014—2019年中国数字产业化规模情况(单位:亿元,%)


3.2.2三次产业数字经济发展不均衡

在三次产业方面,数字经济发展呈现出不平衡的特点。服务业是产业数字化发展最快的领域,2019年服务业数字经济增加值占行业增加值的比重为37.8%,同比提升1.9个百分点;工业方面,数字经济加速发展,2019年工业数字经济增加值占行业增加值比重为19.5%,同比提升1.2个百分点;农业由于行业的自然属性,数字化转型需求较弱,2019年农业数字经济增加值占行业增加值比重为8.2%,同比提升0.9个百分点。


2016—2019年数字经济在三次产业中的渗透情况(单位:%)


3.2.3 工业互联网

工业互联网是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工业经济深度融合的全新经济生态、关键基础设施和新型应用模式。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测算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增加值规模为2.13万亿元,同比实际增长47.3%,占GDP比重为2.2%,对经济增长贡献为9.9%。其中工业互联网核心产业增加值规模为5361亿元,工业互联网融合带动的经济增加值规模为1.60万亿元。


2017—2020年中国工业互联网产业经济总体情况(单位:亿元,%)


3.2.4 智能制造

制造业是数字经济的主战场,近年来,制造企业数字化基础能力稳步提升,制造业企业设备数字化率和数字化设备联网率持续提升。人民日报数据显示,2019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的生产设备数字化率、关键工序数控化率、数字化设备联网率分别达到47.1%、49.5%、41.0%,工业企业数字化研发设计工具普及率达到69.3%。


2019年规模以上工业企业数字化能力情况(单位:%)


3.2.5 平台经济

平台经济是以平台企业为核心,通过汇聚整合多类市场主体和资源,围绕数字化平台组织起来的新模式新业态,构成现代意义上的平台经济。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数据称,截至2019年底,我国价值超10亿美元的数字平台企业达到193家,较2015年增加126家。从价值规模看,2015-2019年我国数字平台总价值由0.80万亿美元增长至2.35万亿美元,年复合增长率达到31.1%。


2015—2019年中国数字平台数量和市场价值情况(单位:个,亿美元)


3.3 数字化治理

3.3.1 快速健康发展的重要保障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发布的《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白皮书(2020年)》表明,数字化治理是国家推进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的重要组成,是运用数字技术,建立健全行政管理体系,创新服务监管方式,实现行政决策、行政执行、行政组织、行政监督等体制更加优化的新型政府治理模式。

《关于支持新业态新模式健康发展激活消费市场带动扩大就业的意见》中明确提出要不断提升数字化治理水平,结合国家智慧城市试点建设、国家区域发展战略及生产力布局,探索完善智慧城市联网应用标准,推进京津冀、长三角、粤港澳大湾区、成渝等区域一体化数字治理和服务,形成政企多方参与、高效联动、信息共享的现代化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


3.3.2 数字政府

近年来,数字政府改革建设受到了各地区、各部门的高度重视和积极探索。部分地区的数字政府建设成效初现,有力推动了政府治理模式和服务模式的优化创新。

中央党校电子政务研究中心发布的《省级政府和重点城市网上政务服务能力(政务服务“好差评”)调查评估报告(2020)》显示,网上政务服务能力指数为“非常高”的省级政府从2016年的3个增加到2019年的8个;指数为“高”的从2016年的9个增加到2019年的15个;2019年,网上政务服务能力为“低”的首次为零。2020年以来,从数字化防疫到数字化防汛,中国政府精细化、智能化的数字化服务迈上新台阶。


2016-2019年省级政府网上政务服务能力分布情况(单位:个)

3.3.3 智慧城市

新型智慧城市是建设数字中国、智慧社会的核心载体。

我国推进智慧城市建设以来,住建部发布了3批智慧城市试点名单,截至2020年7月,住建部公布的智慧城市试点数量已经到达290个,再加上科技部、工信部、国家测绘地理信息局、发改委等确定的智慧城市试点数量,目前我国智慧城市试点数量累计已经达到749个;在智慧城市投入方面,IDC统计数据表明,2019年中国智慧城市技术相关投资达到约229亿美元。2020年,中国智慧城市技术相关投资将达到266亿美元,仅次于美国。


2012—2019年中国智慧城市累计试点数量(单位:个)


2016-2023年中国智慧城市技术支出规模情况(单位:亿美元)


3.4 数据价值化

3.4.1 发展数字经济的本质要求

中共中央、国务院2020年4月9日印发的《关于构建更加完善的要素市场化配置体制机制的意见》是中央关于要素市场化配置的第一份文件,该文件围绕劳动力、资本、土地、科技、数据等五大要素领域提出了改革方向,把数据作为一种生产要素单独列出,数据上升为新的生产要素,对数字经济发展起到基础性和支撑性的关键作用。

数据价值化包括但不限于数据采集、数据标准、数据确权、数据标注、数据定价、数据交易、数据流转、数据保护等。


3.4.2 数据确权

数据确权是数据价值化发展必须解决的核心问题之一,它针对不同来源的数据,以法律形式明确其产权归属,推动数据整合,加速数据共享和流通,降低交易成本,从而激活庞大的数据资产价值和创新应用,使数字经济得以迅速发展。

目前,我国进行数据确权的主要有大数据交易所(平台)、行业机构、数据服务商、大型互联网企业等。


3.4.3 数据交易

目前我国尚未形成数据要素市场,但已有少量的数据交易平台。数据交易平台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是以数据生产和数据服务类企业为主导、商业职能为主数据交易平台;另一类是地方政府联合其他投资主体、第三方撮合性的数据交易平台。


四、数字经济区域发展竞争格局

4.1 全球数字经济区域发展竞争格局

4.1.1 美国领先,中国紧随其后

近年来,全球互联网产生的数据流量激增,以及互联网对于人工智能、物联网、云计算、大数据等新一代信息技术的吸收,全球数字经济发展取得了明显的成效。

中国信息通信研究发布的《全球数字经济新图景(2019年)》显示,其测算的47个国家数字经济总规模超过30.2万亿美元,占GDP比重高达40.3%,其中约半数国家数字经济规模超过100亿美元。

从具体国家的发展规模来看,2018年美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12.34万亿美元,排在全球第一位;中国数字经济以4.73万亿美元的规模紧随其后;德国、日本、英国、法国位列三至六位。


2018年全球主要国家数字经济规模(单位:亿美元)


4.1.2 发达国家领先于发展中国家

从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的角度来看,发达国家数字经济的整体规模领先于发展中国家,数字经济在GDP中的占比也要高于发展中国家,但发展中国家数字经济的增长速度要大于发达国家。


2018年发达国家和发展中国家数字经济发展情况对比1(单位:亿美元,%)


4.1.3 各大洲数字经济发展不平衡

从各大洲数字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由于发达国家多分布在欧洲、美洲和大洋洲,发展中国家多分布在亚洲和非洲,由此导致各大洲数字经济发展的不平衡。

发达国家占多数的欧美地区数字经济规模较大,占GDP比重较高;发展中国家占多数的亚非地区,数字经济规模较小,占GDP比重较低。


2018年各大洲数字经济发展情况对比2(单位:亿美元,%)


4.1.4 各多边合作机制共同发展

近年来,各多边合作组织积极推动数字经济的发展。2018年G20 17个成员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8.3万亿美元;OECD 32个成员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3.7万亿美元;APEC 14个成员国数字经济规模达到21.9万亿美元;金砖五国数字经济规模也超过6万亿美元。


2018年各多边合作组织数字经济发展情况对比(单位:亿美元,%)


4.2 中国数字经济区域发展竞争格局

4.2.1 基本符合胡焕庸线格局

在区域发展方面,全国数字经济发展规模呈现从东南沿海向西部内陆逐渐降低的趋势,基本符合胡焕庸线格局。中国信通院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数字经济增加值超过10000亿元的省市包括广东、江苏、浙江、上海、北京、福建、湖北、四川、河南、河北、安徽、湖南等;辽宁、重庆、江西、陕西、广西等省市数字经济增加值规模超过5000亿元。


4.2.2 北京上海占GDP比重超50%

从数字经济在GDP中的占比来看,北京、上海的数字经济在GDP中的占比已经超过50%;广东、浙江、江苏、福建的数字经济在GDP中的比重超过40%;重庆、湖北、辽宁、河北、广西、四川、江西、贵州等省市的数字经济在GDP中的比重超过30%。


全国各省市数字经济在GDP中比重情况3(单位:%)


4.2.3 广东数字经济发展指数领先

在数字经济发展指数方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数据表明,全国各省数字经济发展指数平均值为32.0,其中11个省市指数在平均值之上。广东省以总指数69.3居全国榜首,北京、江苏位列第二、三名,总指数分别为56.5、56.1。


全国各省市数字经济发展指数情况


4.2.4 广东、北京数字基础领先

在数字经济基础指数方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广东、北京、江苏、浙江、山东5个省份基础指数处于第一梯队;福建、上海、河南等8个省份基础指数位于第二梯队;安徽、江西、陕西等8个省份基础指数处于第三梯队,第三梯队基础指数开始低于全国平均值;云南、吉林、贵州等10 个省份位于第四梯队。


全国各省市数字经济基础指数情况


4.2.5 广东产业指数遥遥领先

在数字经济产业指数方面,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广东省数字经济产业指数遥遥领先,独立组成第一梯队;随后是北京、江苏、上海和浙江,数字经济产业指数在50~80之间,为第二梯队;第三梯队数字经济产业指数在30~50之间,包括山东、福建、四川和湖北;区域省份数字经济产业指数均低于全国平均水平(24.0),组成第四梯队。


全国各省市数字经济产业指数情况4


4.2.6 各省市融合指数差距相对较小

在数字经济融合指数方面,各省市差距相对较小。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发布的数据显示,广东省仍然以50.3位居榜首,与上海、浙江、北京、江苏、山东组成第一梯队;湖北、福建等7省数字经济融合指数高于均值,位列第二梯队。重庆、江西等省市融合指数略低于全国平均水平,位居第三梯队。辽宁、云南等省份融合指数明显落后,指数得分低于26分,位于第四梯队。


全国各省市数字经济融合指数情况5


五、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前景

5.1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展望

5.1.1 2025年数字经济规模将达到60万亿元

未来,随着新型基础设施建设的加快,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创新和融合应用的进一步发展,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将迎来新的发展时期,数字经济发展规模将进一步提升。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预测,到2025年中国数字经济规模将达到60万亿元,数字经济将成为经济高质量发展的新动能。


5.1.2 数字经济6方面发展展望

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对中国数字经济发展的展望分为基础设施、融合应用、企业转型、政府转型、区域发展、数字治理等6个方面。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展望


5.2 中国数字经济发展建议

目前是全球数字经济发展的重大战略机遇期,应继续加快数字经济的发展步伐。加速数据要素价值化进程,着力提升产业基础能力,推进实体经济数字化转型,强化数字经济治理能力,深化数字经济开放合作。

(来源|前瞻产业研究院)

来源:《大数据时代》2020年12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