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近现代史

中国史上“国产第一舰”诞生记

杨智友
经纬历史

沈葆桢向清廷奏报时附呈的“万年清”舆图

现藏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近来,有关中国正在建造第二艘航空母舰的传闻,成为关注的焦点。航母是现代一个国家海上实力的象征,早在清代,中国就在努力打造自己的军事舰船。1866年8月19日,中国近代第一个新式造船厂——福州船政局在马尾成立,并造出第一艘国产军舰“万年清”。

 

左宗棠的海军梦

中国第一艘国产军舰诞生,得从闽浙总督左宗棠的海军梦说起。

1861年,太平军攻入浙江,与此同时,左宗棠率湘军也入浙,并组“常捷军”——一支法国政府协助清政府对抗太平天国的洋枪队,由法国人日意格任帮统,向太平军反扑。如果说以前对于“泰西火轮兵船”之先进,他还是道听途说,那么在攻打杭州时,他对“常捷军”的坚船利炮却是亲眼目睹。

对比之下,中国武器的落后令他深受刺激,就靠这些木制帆板船,如何能防守中国绵延几千里的海防?借助常捷军,固然可以“贻海疆积弱之忧”,可是主弱客强,终非长久之计,只有“急谋自强”,学习洋人造船,方为上上之策啊!

意格先生不愧是中国通,他的“惟轮机须从西洋购觅,乃臻捷便”的合理化建议,更是说到了左宗棠大人的心坎上。或许这两人日后联手,将工作重心转移到大清的海防事业上,便是在这一天埋下了种子吧!

在接下来的日子,戎马倥偬的左宗棠忙于镇压太平军残余,有关造船事“未暇定议”。日意格回到宁波海关税务司任上,依然不甘寂寞,继续鼓吹法国人在上海地区及其他地方的外国人训练项目。不管日意格先生怎么折腾,只要他的活动,仍然是在帝国海关领导之下,赫德便能够对他容忍。

赫德英国人,1859年起任粤海关副税务司,1861年起代理总税务司职务。

直到一年后的某一天,“当日意格通知总税务司,他打算离开海关去帮助左宗棠建立福州船厂时,赫德发怒了!”

原来,战事平息后,像左宗棠这样开明的地方官员,便有时间腾出手来认真对待国家安全问题,他在上奏朝廷的《试造轮船先陈大概情形折》中疾呼:“欲防海之害而收其利,非整理水师不可。欲整理水师,非设局监造轮船不可。轮船成,则漕政兴,军政举,商民之困纾,海关之税旺。一时之费,数世之利也。”

如此,左宗棠既可实现他的自强理想,又在中央政府不愿意或没有能力时,为大清国防组建现代海军。

 

拿破仑支持清朝办船厂

但是,在国内没有工业基础和技术人才的条件下,左宗棠只有依赖洋人的帮助。

1865年11月13日的下午,赫德这样记述:“日意格当时对我说,他现在必须赶快告诉我他在有空时打算谈的一件事:他要知道我何时可以接受他的辞职,因为他希望同德克碑一起在左制台那里效力,监督一所海军学堂、船坞、铸造厂和制造所。他给我看他们拟议的章程,说雇用的人将全部是法国人,皇帝已告诉德克碑先办下去,保证给他支持。”

这里的皇帝指拿破仑三世,他的态度表明了法国政府支持中国办船厂。

赫德“大吃一惊”,他没想到日意格隐藏得如此之深,甚至连合同都签好了!话不投机,双方达成的唯一协议是日意格在明年三月份之前,不考虑离开海关。仅仅过了一个多月,“这位有野心的法国下属”再次让赫德不爽。

因日意格在湖州战役中的特殊贡献,左宗棠为其争取到正二品的总兵衔,而赫德才是文官三品。尽管武官官阶被认为低于文官官阶,但赫德还是感到情何以堪。罢了罢了,天要下雨娘要嫁人,随他去吧。

在左宗棠的呼吁下,清廷很快谕示:“所需经费即着在闽海关税内酌量提用。所陈各条,均着照议办理。”

闽海关为仅次于江海关的富关,经费保障自然不在话下。有了人和钱,下面就是选址。左宗棠在日意格和德克碑的陪同下,亲自勘察,最终选定福州下游40里的罗星塔马尾山下,该处闽江水深7米,实乃建设造船厂的理想地址。

 

中国近代第一个新式造船厂

1866年8月19日,由闽海关拨出40万两作为开办费,中国近代第一个新式造船厂——福州船政局在马尾成立。当年“常捷军”的正副统领,应邀来总揽船政一切大小事务,只不过他们的先后排名调了个个儿,日意格担任船政正监督,德克碑任副监督。

赫德犹有不甘,授意他的下属福州税务司美理登出面搅局。美理登遂散布流言,指责日意格想把法国卷入到中国一个有风险的计划中去,致使法国决策人士产生了“船厂的冒险失败会给法国带来麻烦”的担忧。

日意格据理力争,通过多种渠道阐明与中国进行合作,将有助于法国的利益。最终,法国政府同意日意格以官方身份参与福建船政工作,准予派遣技术人员及出口机器设备。

就在方圆数里的马江之滨桩声震耳,船政基础建设如火如荼时,左宗棠接到了转补陕甘总督的圣谕,赴任前,他将其未竟的事业,交给了林则徐女婿,时为江西巡抚的沈葆桢。

在总理船政大臣沈葆桢的苦心经营下,船政事业蒸蒸日上。这当然与船政正监督日意格的全力辅弼分不开。他忠实地履行职责,除了不辞劳苦地屡赴法国及东南亚各国采购机器设备和原材料,还在建厂造船事宜方面调度得法,统揽了头绪万端的大小事务。沈葆桢称赞他“常任工所,每日巳、午、未三刻辄到局中与员绅会商,其勤恳已可概见”。

1867年6月27日,他在给福勃士的信中,这样写道:“日意格聪明能干,中文讲得好。他是法国人,好胜心强,又不看重金钱。德克碑虽不是显贵,却是出生于一个好的法国家庭。他可以为日意格争取到他本人得不到的支持,但从个人上说,他并没有特殊能力。

现在中国就要把舢板船改为轮船,他们必须学习造船和航海技术。而且起步越快越好。日意格的计划很及时,尽管费用很高,但我希望计划成功!”

 

万年清,中国史上国产第一舰

看来赫德并不是言不由衷,他在信的结尾,热情洋溢地鼓吹造船的种种好处:“随着造船业的发展,也就需要铁和煤,也就需要开采矿产,也就需要铁路、电报、造币,最后中国就需要对一切进行改革。这样,日意格的计划就是个萌芽,会发芽,结花蕾……”

沈葆桢向清廷奏报时附呈的“万年清”舆图,现藏中国第一历史档案馆。

经过三年的努力,这座远东首屈一指的船厂结出了第一颗果实。

1869年7月,排水量达1370吨的第一号轮船下水。船政大臣沈葆桢亲自命名为“万年清”号,(英文译名WanNienCh’ing)寓意大清江山万年长青。“沈又亲自率厂正监日意格出海试航成功。10月该轮迳驶天津。清廷总理衙门派三口(津、宁、沪)大臣会同验收”。

大清国产第一舰“万年清”标志着中国制造蒸汽轮船的真正开始,意味着与世界先进造船国家的差距大大拉近。朝廷也没有亏待日意格,他的月薪高达1000两白银,比沈葆桢还多400两!

5年合同完成后,日意格更是获得20万法郎的奖金,这在当时可是一笔巨款。正如他给一位朋友信中所说:“我带了一大笔钱回法国。”

除了物质奖励外,日意格先生还因功勋卓著,先后被授提督,赏加一品衔,一等男爵,一等宝星(嵌有宝石金质奖章),当然,还有一件他爱不释身的黄马褂。


来源:《读天下》2016年07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