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中华千年

孙吴为什么只能当配角?

三国演义连环画·三分归晋

张令涛、胡若佛绘

 

孙吴政权没有可能是一统天下,是显而易见的事。

第一不可逾越的障碍,是天命。

曹魏政权可以宣称,自己的天子之位,是汉朝皇帝禅让给自己的。所谓五德终始,汉的火德尽了,火生土,接下来自然是魏的土德,“代汉者,当涂高”的谶言,不是早就流传多年了吗?

蜀汉政权可以宣称,汉德虽衰,天命未改,曹家就是奸臣,原来的皇帝遇害了,我们家备备是汉室宗亲,也就当仁不让勇挑重担,要把皇帝当起来了。

孙权什么像样的理由也找不到。所以曹丕公元220年称帝,刘备紧接着公元221年称帝,孙权扭捏到229年,才终于坐不住了,也称帝。

孙权曾经向曹操称过臣,这倒也还罢了,毕竟曹操的人生终点,还是汉丞相,孙权可以声称自己不过是守着汉臣的节操,称臣于曹操代表的汉献帝罢了;问题是接下来孙权为了对抗刘备,也曾向曹丕称臣,这就怎么都解释不过去了。

称帝后,曹魏和蜀汉一直在吵,认为自己是正统。东吴政权根本插不上嘴,勉强发明了一个理论,叫“三国同霸”,就是说三家都没能一统天下,只算霸主水平,谁也不是正统,简直像来搅局的。

后世的历史学家和民间舆论,会争论帝魏寇蜀,还是尊刘贬曹,反正没有东吴什么事。

第二个不可逾越的障碍,是地利。

所谓苍天如圆盖,大地似棋局,中国古代南北对峙的棋局上,有几个关键的点,在所必争。

长江中游的关键在襄阳。襄阳城是所谓天下之腰膂,北方政权要扫平江南,首先要取襄阳,南方政权要北伐中原,也要取襄阳。南北交兵,襄阳势在必争。

如果关羽能拿下襄阳,那么孙刘联盟想击败曹魏,就还有一线希望,但这一线希望大概也不会是属于孙权的。所以东吴选择了背刺关羽,这下成功让刘备和自己都没有希望了。

曹操死后,孙权觉得可以捞一把北上偷袭了襄阳,这支偷袭的部队转眼又被曹仁、徐晃击溃。于是曹丕作势南征,孙权又赶紧“遣使奉献”。总之,夺取襄阳,对东吴来说从来都是可望而不可即的目标。

长江下游的关键点,则是合肥。

孙权建都建业(今南京),要保证建业的安全,则要守住建业东边和南边的长江渡口,这一点孙权做到了,所以地图上会看见东吴在建业附近的长江西面和北面,都有东吴的领土。别看这层疆域只好像薄薄一层奶油,却是防御北军南征的关键所在。

但要向北进取,这还远远不够。必须要拿下合肥,才可以进一步开拓。

但是合肥的曹魏守军,如一道铁闸,他们简直视孙吴军队为送上门的经验包。孙权在合肥城下,打出了十一战一胜十负的战绩,后继者就更不必提了。

第三个不可逾越的障碍,是人和。

孙吴政权从一开始就不得人心。

孙坚孤微发迹,是江东大族瞧不起的,其粗暴凶残的行事作风,更为人所不齿。孙策带着淮泗军人渡江,诛戮英豪大开杀戒,江东士族对他只有恐惧,就是看待无法抵抗的外来入侵者的态度。孙权当然很大程度上修复了和江东世家大族的关系,但这些士族也只愿意支持孙权做一个割据一方的统治者。

江东大族都有自己的军队,外人很难染指。要他们保卫家园,挫败入侵者,积极性是很高的,所以东吴的防御战争战绩相当亮眼;至于赔上自己的家底,为你去争夺天下,他们是没兴致的。

换句话说,周瑜、鲁肃做都督的时代,淮泗军人对支持孙权进取天下这件事,是心有余而力不足;吕蒙开始,进取心就衰减了,等江东士族成为孙吴政权的文武官员的主体后,就力不足心更不足了。

孙权去世后,这个脆弱的政权内部一系列残酷的倾轧屠杀,世家大族们就连支持这个割据政权的心思也淡了。最后晋灭吴的时候,孙皓实际上是被士族抛弃了,他们并没有为孙吴陪葬,而是改换门庭,继续为新政权服务。

陆逊的孙子陆机,虽然也做了司马家的官,但在公开场合能为孙吴政权说两句话。当时评论吴郡四大姓,有所谓“顾忠、陆厚、朱武、张文”之说,这就算不辜负厚道之名了。

 

戴敦邦画说三国演义·程普服周瑜

现代,戴敦邦,国画。

故事出自《三国演义》第四十四回


魏晋史料中的东吴形象

《三国志》的作者陈寿,作为一个蜀人,在西晋时代写三国历史,立场很微妙。西晋政权是承袭曹魏而来的,所以尊曹魏是正统,这是必须的。但作为一个蜀人,内心偏袒刘备,也是事实。至于东吴该怎么定位,陈寿则表示就那样吧。

所以写曹操的那篇,叫《武帝纪》,本纪凸显正统地位;写刘备的那篇,叫《先主传》,一声先主,寄托了无限倾慕哀思,“先主姓刘,讳备,字玄德,涿郡涿县人……”行文时陈寿也不忘称刘备为先主;写孙权那篇,是很客观冷漠的《吴主传》,“孙权字仲谋。兄策既定诸郡,时权年十五……”正文就直呼其名了。

等到裴松之给《三国志》作注,他搜集的各种史料,立场就比较复杂了。

蜀汉的史料最少,可说基本退出了话语权竞争。曹魏统治区域留下的资料最多,立场却比较复杂:有赞美曹操的,多半因而也会连带给曹操最重要的对手刘备好评;也有因为讨厌曹操而格外赞美刘备的;但基本是不太关注孙权的。东吴方面的资料倒是也不少。因为东吴方面也是有自己的国史的,也就是韦昭的《吴书》,这书是陈寿写《三国志》的重要依据,实际上,陈寿一个重要工作就是把这书里对东吴比较有利的材料给删掉。另外,还有胡冲的《吴历》、张勃的《吴录》等等,也是站在东吴立场上写作的。

大文豪陆机也曾经打算写一部《吴书》,因为他对陈寿为自己爷爷陆逊所作的传记十分不满,认为“多不尽理”。他的弟弟陆云则在给哥哥的信里提到,有两份对东吴地位非常有利的文献——《魏赐九锡文》和《分天下文》——《三国志》都没有收录。

可惜陆机这书也不知道到底有没写出来,反正后人没有见到。

事实上,对东吴形象最有利的著作,出自一个山东人之手。这个人叫虞溥,高平昌邑人(今山东巨野南),小时候跟着任偏将军的父亲生活在陇西。按说此人和东吴应该没什么关系,也很难获悉什么内幕细节,但他曾任鄱阳令,任上搜集了不少东吴地方的传说,写成了一部《江表传》。

正是这部书,提供了最美好的孙吴政权的形象。除了不敢承认孙坚发现了传国玉玺之外(这事当时政治上太不正确),同一件事几种不同的史料都提到了,把东吴人物描述得最光彩照人的,几乎一定是《江表传》。

而且《江表传》写得特别有文学风味,现场感极强。以赤壁之战为例,它提供了很多独一无二的细节:

因为曹魏方面的材料多半会说,在赤壁,曹操是被刘备打败的,所以要突出周瑜的功绩,就必须丑化刘备。《江表传》说:诸葛亮到东吴去还没有回来,刘备听说曹操的大军正在逼近,非常恐惧,天天派人到水边观察孙权的援军有没有来。

巡逻的官吏看见周瑜的船到了,飞快向刘备禀报。

刘备问:“何以知非青徐军邪?”怎么知道不是曹操带来的青州、徐州的人马啊?这一问,活画出刘备对援军到来开心得不敢相信,而恐惧曹操已经到精神恍惚的状态。

官吏告诉刘备,看那型号,就不是曹操的船。

刘备就派人去慰劳周瑜,并提出和周瑜见面的要求。周瑜答复说,我有军务在身,去看你不方便,你要是愿意到我这里来,倒是可以见个面。

按照一般观念,当然应该是地位低的去见地位高的,资望浅的去见资望深的,年纪轻的去见年纪大的,总之从任何角度看,都应该是周瑜去拜见刘备。周瑜这话说的,真是非常不给刘备面子。

但刘备现在就指望着周瑜,所以还是坐着一艘小船,巴巴到了周瑜的军营。

刘备问:咱们要和曹操开战,东吴来了多少兵啊?周瑜说:“三万人。”刘备说:“恨少。”太遗憾了,少了点。周瑜说:“此自足用,豫州但观瑜破之。”刘备的胆怯猥琐,周瑜的豪气干云,真是形成鲜明的对照。刘备看周瑜态度这么夹生,就想请鲁肃来一起聊,周瑜没同意,刘备就灰溜溜回去了。临到要开战了,刘备还是对周瑜没信心,和关羽、张飞带着两千人跟在周瑜后面,“盖为进退之计也”,就是作随时逃走的打算。于是刘备就眼睁睁看着周瑜把曹操打败了。

至于黄盖给曹操的诈降书是怎么写的,黄盖的船怎样伪装,装了什么引火材料……这些细节,也都是《江表传》独家提供。

《三国志》表扬周瑜善于处理人际关系,但最后说了一句“惟与程普不睦”,言下似乎是最后两人也没和好。这个判断还有个证据是,后来吕蒙拒绝孙皎一起带兵时,对孙权说了这么一番话:

 

“昔周瑜程普为左右部督,共攻江陵,虽事决于瑜,普自恃久将,且俱是督,遂共不睦,几败国事。”

 

可见周瑜和程普两人不和,是引起严重后果的。

但到了《江表传》里,就只强调周瑜魅力无穷,让程普又敬服又亲重,对人说“与周公瑾交,若饮醇醪,不觉自醉”这样的话了。

不管可信度如何,《江表传》的文学性远远超过其他史料,所以对后世影响很大。“东风不与周郎便,铜雀春深锁二乔”“遥想公瑾当年……谈笑间,樯橹灰飞烟灭”……诸如此类的千古名句,都是把赤壁战果,归功于周瑜的。而若有人要论证《三国演义》丑化了东吴,也一定格外重视《江表传》的叙事。

 

戴敦邦画说三国演义·周瑜纵火破曹营

现代,戴敦邦,国画。

故事出自《三国演义》第四十九回,

讲述东吴周瑜火烧赤壁,大破曹军之事。

 

最大的东吴黑是谁?

其实,元代的话本和杂剧里,才真是对东吴抹黑无极限。

如关东群雄讨伐董卓,这事按照史实,只有孙坚功劳最大,刘备充其量算凑热闹的。但民间文艺偏爱刘备是传统,民间艺人态度很明确:我们对孙坚的英雄业绩没兴趣,既然这是一段没有刘备的历史,那我们就创造一段以刘备为中心的传奇。孙坚这个名字我们也记下来,会根据剧情需要来安排使用。

元曲四大家之一的郑光祖,写过一出《虎牢关三战吕布》,这完全是一个架空的故事:吕布率领八健将威镇在虎牢关下,袁绍率领十八路诸侯前来挑战。吕布神勇无敌,日不移影,打败了十七路诸侯,只剩下一个孙坚,还没有和吕布交战。

和历史相反,戏里孙坚是个活宝:

 

“我做将军世稀有,无人与我做敌手,听得临阵肚里疼,吃上几钟热烧酒。某长沙太守孙坚是也,自幼而读了本百家姓,长而念了几句千字文,为某能骑疥狗,善拽软弓、射又不远,则赖顶风对南墙、箭箭不空。虽然我为大将,全无寸箭之功。”

 

孙坚派担任随军参谋的曹操去青州督运粮食,曹操途经平原县,发现这里庄稼长得特别好,这自然是地方官治理有方。一想,平原县令不是大破黄巾的刘备嘛,就去搬请刘备出山。

于是刘关张兄弟三人带着曹操的介绍信出发了,曹操要押粮,落在后面。

接下来,进入了孙坚耍宝时间。孙坚瞧不起三人地位卑微,张飞发怒,打骂了孙坚的卒子,被孙坚罚在营门外打躬。这时孙坚听说吕布挑战,吓得拉肚子,张飞扮医生给他看病,狠狠挖苦了他一通,孙坚发怒要斩张飞,刚巧这时曹操赶到,对孙坚说你就带他们见一阵吧。等孙坚洋相出尽了,终于轮到刘关张发威,一举击败了吕布。

反而是《三国演义》里,孙坚的名誉得到了恢复。孙坚的功劳,只有斩华雄让给了关羽——但斩华雄在史书上就是一句话,那么精彩的温酒斩华雄故事,都是小说家原创的,所以也不能说关羽占了孙坚太大便宜。别的如孙坚是讨董大军的先锋,孙坚的军队率先攻入洛阳,这些主要功绩,统统都还给了孙坚。

但民间那个猥琐版孙坚写得那么精彩,浪费掉也可惜,这些屎盆子,就都扣到袁术的头上了。各方面的素材,《三国演义》倒是一点都没浪费。

历史上孙坚为人的凶暴权诈,《三国演义》完全没表现,道德层面上看,倒毋宁说是美化了孙坚。

再如《刘玄德醉走黄鹤楼》《两军师隔江斗智》这样的杂剧,写赤壁之战后,诸葛亮率领关羽、张飞去追赶曹操了,周瑜趁机邀请留守赤壁连城的刘备到黄鹤楼赴碧莲会,实际是想加害刘备,结果诸葛亮早有防备,反而将计就计戏耍周瑜的故事。——许是嫌戏耍周瑜的人还不够多,杂剧作者任性地让姜维提前加入刘备阵营,把周瑜忽悠得团团转。

《三国演义》仍可说是走了折中路线:宋元人创造的那些糟蹋周瑜的段子,《三国演义》删去了一些把周瑜写得特别蠢的,许多都保留了;而《江表传》里那些明显美化周瑜的内容,《三国演义》一样收录。常见有人要证明“历史上的周瑜不像《三国演义》描写的那么气量狭小”,就举周瑜感化程普的例子,其实这个故事明明白白写在《三国演义》四十四回,罗贯中也没隐瞒。

所以,有人认为《演义》里的周瑜是个不能自洽的半截人,其实不太抠细节的话,也不妨认为《演义》里周瑜的形象倒是完整而丰富的:才智不如诸葛(这个真没办法),但也是第一流人物,对本阵营的人物,恢宏有大度,嫉妒诸葛亮,但那是因为他把诸葛亮看作江东的头号敌人,诸葛亮要是能跳槽到江东来,他就很乐见,全不顾虑来个比自己更有才的,自己就得靠边,真是忠心耿耿高风亮节。

所以,《三国演义》写东吴人物,相比后世的历史研究者,认识不够清晰深刻,不少地方没抓住重点,写得距离历史事实比较远,诚然有之。但不像归不像,要说多抹黑贬低,倒也不见得。

 

来源:《国家人文历史》2020年23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经纬历史

上下五千年,读史知典辨古今,识是非,化人文。

512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国家人文历史 2020年第23期

主办:人民日报社

周期:半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