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词> 唐诗经典

视杜甫为知己

陈思呈
诗教

在我身边,有很多中年人开始把杜甫视为知己。

杜甫可能是中国历史上最热爱家庭的诗人。在他的诗歌里面,频频出现他的家事。

忧伤的时候,他最牵挂的事物是家书:“烽火连三月,家书抵万金。”最快乐的时候,他仍不忘写写他的妻儿:“却看妻子愁何在,漫卷诗书喜欲狂。”他写过对孩子的期望,写过因贫困对女儿的亏欠,还写过他在成都如何建房子、装修、借物、娱乐……各种日常。

杜甫为什么那么重视家庭?我想,这就是中年心态。受挫的中年人,从年轻时的壮志满怀和博爱情怀中抽身出来,转而看重生命里那个小小的共同体。杜甫的诗,得到了很多中年人的共鸣,我以为原因也在于此。

“清江一曲抱村流,长夏江村事事幽。自去自来堂上燕,相亲相近水中鸥。老妻画纸为棋局,稚子敲针作钓钩。但有故人供禄米,微躯此外更何求。”这首写的是杜甫在成都时的生活。彼时,他虽然家贫、妻老、子稚、身病,快愁死了,但是他借助某种圆融的哲学取得了内心的平衡。

这是种什么状态?就是在他的小共同体里,他获得了圆满。咱们不是不能远行壮游吗?没关系,咱们家门前有清江,堂上有飞燕,水上有鸥鸟。咱们没有玩具?不要紧,老妻会画棋局,孩子会做鱼钩。咱们还有故人送米。再说,清风明月也不需要买。最要紧的是一家人都在,此生还有何求?

杜甫用平凡生活成全自己,把最平凡的事物逐一归位,让它们在无趣的序列中呈现有趣的秩序。这个懂得与老妻画棋取乐的杜甫,与那个写出“人生不相见,动如参与商”的杜甫,是一脉相承的。

如果我们再往前追溯,可以看到杜甫在很年轻的时候就写过:“骑驴十三载,旅食京华春。朝扣富儿门,暮随肥马尘。残杯与冷炙,到处潜悲辛。”

他对种种人生况味,似乎有着异于常人的兴趣。他深入地感受这些况味,把它们变成诗,这就是他为什么即使写家庭生活,后面也有对这世界上万千人士的悲悯。

有人说,热读李白,冷读杜甫。这种心理,正好跟“年轻读李白,年老读杜甫”相宜。

李白就如丝绸。李白的“山随平野尽,江入大荒流”,和杜甫的“星垂平野阔,月涌大江流”,看似接近,却大有不同。杜甫的这个句子,总有些扭结、不平整,总有些褶皱。与李白的丝绸感一比较,杜甫就是土布之感。土布质地较厚,不如丝绸凉快。

抛开土布与丝绸的比喻,抛开文学与美学的理论,杜甫的诗作之所以适合在寒夜吟读,是因为,他更能抚慰失意人的心。

 

来源:《党员文摘》2018年第05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诗教

你生活中的一切,都可以用诗行做注脚!

345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党员文摘 2018年第05期

主办:中共重庆市委当代党员杂志社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