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考古博物

三星堆为何再次惊艳世界

如果说多元百态的中华文明灿若星辰,那么代表着古蜀文明之光、闪耀于中华文明版图西南部的三星堆,定是这“满天星斗”中最神秘的那颗。被誉为“20世纪人类最伟大的考古发现之一”的三星堆遗址,如今再次“觉醒”了。

“不同于1986年的抢救性考古发掘,这次是在国家文物局指导下的‘主动发掘’。”四川省文物考古研究院研究员、三星堆工作站站长雷雨说,“此次考古发掘最大亮点是发现了黄金面具残片;其次,3号坑里有大批的青铜器,且部分青铜器的质量超过1986年1号、2号坑的水平;第三是发现了丝织品残痕……”


黄金面具再次实证古蜀文明金器崇拜


从三星堆上热搜及刷屏的情况看,所有新出土的文物中,最受公众关注的当属金面具残片。虽只有半张,但方形面部、镂空大眼、三角鼻梁、宽大的耳朵,在艺术风格上与一期发现的面具极为相似,但从体量上来看,已经远超一期发掘出的金面具,整体可以用“惊艳”来形容。

“半张黄金面具重约280克,据推测,这件黄金面具完整的重量应该超过500克。”雷雨介绍,“遗址中发现大量的金器,都跟宗教祭祀相关,象征着某种权力和身份。”此前三星堆遗址就发现了金面罩、金杖、金箔饰及金箔残片等金器,种类丰富、量多体大,作为权力象征运用于祭典隆仪,体现出古蜀人的金器崇拜。此次发现“重磅”黄金面具,为其金器崇拜又添了一大实证。经检测,黄金面具含金量84%,与此前三星堆遗址发现的金器黄金含量相似。黄金面具一处边缘有被烧毁熔化的痕迹。

“目前推断,这件金面具也是作祭祀用,但由于其体量比人脸大得多,不太可能是人佩戴,究竟作何用途,目前无法得出准确结论。”雷雨说。


大口尊、圆口方尊及大批改制器型现世


此次考古发掘中,青铜大口尊是6个新发现的“祭祀坑”中最早发现的器物,是典型的商末南方风格青铜器,通高逾60厘米,肩部饰兽首、鸟首,整体雄浑大气,是国内发现的最大一件大口尊。

另一广受关注的是一件圆口方尊,不仅器型少见,纹饰也非常精美。这座方尊主体腹部纹饰名为饕餮纹,对称鸟的装饰是长江流域的特点,在中国北方地区很罕见,但是在长江中游、下游,包括三星堆遗址中,原来发掘的十几件尊当中有8件有这种立鸟的装饰。

还有一件值得期待的是尚未完全出土的铜人顶尊型器。尊的部分是古蜀先民在一件商末南方风格大口尊上作了若干改造的结果,口沿内部的短柱、肩部的附饰、圈足下部的平板均系后加,这也使之成为已知古代青铜器中的孤例。

雷雨介绍,在3号坑其实有大批改制的青铜器,古蜀人按照自己的理解对尊、罍进行了一些改制,出现了一些新的器型。三星堆1号、2号“祭祀坑”发掘者、四川文物考古研究院原副院长陈显丹认为,新的器型既和中原有密切的关系,也是古蜀文明的自我创新,变为古蜀的一系列的礼器,或者叫神器。


遗址首次发现3000多年前丝织残痕


此次对三星堆遗址的新考古发掘,与包括中国丝绸博物馆在内的33家高校文博单位科研院所展开了合作。据悉,从三星堆送抵中国丝绸博物馆检测的16件青铜残件中,共有5件发现蚕丝蛋白。中国丝绸博物馆团队的专家通过显微观察,初步认为在4号坑灰烬中发现的丝织品痕迹,“可能附着于青铜器的表面”;同时,利用酶联免疫技术检测到4号坑灰烬层有蚕丝的蛋白,“说明4号坑曾经存在丝绸”。由此说明3000多年前,古蜀人已经开始使用丝织品,这在四川地区属首次发现。

中国丝绸博物馆技术部主任周旸介绍,“找丝”有三种语境:一个在遗址里,代表生活场景;一个是墓葬里,代表丧葬习俗;更高层面则在“祭祀坑”,沟通天地人神。在三星堆“祭祀坑”里找到丝,从某种程度上说明丝具有形而上的功能,同时印证了中国丝绸起源的观念。

“蚕即天虫,沟通天地,启迪生死。正是这种独特生死观,给予中国人动力和热情去驯化野桑蚕。”周旸推测,丝绸最初可能并非日常使用,而是“事鬼神”。为了保证天地之路的通畅,为了受人敬重的蚕蛾能够循环往复,先民开始建立蚕室,精心饲养蚕虫。


(原文有删减)


来源:《中国文化报》2021-03-22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