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经管 > 财经评论

2020中国数字城市百强研究白皮书

王晓宁(赛迪顾问数字转型研究中心)
管理商学院


随着新一代信息技术与城市发展深度融合,数字化转型发展成为城市经济社会发展的重要趋势,数据资源逐渐成为重要的生产资源。

为抢占城市数字化、智慧化发展先机,各地方紧抓新一轮新兴技术变革所带来的巨大机遇,深入推进城市交通、医疗、生态环保等多个领域的创新发展,在城市数字化建设方面形成了多元尝试、多样创新、百花齐放的局面。

2020年12月18日,由赛迪顾问数字转型研究中心编制的《2020中国数字城市百强研究白皮书》正式发布。该研究对我国数字城市建设的整体情况、建设内容、建设重点等进行系统、全面梳理和评估,对数字城市相关问题进行了深入分析及权威预判。


一、数字城市内涵与评价体系设计

数字城市是城市借助ICT技术,构建各类信息基础设施和应用能力,与城市场景资源进行耦合,实现数字世界±物理城市±的融合共生。赛迪顾问认为,“新基建”叠加后疫情时代下,对于我国数字城市建设提出了新的要求。数字城市的建设是城市数字化转型的过程,不仅仅是我国城市发展的趋势,更是我国经济社会发展的内在需求,城市数字化表现在产业发展、城市建设、政府管理、社会治理、公共服务等各个方面。

赛迪顾问为探索城市数字化转型特色,总结典型城市数字化转型先进经验,采集全国293个地级市数据。基于我国城市数字化转型的发展现状,通过指标量化分析,对我国数字城市的发展状况进行深入研究,在数字城市建设总体框架的基础上,构建了一套数字城市评价体系,作为我国数字城市建设的指导与参考依据。该评价体系围绕数字经济、数字治理、数字政务、数字民生、数字创新、数字基础等6个方面,包含14个二级指标,34个三级指标,涵盖数字产业发展、社会治理、政务服务、民生服务、数字创新和数字基础等方面内容,以全方位评价城市数字化水平,最终形成数字城市百强榜单。


二、全方位分析数字城市百强特征

1.全国城市数字化水平东高西低

从区域分布看,我国数字城市百强主要分布于华东、华中、华南地区,占比达到70%;其中,华东地区占据数字城市百强数量超过30%。

注:华东包括上海,江苏,浙江,山东,安徽;华中包括湖北,湖南,河南,江西;华南包括广东,广西,海南,福建;华北包括北京,天津,河北,山西,内蒙古;西南包括四川,重庆,贵州,云南,西藏;东北包括辽宁,吉林,黑龙江;西北包括陕西,甘肃,新疆,青海,宁夏

图1 12020年数字城市百强区域分布


2.各细分领域数字化差异化发展

当前,我国城市数字化以数字政务、数字基础、数字治理等领域建设为重点,相关领域建设水平较高,但数字民生领域建设能力相对较弱,亟待进一步增强。从百强城市能力比较来看,各细分领域建设能力存在不同程度差距,其中数字创新、数字政务、数字经济差距最为明显。

3.城市数字化水平呈现梯队分布

我国城市数字化发展水平与城市经济规模关联性较强,城市数字化能力与城市经济水平大致形成线性分布形态。北京、上海、广州、深圳作为我国经济发展水平“超一线”城市的代表,在城市数字化发展中处于领先地位。从我国数字城市百强划分来看:

·单元数字化(60-70.0分,62个):处于该阶段的城市数字化能力集中解决城市信息设施建设、局部单元业务透明度和流程问题;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初步展开,数字化对局部业务具有一定的赋能作用。但是,跨部门、跨业务、跨区域协同能力较弱。

表1 2020数字城市百强


表2 数字城市评价体系


图2 2020年六大领域数字化建设能力


·能力协同(70.1-85.0分,33个):处于该阶段的城市信息基础设施建设方面相对完备,解决了城市主要业务单元信息流转问题,具有一定数据共享基础;新一代信息技术应用比较深入,信息技术对核心业务赋能作用比较突出。整体来看,城市跨部门的业务协同能力已经形成。

·生态创新(85.1分以上,5个):该阶段内,城市数字化能力覆盖大多数单元,城市建设方面更加侧重于场景化应用的持续创新;信息共享基础较好,新一代信息技术对社会经济发展起到明显的拉动作用。


三、数字城市细分领域分析

数字政务

各地方政府围绕简政放权、深化放管服改革等方面,不断创新管理手段和服务方式,通过信息化、数字化手段提升便民利企水平,涌现出一批具有地区代表性、创新模式特征的数字政务领域典型城市。数字政务百强典型城市如下:

典型城市深圳:领军城市数字政务创新“标杆”

·率先提出“秒报秒批一体化”模式,将申报端“秒报”和审批端“秒批”相结合的政务服务新模式;

·通过刷脸或合规授权读取个人或企业电子证照或相关后台数据;

·已实现54项政务服务事项申报秒填写、审批秒办结,提供全流程自动化办理。

典型城市济南:自贸试验区“链上”营商服务新模式

·政务服务流程优化,打造“区块链+政务服务”平台;

·创新跨部门、跨窗口的事项“上链”优化整合;

·全面推行“多诺合一、多审合一、多验合一”审批模式。

典型城市晋城:中西部地区政务服务基层延伸典范式

·建立覆盖市县乡(镇)村四级的政务服务体系;

·全面梳理县乡(镇)村三级行政审批和公共服务事项清单;

·打造“前台综合受理、后台分类审批、统一窗口出件”的集约化服务模式,办事效率提升66%。

图3 2020数字政务百强城市


数字治理

我国各地方城市数字化建设已覆盖交通治理、环境保护、城市精细化管理、区域经济等诸多城市治理领域,形成了以“城市大脑”为核心的数字治理新模式。数字治理百强典型城市如下:

典型城市上海:“一网统管”打造城市全域治理一张网

  ·构建城市全域五级城运中心和信息平台体系,实现“一屏观天下、一网管全城”。

  ·“一网统管”平台实现疫情数据实时获取、更新,实现基层精细化智能化防疫管理。

典型城市杭州:“城市大脑”智慧化治理创新“领导者”

·全面接入警务、交通、城管、卫健、应急、基层治理等业务系统;

·推出先看病后付费、停车先离场后付费等11个重点领域48个应用场景、155个数字驾驶舱,实现场景化数字治城;

·国内首创健康码、亲清在线、民生直达等数字化服务平台,为复工复产提供数据服务和技术支撑。

典型城市郑州:“城市大脑”打造中部城市发展新模式

·建成涵盖统一大数据计算平台、视觉计算平台、物联网平台、区块链平台、数据中台、业务中台等六大数字城市基础设施平台;

图4 2020数字治理百强城市


·实现14个部门、18个业务领域的智慧模块建设;

·多领域数字防疫系统,构建城市横向联通、纵向治理的闭环体系。


数字民生

从建设内容来看,城市数字民生领域主要围绕深度挖掘民生数据资源价值、创新数字民生服务产品等方面,满足群众个性化、多样化数字服务需求,涌现出深圳、广州、福州等数字民生领域创新城市。数字民生百强典型城市如下:

典型城市广州:首创电子健康信息“身份通行证”

·医疗服务数字化,实现“一码通用”“一网联通”“一键诊疗”“一站会诊”和“一体服务”;

·在全国率先打造了“广州健康通”,运用大数据和AI人脸识别技术,实现“一码通用”全流程健康服务;

·初步建成全市医疗卫生机构“一网联通”。

典型城市福州:“e福州”打造15分钟便民服务圈

·构建疫情监测、核查、人员管控等为一体的“e防控”体系;

·基于健康医疗大数据打造跨区域智慧医疗服务平台;

图5 2020数字民生百强城市


·推进专病专科大数据分中心建设,为后疫情时代的公共卫生信息化应用提供坚实的基础。


数字创新

我国数据要素市场化发展背景下,数据要素叠加生态、平台、经济、区域协同、制度创新等多领域新型要素融合发展,城市在体制机制、技术应用等方面不断创新。数字创新百强城市如下:

典型城市北京:“链上”应用推进城市数字化协同

·将各类证照关键特征值上“链”,构建一方授权自证、多方验证认证的可信体系;

·打造了目录区块链系统,打通全市政府间的数据共享权限和管理,创新国内首个基于区块链技术的专注政府数据交换治理尝试的项目。

典型城市贵阳:“数字孪生”赋能城市转型发展新动力

·基于“孪生城市”建设模式探索,规划建设“数博大道”,建设一条全长20公里的数字孪生城市试验场;

·基于5G技术探索智慧交通管理、智慧市政管理、智慧消防、智慧安防、智慧医疗、智慧校园、智能制造、智慧园区及智慧社区等应用场景落地。

图6 2020数字基础百强城市


数字基础

立足“新基建”,各地方持续围绕推进基础设施数字化、智能化升级,着力推进数据资源的跨区域、跨部门、跨层级流动,深入挖掘数据赋能价值,形成一批数字基础实力强劲的典型城市。数字基础百强典型城市如下:

典型城市重庆:打造政务数据资源价值挖掘“新高地”

·探索实行“云长制”,打破“数据壁垒”、破除“数据孤岛”,不断提升数据“上云”水平;

·建立共享、共用、共连的云服务体系;

·紧抓政务数据开放共享要求,探索建立政务数据技术标准支撑及服务体系。

典型城市呼和浩特:构建数字城市智慧化应用支撑体系

·推进大数据中心、政务云平台、数据共享交换平台等基础设施建设,构建城市“数字底座”;

·基于各个部门业务专题数据库,通过数据共享交换平台,实现应用数据下沉到资源中心,逐步建立完善全市基础数据库。

典型城市攀枝花:推进实现数据开放价值最大化

·攀枝花市大数据中心与四川省共享开放平台实现对接,统一提供查询核验、批量交换等数据共享交换服务,支撑跨部门、跨地区、跨层级的数据共享与业务协同应用。

·数据开放平台开发基础数据库、发改委信用平台、信访大数据平台、一网通办“存量房交易”、康养护照健康码等方面的数据应用支撑。


四、新阶段我国数字城市发展趋势

现阶段,我国经济社会发展面临国内外复杂发展形势的考验,“新基建”叠加后疫情时代下,必然促使城市数字化转型,探究创新发展道路。因此,城市数字化转型需要借助新兴技术,构建以“新基建”为基础的城市“全域数字化体系”,为城市建设发展提供强有力的支撑,创新城市精细化发展新格局。

1、加大新兴技术应用,拓展城市数字场景化应用

作为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的重要部分,数字城市将随着传感网、区块链、物联网等新兴技术的应用不断创新。城市常态化防疫作为现阶段我国地方城市治理的重要工作,将进一步推进高精度、新型传感器、低成本RFID技术、智能仪器仪表技术等新型感知技术的开发和应用,构建可视化、实时数据传输的城市智能化管理“大脑”,实现城市交通治理、环境保护、城市管理、区域经济等多个领域的精细化管理。

2、城市生态持续完善,数据治理水平将大幅提升

未来数字城市发展,需要在现有大数据平台、数据中台的基础上,加大人工智能、物联网的融合力度,不断强化数据治理能力,构建数据采集、数据传输、数据管理、数据清洗、数据应用等全流程管控体系。城市数字化转型,需要完善数据管理、共享等方面的体制机制,实现数据共享开放的价值最大化。同时,需要不断强化城市数字化过程中数据的场景化、类型化融合应用。

3、聚焦城市微单元,助力构建基层精细治理体系

我国经济社会发展过程中场景化应用需求越来越明显,以城市“微单元”作为精细化治理切入点,强化数字化、智能化技术手段的基层延伸与应用。聚焦社区、街区、楼宇等城市微单元,基于数字孪生建设模式,通过城市信息化管理系统的功能延伸,及时、全面、准确掌握所管辖区域内的疫情基本态势,实现基层组织的可视化、数字化、智能化管理,有效提升城市微单元应对突发事件的管控能力,增强基层微单元数字化治理能力。

4、城市数字化持续下沉,中小城市面临转型新契机

受新冠肺炎疫情的影响,城市数字化发展持续下沉,为中小型城市数字化、智能化发展提供了重要的发展契机。一方面,中小城市需要不断发力数字经济发展,以产业、企业数据要素市场化发展为核心,通过数字化转型来创造新的经济发展模式,构建“城市—区县—园区”的数字化协同发展模式:另一方面,新兴技术的应用不断深入,城市精细化治理趋势越来越明显,城市的宏观决策和街道、社区的微观精细治理以及城市大脑的衍生产品得以沉淀,推动人们的生活观念、生活方式等发生深刻的变革。

来源:《互联网经济》2020年12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管理商学院

在这里精益你的商业思维

1096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互联网经济 2020年第12期

主办:中国电子信息产业发展研究院;赛迪工业和信息化研究院(集团)有限公司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