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文化 > 语言文字> 咬文嚼字

咬文嚼字:说“子女”“儿女”

富金壁
文化纵横

  古文“子”的字形,就像初生儿的形状,头顶有囟门,有胎发,两只小腿儿。就指孩子,也单指女孩儿。如《诗经》中常说“之子于归”,就是“这个姑娘出嫁”。后来常特指儿子、男子。

古书常说“子女”。子是幼儿乃至青少年的统称,是大名;女指女子,是小名。子女的本义是女儿(如同子男意思是儿子一样)—古汉语的构词法,有一种“以大名冠小名”,“子女”“子男”即其例。但后人往往误解。

如《战国策·赵策》载鲁仲连向平原君论述尊秦为帝之害,说秦一旦称帝,“彼又将使其子女谗妾为诸侯妃姬”。即说秦王将把自己的女儿、善进谗言的姬妾嫁给诸侯作妃姬,以控制他们。

《诗经·大雅·大明》:“文王嘉止,大邦有子。”郑玄笺:“文王闻大姒之贤,则美之曰:‘大邦有子女,可以为妃。’乃求昏。”这“大邦有子”,也即郑玄所云“大邦有子女”,指当时殷王的女儿(参骆宾基《诗经新解与古史新论》)。

《汉书·武五子传》载,汉武帝子广陵厉王刘胥有大罪,天子遣廷尉、大鸿胪讯问。“胥既见使者还,置酒显阳殿,召太子霸及子女董訾、胡生等夜饮”。唐颜师古注:“董訾、胡生皆女名。”即说他在死前召集儿子、女儿宴饮。

汉代匈奴威胁北边,谋士娄敬早就劝汉高祖把嫡长公主(鲁元公主)嫁给单于,并多送陪嫁品。因匈奴贪婪,一定羡慕,而以汉公主为阏氏(音yān zhī,匈奴王妃),生子必为太子,代单于。单于在,就是汉帝女婿;死,汉帝外孙作单于—哪里听说孙辈敢与爷爷平起平坐呢?这个主意不错,可吕后舍不得,哭着说:“我只有一子、一女,为什么要抛弃给匈奴!”于是汉高祖就用家人女儿冒充公主,嫁给单于,以后历代都如此;虽是冒充的,但是对外都称公主。所以《汉书·武帝纪》载汉武帝语:“朕饰子女以配单于,金币文绣赂之甚厚。”“子女”仍是“女儿”之意。

“子女”又从“女儿”义引申指青年女子、美女。《左传·僖公二十三年》载楚王归还晋国战俘知,非要他说出回国之后将何以报恩,知说:“子女玉帛,则君有之;羽毛齿革,则君地生焉。”意思是美女珍宝,您自己有;其他珍贵特产,您的领土自有出产。还用我送给您吗?《墨子·非攻下》揭露那些好攻伐他国之君的虚伪借口,是“我非以金玉子女壤地为不足也”。金玉子女,也即相当于知所说“子女玉帛”;金玉子女壤地,是古代荒淫君王的共同爱好。《韩非子·八奸》即说:“人主乐美宫室台池,好饰子女狗马,以娱其心。”故春秋时吴越争霸,越战败,越王勾践派文种向吴王夫差屈辱求和,“愿以金玉子女赂君之辱”(《国语·越语上》),为首的美女即西施。《吕氏春秋·先己》篇也说:“琴瑟不张,钟鼓不修,子女不饬。”这些“子女”显然都是作为男性统治者玩物的美女,属“以大名冠小名”例。三国吴学者韦昭注《晋语四》“子女玉帛,则君有之”,即说“子女,美女”,当然是正确的。而《左传·僖公二十三年》“子女玉帛,则君有之”,杨伯峻注:“子女盖指男女奴隶。”《汉语大词典》采其说,恐怕就不符合实际情况了:古代统治者对“男奴隶”是没有多大兴趣的。

子女,与“女子”(古代又叫“女子子”)义同,也是“女儿”之意。但所不同者,“女子”“女子子”为以小名冠大名。“女子”从“女儿”义再引申,为女性。

儿,繁体字为“兒”,许慎《说文解字·儿部》:“兒,孺子也,从儿,像小兒头囟未合。”“头囟未合”指的是“兒”的上半部分,下半部分“儿”(音rén)也是人形。

儿女子,乃又一“以大名冠小名”例。“儿”有“小孩儿”义,儿女子,是贬称妇女之辞。《史记·淮阴侯列传》记汉高祖刘邦出征平叛,韩信在长安谋反。吕后与萧何定计,把韩信骗到太后长乐宫,武士逮捕韩信,就把他斩首于长乐宫钟室。临死,韩信叹息说:“吾悔不听蒯通之计,乃为儿女子所诈!”“儿女子”即骂吕后。《史记·高祖本记》载,刘邦未起兵前,不过是沛县一个亭长,游手好闲,好说大话。可是县令的朋友吕公却看上了刘邦,要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就是后来的吕后)嫁给他。吕媪责备吕公不该把女儿许给刘邦这个无赖,吕公说:“此非儿女子所知也。”“儿女子”为吕公蔑称吕媪。又《汉书·王嘉传》载,哀帝使者逼迫丞相王嘉饮毒药自杀,王嘉掷药杯于地,说:“丞相岂儿女子邪?何谓咀药而死!”是说堂堂丞相不能像女人那样饮药自杀。又《后汉书·来歙列传》载大将来歙被刺客刺成重伤,剑插在身体上。同僚盖延见之哀泣,来歙叱盖延说:“欲相属以军事,而反效儿女子涕泣乎!”是叱责盖延像女人那样爱哭。又说成“儿女”。如《三国志·魏书·贾诩传》“唯汉阳阎忠异之”,裴松之注引《九州春秋》曰:“昔韩信……拒蒯通之忠,忽鼎跱之势,利剑已揣其喉,乃叹息而悔,所以见烹于儿女也。”“见烹于儿女”,即指被吕后所杀。又说成“儿妇人”。如《史记·陈丞相世家》载,吕后妹吕媭谗陈平,陈平用计获得吕后信任,吕后就当着吕媭面对陈平说:“鄙语曰:‘儿妇人口不可用。’”“儿女”“儿妇人”的构词方式也是“以大名冠小名”。其本义是小姑娘、少女,犹今口语中对小姑娘的鄙称“小丫头”,对妇女则用“儿妇人”“儿女子”作鄙称,犹今口语中的“小女人”“小娘们”。

小姑娘、少女的特点是爱哭、好害羞忸怩、好窃窃私语(由此有“儿女泪”“儿女态”“儿女语”等语。《汉语大词典》:“儿女态,儿女间表现的依恋、忸怩的情态。”误,又失收“儿女泪”“儿女语”等条目)。

唐王勃《送杜少府之任蜀州》:“无为在歧路,儿女共沾巾。”一般以为“劝杜不要因离别而悲伤,像青年男女一样别泪沾巾。”《辞源·儿部》《汉语大词典·儿部》也皆释“儿女”为“青年男女”,举王勃该诗句为证,似乎已成定论。但这样解释难通:青年女子自然好流泪,青年男子则不见得,“男儿有泪不轻弹”嘛!宋辛弃疾《满江红·送李正之提刑入蜀》词也说:“儿女泪,君休滴。”宋苏轼《答陈季常书》:“彼此须髯如戟,莫作儿女态也。”“须髯如戟”是男儿态,与“儿女态”正相对。证“儿女”为小姑娘。

《西厢记》第五折《崔莺莺夜听琴》:“其声低,似听儿女语,小窗中,喁喁。”语本韩愈《听颖师弹琴》:“昵昵儿女语,恩怨相尔汝。”“儿女语”是指小姑娘间的窃窃私语。

这里还有一个故事,《史记·魏其武安侯列传》记灌夫在席上向有仇隙的武安侯敬酒,武安侯不肯喝,灌夫怒。敬酒至临汝侯,临汝侯正与程不识耳语,又不避席。灌夫正无处泄愤,就骂临汝侯说:“生平毁程不识不直一钱,今日长者为寿,乃效女儿呫嗫耳语!”日人泷川资言《史记会注考证》引中井积德曰:“女儿谓女子也。”又引王先谦《汉书补注》语:“耳语,乃女儿态也。”“女儿”“女子”的构词方式是“以小名冠大名”,义皆为“女孩子”“小姑娘”。女儿呫嗫耳语,即是小姑娘间咬耳朵说悄悄话,也即“儿女语”。

当然“儿女”也可以指男女,这是人所共知的。而本文上述“儿女”“子女”的古代用法,则特别值得注意。

有件小事可说明古人、今人对“儿女”一词之理解差异:清文康著名小说《儿女英雄传》,主角是侠女何玉凤,改名十三妹,出入江湖,为父报仇。因她与另一女子张金凤相识,后又同嫁书生安骥,故其书又名《侠女奇缘》《金玉缘》——可见“儿女英雄”指的是少女何玉凤、张金凤。而今人孔厥、袁静合著的小说《新儿女英雄传》,主人公却是英雄男青年牛大水与女青年杨小梅。此亦发人深思也。


来源:《文史知识》2018年第10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文化纵横

开卷看典,览多方视野,触文化根脉,探世间玄机。

3954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文史知识 2018年第10期

主办:中华书局有限公司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