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词> 咏物诗词

宁可枝头抱香死——古典诗词中的花寄托着多少种情感

韩涛;郭宇晶
腹有诗书

中国古代诗人喜欢通过诗词歌赋描绘生活、表达情感。诗人多寄情于物、借物抒情,因此古典诗词中出现了大量隐喻表达。文章以含有“花”这一意象的诗句为语料,基于认知视角探究诗句背后“人是花”“情感是花”“品质是花”等概念隐喻,通过对诗句中有关花隐喻的分析,理解隐喻表达背后的思想情感,探究古代诗人在诗词中偏好用“花”这一意象的因由,加深对古典诗词内涵与文化的认知。

传统修辞学将隐喻视为一种修辞手法。然而,随着认知语言学的兴起,越来越多的学者开始重新审视这一传统隐喻观。特别是《我们赖以生存的隐喻》一书颠覆了植根于西方数千年的隐喻观。虽然众家对隐喻的划分、研究目的等看法尚不统一,但在隐喻的认知功能上基本取得共识,即“语言在本质上是隐喻式的”,隐喻是“人类思维的基本方式”。概念隐喻通常包含源域和目标域两个域。人们往往把生活中已知的、具象的概念(即源域)投射到难以识解的目标域上。此外,隐喻寓身于相似性,这种相似性基于人类的感知。即隐喻之所以能将两种不同事物进行关联,是因为我们在认知两种事物时产生了相似的联想(王文斌,2006)。本文拟以概念隐喻理论为理论框架,对中国古典诗词中有关花的隐喻进行相关探究,以期理解语言背后的思想情感、探究古代诗人在诗词中偏好用花这一意象的因由,加深对古典诗词内涵与文化的理解。

 

一、花的隐喻

 

(一)情感隐喻

 

花作为一个常用意象,经常出现于植物隐喻诗中。以花喻人,用花的植物特性比喻人的品质、品格;用花开花落的自然特征比喻人从生到死、命运由盛转衰的过程。以花喻情,借欣赏鲜艳盛开的花朵赞美风华绝代的美人;以慨叹花的衰败凋零抒发自己的愁绪与哀思。下面以两首古诗为例,通过分析源域“花”到目标域的映射关系,结合诗的创作背景,理解与感知诗人想表达的思想情感。

 

(1)“寻常百种花齐发,偏摘梨花与白人。今日江头两三树,可怜和叶度残春。”(元稹《离思》)

此诗为唐代诗人元稹悼念亡妻所做的《离思五首》之一,以花喻人表达自己对妻子的赞美与思念。“寻常百种花齐发,偏摘梨花与白人”一句中,“百种花”与“偏摘”既指百花丛在诗人眼里只是“寻常”,不为其所动,也指在众多女子中诗人对妻子那“除却巫山不是云”的喜爱。此处借梨花隐喻妻子,因为二者具有相似性:一是梨花洁白无瑕,正如皮肤洁白的妻子。二是梨花的植物特性与妻子的内在品质有着相似性。梨花与富贵的牡丹、粉红的桃花、醉人的丁香相比,既无贵气之感又无艳丽颜色,更无扑鼻芳香。但诗人恰恰中意的是梨花的这种清新与淡雅,不争奇斗艳却悄悄绽放枝头的特点。恰如与自己相濡以沫多年的、出身富贵、端庄贤淑却不慕虚荣的妻子。在自己尚未获取功名时便嫁给自己,和自己过贫苦的生活亦无怨言。诗人选择洁白、淡雅的梨花赠与妻子,借梨花表达对妻子品格的赞美,同时也含有对妻子不离不弃、多年相依的感动与感谢之情。后两句笔锋一转,“今日江头两三树,可怜和叶度残春”,借梨花凋零的残春景象比喻妻子离世后自己的孤寂,饱含对妻子的无限追思与怀念。在诗人意识中,妻子与梨花相似处颇多,因此在其离世后,诗人再见梨花树的残景,自然联想起妻子如凋谢的梨花一般失去生命。诗中还用失去了梨花装点的树和叶隐喻失去了爱妻的自己——形单影只、无人相伴。

 

(2)“自恨寻芳到已迟,往年曾见未开时。如今风摆花狼籍,绿叶成阴子满枝。”(杜牧《叹花》)

相传杜牧早年游湖州时结识一名十余岁女子,与其母约定十年后前去迎娶。而十四年后杜牧出任湖州刺史,来寻此女子时却遗憾地发现她已经结婚生子。诗中用花比拟佳人、用寻芳隐喻寻找佳人,体现了花与佳人的相似性。“往年曾见未开时”一句中,含苞待放的花隐喻待字闺中的佳人,此时的花与人均未到最富有魅力的阶段,即给人一种尚未成熟的青涩以及让人充满期待的未知感。而不巧诗人错过了期待已久的那花开的春天,这最让人感到惆怅与不如意,也暗含着对于错过佳人的懊恼与惋惜之意。“风摆”一词既指自然中的风雨摇摆,亦指时间上的变化。“花狼藉”表面上看是花因风吹雨打而凋零,实则隐喻佳人在经历十多年的世事变迁后已为人妇的事实,所以对诗人而言佳人妙龄已过。或许是因为已为人妻、为人母的身份转换,让曾经的佳人看起来不再光彩照人;也或许是因为她成为了他人之妇,所以若她还是那朵花,也不能再为自己绽放美丽。“子满枝”一词更是一语双关,既指花谢后枝繁叶茂、果实累累的景象,又暗指佳人婚后已生儿育女的现实。诗人已“叹花”为题,巧妙而生动。表面上看叹的是自然界从含苞到凋零的“花”,实则叹芳华已逝、与自己有缘无分的那位女子,更暗含对“寻芳迟”而追悔莫及的自己的哀叹,委婉含蓄,意味深长。

 

(二)明志隐喻

 

在众多植物隐喻诗中,诗人除喜欢“以花传情”外,还常“借花明志”。即作为意象的不同种类的花,往往含有不同内涵特征,表达相对固定的志向与情感。如众所周知的“四君子”中的梅、兰、菊便是隐喻诗中常见意象。梅花“一身傲骨”,兰花“空谷幽放”,菊花“淡薄飘逸”。下面以借花明志的古诗为例,对其中的明志隐喻进行分析,将花本身具有的植物特征与被人们赋予的文化寓意进行结合,分析隐喻表达效果,理解和感知诗人对高洁品格的赞美与追求。


(3)“花开不并百花丛,独立疏篱趣未穷。宁可枝头抱香死,何曾吹落北风中。”(郑思肖《寒菊》)

郑思肖是南宋末年爱国诗人,此诗作于南宋灭亡之后,那时他隐居于苏州寺庙中,并立志终身不仕。诗人以菊花隐喻自己。“不并花丛”“独立疏篱”点明菊花有着独自在秋天绽放的特点,隐喻自己不依附权贵、不与他人同流合污的高洁品质。“抱香死”指菊花凋谢后花瓣不落,即使枯萎仍系于枝头的自然特性,结合当时南宋已亡的时代背景,诗人借菊花这一特性隐喻自己在亡国后仍不忘民族气节的一身正气。“何曾吹落北风中”一句,“北风”隐喻来自北方的元朝统治者,北风凛冽而蒙古统治集团残暴。即使这样自己也如“抱香死”的菊花一般,忠于故国、宁死不屈。该诗与其他赞美菊花不俗不艳的诗词不同,诗人抓住菊花“抱香死”的植物特性隐喻自己忠贞不二的爱国情怀,更添一种“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悲壮之感。

 

(4)“驿外断桥边,寂寞开无主。已是黄昏独自愁,更着风和雨。无意苦争春,一任群芳妒。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陆游《卜算子·咏梅》)

此词为南宋诗人陆游名作,以零落成泥、饱经风霜的梅花比喻仕途坎坷但爱国情怀矢志不渝的自己。上阙写梅花经历的惨境与落寞,“断桥边”“寂寞开”,描写了梅花生长的自然环境——人迹罕至的荒凉郊外。寂寞的梅花与自己的相似性,即无人赏识只能孤芳自赏。下阙写梅花深层次的文化寓意。“群芳争春”比喻朝廷主和派和投降派在皇上面前阿谀奉承的姿态。而“无意苦争春”一句借群芳与梅花的区别,道出朝廷众多邀宠谄媚之徒与性格孤高的诗人之间的差异。梅花在寒冷冬天悄然绽放,不与百花在春天争奇斗艳,然而即使这样梅花仍摆脱不了群芳的“嫉妒”。正如诗人一样,无心奉承只想收复山河,却被人误解、仕途坎坷。最后一句“零落成泥碾作尘,只有香如故”是借对梅花精神的赞美来隐喻自己对爱国志向的追求。梅花历经摧残、践踏的悲惨命运后仍留一缕清香,由梅花的命运诗人联想到自己的命运。主张作战却遭到主和派的打击,收复失地的愿望虽无法达成,却如留下了芬芳的梅花一样,身处逆境也依然坚持高尚品格。

 

二、古代诗人偏好花隐喻的因由

 

文人自古便有“托物言志”和“借物喻情”传统,比喻在古典诗词中运用广泛(冯全功、李琳,2017:58)。尽管我们只选取四首诗词作为分析语料,但大量阅读相关诗词后发现,“花”这一意象在古诗词中经常出现。那么,我们要追问的是,古代诗人偏好花隐喻的因由何在?基于认知视角,我们认为其中因由大致如下:首先,花是人们看得见、摸得到的、身边几乎随处可见、大自然中存在的“实体”。花真实可见,但人的情感万千、错综复杂、难以言明。概念隐喻理论认为,人们爱用生活中已知概念去感知难以识解的抽象概念。因此在外界客观环境与诗人主观感知的共同作用下,催生出众多新鲜的情感隐喻(冯全功、李琳,2017:58)。在花的隐喻中,“花”这一实体成为了诗人抽象情感的载体,通过花的隐喻可以让本来复杂抽象的情感和难以明确定义的品格变得具象化。

其次,花与人在某种程度上有着相似性。古诗词中花隐喻主要有两种:一用花隐喻人,二用花开花落隐喻人从生到死,也多用花谢花残隐喻美人迟暮。花是美人,因为花朵盛开之美与美人(容颜)内在之美都有让人赏心悦目的共同点。如李白的《妾薄命》中写到“昔日芙蓉花,今成断根草”,这里用美艳的芙蓉花隐喻得宠时的汉武帝皇后陈阿娇。用花开花落隐喻人从生到死是因为,花的自然生长过程与人成长过程有相似之处,花从含苞、开放到枯萎的过程正如同人从青涩、成熟走向衰老的过程。如《红楼梦》的《葬花吟》中“试看春残花渐落,便是红颜老死时;一朝春尽红颜老,花落人亡两不知”,便是用花的命运隐喻人的命运,春残花败也指人的容颜老去、生命结束。

此外,古代诗人借物言志是因不喜直接表露内心,而倾向于含蓄、间接地抒发情感。意象具有多义性、模糊性及传承性的特征(吕婷,2013)。花作为重要的意象,具有传承性特征。如梅、兰、菊是花隐喻诗中常出现的几个意象,这是因为自古文人便赋予这些花以相对固定的文化寓意,后朝历代诗人在写诗时也会沿用这些意象寓意。而为何梅、兰、菊等花会被赋予文化寓意,用于比拟高洁品质呢?这是由于这些花的某些植物特性与人的某种性格、品质有着相似性。如菊花在秋天绽放,梅花在冬天盛开,花期与百花不同、不与群芳争春,这一特性自然让人联想到不附庸风雅、不同流合污之人。如兰花没有夺目的艳丽色彩、没有硕大的花朵,让人联想到为人低调、高洁文静的气质。

本文运用概念隐喻理论,以四首带“花”的古诗词为例对其中的隐喻表达进行考察后发现,花隐喻的使用除能给读者美感外,在表达效果上也能让情感表达变得委婉含蓄、意味隽永。最后,本文阐释了古代诗人偏好用花隐喻的因由,既与古人喜欢借物传情、委婉表达的传统有关,又与人和花之间存在的相似性紧密关联。人与花的相似性大致有二:1.花的生长过程与人的成长过程存在相似性;2.花的自然植物特性和人的品质品格存在相似性。

(原标题:中国古典诗词中的花隐喻)

 

来源:《汉字文化》2021年第05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