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文化 > 饮食文化

红楼饮食那些小事

《红楼梦》里不仅有诗和远方,也汇集了无数美食和各色饮食男女以及他们的动人故事。《红楼梦》中用了大量的篇幅描写了各种饮食酒馔,融汇了大江南北、三山五岳的各派饮食之精华,凸显了贾家豪奢气派。据不完全统计,小说中描述的食物多达186种,共分为主食、点心、菜肴、调味品、饮料、果品、补品补食、外国食品、盥沐用品九个类别(蒋荣荣、朱邦华、朱家镇编著《红楼美食大观》)。它们共同构筑起红楼独特丰富的饮食体系,而从饮食的角度更是打破了贵族之家“高冷”的表象,串联起一个个具有烟火气的故事,构成了独特的叙事链条。

莲叶羹描写己卯本《红楼梦》第三十五回


宝玉挨打与费尽心思的莲叶羹

宝玉挨打是《红楼梦》中一段著名的情节,第三十三回中,贾政下狠手打了宝玉板子,引来王夫人、贾母先后哭劝,荣国府家宅内由此而生一场大乱,看似昭穆有序的诗礼之家,父子、母子、嫡庶、主仆之间的矛盾乍然一现。

不过,宝玉挨打后反而因祸得福,贾母等人每日看望问候,疼爱更胜往昔,宝玉对着贾母等人就提出想吃莲叶羹,于是贾母马上催着凤姐去张罗。凤姐马上寻找做汤用的模具,可惜贾家家大物杂,找了厨房找茶房后来还是管金银器皿的人送来了,“原来是个小匣子,里面装着四副银模子,都有一尺多长,一寸见方,上面造着有豆子大小,也有菊花的,也有梅花的,也有莲蓬的,也有菱角的,共有三四十样,打的十分精巧。”凤姐不等人说话就卖弄地介绍起此汤的来历做法:“这是旧年备膳,他们想的法儿。不知弄些什么面印出来,借点新荷叶的清香,全仗着好汤,究竟没意思,谁家常吃他了。”的确,在饮食上花费如此心思实在令人咂舌,就连经多见广的薛姨妈也说:“你们府上也都想绝了,吃碗汤还有这些样子。”

莲叶羹做好了,作者没具体写汤的美味,反而在宝玉喝汤的过程中铺叙了一段小故事。王夫人看到玉钏在侧,就让她给宝玉送汤去,忽略了她的姐姐金钏刚刚因为宝玉断送了性命。玉钏无奈送汤,终究无法做出欢喜之态,“满面怒色,正眼也不看宝玉”。宝玉此时的心思已经不在吃食上,反而打叠起全副心神讨好玉钏,终于哄得玉钏亲自尝了尝汤,又伺候着喝汤。因为与傅家打发来探望的婆子说话,玉钏手里的汤碗翻在了宝玉手上,宝玉赶着问玉钏疼不疼。后文交代,玉钏在姐姐祭日偷偷掉泪,见到宝玉也不搭理,再多的安慰也无动于衷。宝玉期望求得玉钏的原谅,可是他又怎能左右玉钏的所思所想,姐姐的惨死,又怎能说原谅就原谅。宝玉在他的人生中第一次感受到自己力量的弱小,他虽有一片痴心,却并不能保护身边的女孩子。玉钏的存在,时时提醒宝玉曾经的过失,在那清甜的夏日莲叶羹汤中掺入了难言的苦涩。

 

黛玉的心事与“吃茶”

黛玉与宝玉自小耳鬓厮磨、青梅竹马,所以每每互相试探,生成些求全之毁,不虞之隙。二人之间的纠缠烦恼,正应着贾母那句“不是冤家不聚头”,一时吵一时好的态度也泄露了恋爱的秘密。第二十九回,凤姐、李纨等人都到怡红院探望宝玉,凤姐问起来送给大家的暹罗进贡的茶叶味道如何,众人均不大喜爱,宝钗认为“味倒轻,只是颜色不大好些”,凤姐觉得“也没什么趣儿,还不如我每日吃的呢”,唯独黛玉说“吃着好”。暹罗是泰国古名,也是产茶之国,贾家女眷享用的贡茶,品质自然又不是寻常进口茶可以比拟的,这从侧面烘托了贾府的荣宠尊贵。暹罗茶叶品种制作类似于绿茶,由此推想口味应较为清淡,正适合生长于姑苏、体质柔弱的黛玉。由此,凤姐便说会给黛玉再送些,不过有一件事求她。林黛玉听了笑道:“你们听听,这是吃了他们家一点子茶叶,就来使唤人了。”凤姐笑道:“倒求你,你倒说这些闲话,吃茶吃水的。你既吃了我们家的茶,怎么还不给我们家作媳妇?”还指着宝玉笑道“你瞧瞧,人物儿、门第配不上,根基配不上,家私配不上?那一点还玷辱了谁呢?”在古代,女子受聘,俗谓“吃茶”,因为种茶下子,不可移植,移植则不复生,因此就用茶叶的这样特性比喻女子受聘。凤姐正是借用了“吃茶”的双重意思取笑黛玉,要黛玉嫁给宝玉。凤姐的这番话似乎是玩笑不能当真,而大家又都知道,凤姐极得贾母、王夫人爱重,她的这些话似乎是隐含着某种上层意志,又令人捉摸不透。众人免不了一番打趣诙谐,黛玉红了脸,含羞避走,宝玉偏要留黛玉,却只拉着她的袖子,嘻嘻笑,心中有话说不出。想来此时二人都对未来充满了欣喜的期待,想着就此让“吃茶”的玩笑成真。

 

宝钗的为人和她的养生之道

薛宝钗的才貌在众金钗中是出类拔萃的,足以同林黛玉一较长短。不同于林黛玉的病如西子,宝钗健康丰润,“脸若银盆,眼若水杏,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一段雪白的酥臂曾让宝玉失魂落魄。宝钗的文才亦相当出众,在大观园的海棠诗社中,她曾力压林黛玉。不仅如此,她知识渊博,与宝玉谈起戏文头头是道,和惜春说起作画技巧与工具也俨然是个行家。

更重要的是,宝钗的品性有过人之处,言行举止温婉内敛,从容大度,得到贾家阖府上下的称赞,认为她“行为豁达,随分从时,不比黛玉孤高自许,目下无尘,故比黛玉大得下人之心”。在待人接物方面,宝钗一贯谨慎得当。

宝钗初入贾府,样样出色,让黛玉感受到了威胁,而宝钗却能够浑然不觉,无形化解,两人的心理与表现颇为有趣。第八回中,宝玉探病宝钗,恰巧黛玉随后也至,宝黛二人遂留在薛姨妈处用饭。因宝玉说东府的鹅掌鸭信好,薛姨妈便忙取出自己这里的糟鹅掌鸭信款待宝玉。又因鹅掌鸭信显然是极好的下酒菜,宝玉又要吃酒,而且还吃冷酒。薛姨妈既不想扫了宝玉兴头,又怕他吃坏身体,一时为难。这时宝钗就劝道:“宝兄弟,亏你每日学杂学旁收的,难道就不知道酒性最热,若热吃下去,发散的酒快;若冷吃下去,便凝结在内,以五脏去暖他,岂不受害?从此还不快不要吃那冷的了。”宝玉言听计从,马上让人去烫酒。宝钗讲的是正经道理,显见平日在饮食保养方面颇为用心,可知她容貌丰美是平日细心调理的结果。偏偏黛玉听了心中极不自在,借着批评自己的丫鬟,奚落宝玉“也亏你倒听他的话,我平日和你说的,全当耳旁风;怎么他说了你就依。”宝钗知道这二人如此相处熟惯,也不理睬。其实宝钗对饮食养生之道确实颇有见地。宝钗去看望生病的黛玉,曾劝黛玉“古人说‘食谷者生’,你素日吃的竟不能添养精神气血,也不是好事。”还非常内行地告诉黛玉“昨儿我看你那药方上,人参肉桂觉得太多了。虽说益气补神,也不宜太热。依我说,先以平肝健胃为要,肝火一平,不能克土,胃气无病,饮食就可以养人了。每日早起拿上等燕窝一两,冰糖五钱,用银铫子熬出粥来,若吃惯了,比药还强,最是滋阴补气的。”由此可见宝钗养生有道,而她的保养之道以顺应自然、调和平衡为主,与自身性格的中正平和恰当契合。

宝钗自述自身也有着先天不足,她从胎中带来一股热毒,延医吃药总不奏效,还是一个秃头和尚给了一个海上方,方才效验。这个药名叫“冷香丸”,以“冷香丸”克制先天热毒,恰好保持了体内平衡。冷香丸药方的设计可谓新奇别致:“要春天开的白牡丹花蕊十二两,夏天开的白荷花蕊十二两,秋天的白芙蓉蕊十二两,冬天的白梅花十二两”“白露这日的露水十二钱,霜降这日的霜十二钱,小雪这日的雪十二钱。把这四样水调匀,和了药,再加十二钱蜂蜜,十二钱白糖,丸了龙眼大的丸子。”宝钗通透而冷静,周到而疏离,她的美在于“任是无情也动人”,恰如冷香丸,有甜丝丝之幽香却又透着冷森森的清冷。

芳官吃“猫儿食”庚辰本《红楼梦》第六十二回


袭人的用心与饮食之道

作为宝玉身边第一位大丫鬟,袭人在宝玉的生活和感情上都占有重要的位置。她在宝玉身边照顾着宝玉的一应衣食住行,吃穿用度,可以说,每日与宝玉相处时间最长,最熟悉的不是贾母、王夫人,不是宝钗、黛玉,反而是袭人。其实,袭人的心中自有“想着后来争荣夸耀之心”,她的目标也没有多高尚,却也是在她这个身份可以期盼的最好归宿,也就是日后宝玉侍妾的位置,她为着这个目标时时用心,处处在意,苦心经营着。

袭人是个用心之人,又担当着照顾宝玉饮食起居的重任,所以对各种食物的特性与效果都有一定的了解。宝玉被贾政毒打之后,王夫人找伺候的人来询问宝玉的情况,袭人特意赶去详细汇报,还说起了关于宝玉伤后饮食疗养的见解。袭人道:“老太太给的一碗汤,喝了两口,只嚷干渴,要吃酸梅汤。我想着酸梅是个收敛的东西,才刚捱了打,又不许叫喊,自然急得那热毒热血未免不存在心里,倘或吃下这个去激在心里,再弄出大病来,可怎么样呢。因此我劝了半天才没吃,只拿那糖腌的玫瑰卤子和了吃,吃了半碗,又嫌吃絮了,不香甜。”袭人为宝玉思虑周到,饮食上考虑得极为细致小心了。王夫人听说后就让她拿了进上的香露,说“原要给他点子的,我怕他胡糟蹋了,就没给。既是他嫌那些玫瑰膏子絮烦,把这个拿两瓶子去。一碗水里只用挑一茶匙儿,就香的不得呢。”只见两个玻璃小瓶,却又三寸大小,上面螺丝银盖,鹅黄笺上写着“木樨清露”,那一个写着“玫瑰清露”。袭人见到不禁赞叹“好金贵东西!这么个小瓶儿,能有多少。”王夫人就又嘱咐:“那是进上的,你没看见鹅黄笺子?你好生替他收着,别糟蹋了。”木樨即桂花,这两样清露都是贡品,王夫人几次说怕宝玉糟蹋了,可见其珍贵稀罕,而贡品在小说中多次出现,烘托出贾家当时的鲜花着锦之盛。这两种清露具有疏肝理气醒脾健胃的功效,正适合刚遭暴打的宝玉服用,袭人回去后给宝玉调用尝试,果然“香妙非常”。

其实,袭人专门向王夫人汇报宝玉饮食只是个由头,她真正的目的是向王夫人建议尽早让宝玉搬出大观园离开众多女孩,因为袭人对宝玉有着深层的思虑和维护,因为她窥破了宝玉与黛玉恋爱的事实。袭人一番进言入情入理,似有所指又不着痕迹,犹如一剂猛药让王夫人惊觉,也让她彻底信任、倚重了袭人。

晴雯吃茶庚辰本《红楼梦》第七十七回


晴雯之死与晴雯饮茶

一般来说,学界把晴雯与袭人作为一对在性格上具有强烈对比性的人物,认为袭人有宝钗的风范,而晴雯神似黛玉。晴雯有一身的傲骨,是个最不像丫鬟的丫鬟,所谓“心比天高,身为下贱”。晴雯的相貌在怡红院乃至整个贾府都是一等一的好,被说成像林黛玉也从一个侧面印证了她的美貌,而她的聪明能干也是无庸置疑的,宝玉的雀金呢被坏掉了,整个院子只有晴雯一人能补。晴雯言词犀利、心思灵透,她这样出色又眼里不容沙子,必定为人所嫉恨,也为自己的悲剧埋下祸根。抄检大观园时,晴雯几乎是第一个就被心怀不满的婆子媳妇提到了王夫人面前,从而直接导致了被驱逐的悲剧。

晴雯含冤被逐后,宝玉去她家里探望,晴雯病在床上,让宝玉帮忙倒些茶来。“宝玉看时,虽有个黑沙吊子,却不像个茶壶。只得桌上去拿了一个碗,也甚大甚粗,不像个茶碗,未到手内,先就闻得油膻之气。宝玉只得拿了来,先拿些水洗了两次,复又用水汕过,方提起沙壶斟了半碗。看时,绛红的,也太不成茶。”“宝玉听说,先自己尝了一尝,并无清香,且无茶味,只一味苦涩,略有茶意而已。”可是晴雯却如同得了甘露一样,一气都灌下去了。如此情景,宝玉不禁暗想“往常那样好茶,他尚有不如意之处,看今日这样”,不由得心酸落泪。不用任何过多地描写,只从饮茶的对比,晴雯处境前后的巨大差异和她的表现已经把这个可怜姑娘被赶出来后所遭受的折磨表达出来了,同时也预示了她不久于人世的悲惨命运。

晴雯的死状没有直接描写,想必是凄凉的,身边没有一个在意她的人,死后马上被草草焚化了事。宝玉为打听晴雯临死情形特意找人询问,小丫鬟为讨宝玉喜欢,信口编造说晴雯去天上做芙蓉花神了,这个说法让宝玉由悲转喜,痴心里认为晴雯必定超脱了苦海,上天去做一番事业了。这样浪漫虚化的处理,将晴雯从前面那种很写实的脏污不堪的死境中拯救出来,用小丫鬟的谎言慰籍宝玉和众多读者的心。

晴雯的死,让大观园的明媚春光一去不返,拉开了大观园残酷青春的序幕。她的死也得到了宝玉郑重祭奠,特意写了《芙蓉女儿诔》。

 

打抽丰的刘姥姥和著名的茄鲞

刘姥姥一家其实是王家的远房亲戚,因为家计艰难到贾府求王夫人帮衬。第一次进贾府,刘姥姥有些不知所措。第二次,她机缘巧合地得到了贾母的欢心,还特意在大观园中设宴招待她,正是在这场宴会上刘姥姥尝到了众多闻所未闻的极品美味,其中就包括茄鲞。茄鲞是《红楼梦》中最为广大读者所熟悉的一道名菜,这道菜把贾府生活的富贵精致通过以小见大的方式真切地表现出来。凤姐儿搛些茄鲞喂给刘姥姥,笑说:“你们天天吃茄子,也尝尝我们的茄子弄的可口不可口。”刘姥姥不相信:“别哄我了,茄子跑出来这个味儿来了,我们也不用种粮食,只种茄子……告诉我是什么法子弄的,我也弄着吃去。”凤姐儿笑道:“这也不难。你把才下来的茄子把皮了,只要净肉,切成碎钉子,用鸡油炸了,再用鸡脯子肉并香菌、新笋、蘑菇,五香腐干、各色干果子,俱切成钉子,用鸡汤煨了,将香油一收,外加糟油一拌,盛在瓷罐子里封严,要吃时拿出来,用炒的鸡瓜一拌就是。”凤姐虽然说得轻描淡写,但那种高人一等的优越感和富贵骄矜之气已然溢于言表,刘姥姥听了,不住“摇头吐舌”,说道“我的佛祖!倒得十来只鸡来配他,怪道这个味儿!”诚然,这种劳民伤财的富贵菜肴又怎能是衣食难保的平民百姓能够享受得起的?

对于刘姥姥来说,贾府宴饮取乐如同南柯一梦,她所见所食都是生平仅见。也许,贾家的奶奶小姐们只把刘姥姥当作闲极无聊时一个取笑逗乐的“女篾片”,其实,刘姥姥又何尝不是用自己的方式把这些富贵不通世事的闲人们玩弄了一番。

《红楼梦》以描写日常生活为主,其中涉及的各色菜肴、点心往往精致讲究,令人食欲大动。如文中所述,不管是主要人物如宝玉、黛玉,还是次要人物如刘姥姥、芳官,他们的生活都离不开一日三餐,小说中的人物们在充满食物香气的叙述里撑起一段故事,拾起一片回忆。

 

来源:《中华文化画报》2018年11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文化纵横

开卷看典,览多方视野,触文化根脉,探世间玄机。

981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中华文化画报 2018年第11期

主办:中国艺术研究院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