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科教名人

梁思成:是“拙匠”,亦是“师者”

李亦奕
天下人物

他对中国古代建筑所做的田野调查和科学测绘专注而严谨;他在回国后向政府有关部门提交的书信中洋溢着饱满的爱国主义热情;他参与创办东北大学和清华大学两所学校的建筑系;他致力于创立属于我们自己民族的建筑语言……他就是我国著名建筑学家、建筑教育家梁思成,一位在中国现当代建筑史乃至中国近现代文化史上都不能绕过的人物。

 

家学、西学和国学

回顾梁思成的求学经历,策展人、清华大学艺术博物馆副馆长苏丹表示,可从4条线索探究他吸收养分的过程。第一个是国学的线索。1915年至1922年间清华学校的经历可以说是这个线索的基础;1923年梁思成因车祸休学的经历则应归入“提高班”范畴——在梁启超亲自指导下研读《论语》《左传》《孟子》《战国策》《荀子》,是令人羡慕的经历。1925年11月梁启超题赠给梁思成、林徽因的古籍《营造法式》,更是奠定了二人毕生重要的治学方向。第二个是语言的线索。可以简单列数如下:梁思成11岁回国前的日文训练;常年的英文训练,并参与翻译韦尔斯的《世界史纲》;1927年填报申请哈佛大学研究生表格中自述的三年德语学习和一年法语学习经历,为他构筑了通识原著的根基。第三个是技能的线索。回到清华学校时代,梁思成曾任校军乐队队长、校刊美术编辑,并在学校运动会上获跳高第一名。对于音乐、美术、体育的热衷,加上对于一切新器材的尝试,成就了梁思成动手的热情和对测绘工具的谙熟。第四个是专业的线索。留美生涯进一步引领梁思成走进庄严的学术殿堂。

在美留学期间,梁思成对中国建筑在西方出版的著述尤为感兴趣。1927年,他向哈佛人文艺术研究所提出了入学申请,理由是研究东方建筑。通过密集的阅读,梁思成发现“西方的学者根本不懂中国建筑的‘文法’,他们以外行人的视角描述中国建筑,语焉不详”。父亲梁启超寄来的古籍《营造法式》是一部北宋官方颁印的中国古代建筑“百科全书”,记录了各种建造工艺、加工方法,这些方法、技巧在中华大地落地,化为一座座同样毫不逊于西方的建筑。但由于没有实际史料的注释,《营造法式》的许多描述如“天书”一般晦涩难解。这段学习经历对梁思成影响极大,一颗修建中国建筑史“大楼”的种子在此刻萌芽。


书写中国建筑史和破译“天书”

1931年,梁思成回到当时的北平,进入中国营造学社工作,任法式部主任,开启了长达10多年的考察历程。他和营造学社的同仁们先后奔赴15省200多个县,开展中国古建筑的田野调查工作。

建筑史学家、前营造学社社员莫宗江曾回忆与梁思成一同考察的情形:“到哪一省?走哪几条线?先到北京图书馆,把原先所有的地方志,县志、府志,全借出来,这里面记载的有哪些有名的庙、哪些古庙、哪些重要的文物都抄在一个本上。我们走的时候,就顺着这个本子一路找过去。”通过这样的方式,梁思成率队发现、测绘和研究了山西五台山佛光寺东大殿唐代建筑,天津蓟县独乐寺观音阁与山门、河北应县木塔等辽代建筑,河北正定隆兴寺摩尼殿与转轮藏殿、山西太原晋祠圣母殿等宋代建筑,以及隋代敞肩式石拱桥——赵州桥等众多中国建筑史上的经典杰作。梁思成极为重视古建筑测绘,在1933年9月测绘应县木塔时,甚至不顾生命安危徒手攀援铁链测绘塔刹。他与助手莫宗江合作的一系列古建筑测绘图,成为迄今无人超越的典范。

抗日战争期间,营造学社被迫南迁,辗转经过武汉、长沙、昆明,最终落脚在四川南溪县李庄。在极其艰苦的条件下,梁思成与学社同仁著就了《中国建筑史》和英文版《图像中国建筑史》两部巨作。

而对于《营造法式》的研究、破译,梁思成首先通过学习清代建筑和清工部《工程做法》理解清式建筑做法,并于1934年出版专著《清式营造则例》;继而结合唐、宋、辽、金建筑实物,逐步释读《营造法式》——尤其在深入理解法式“大木作制度”中“以材为祖”的建筑模数制的基础上,将其与西方古典建筑中以柱径为设计模数的ORDER(今译“柱式”,梁思成曾将其译作“型范”)相提并论,并极具开创性地提出这是确定建筑比例的基本方法,对中西建筑史比较研究作出重要贡献。


保护文化遗产永不妥协

1945年8月,在抗战即将胜利之际,梁思成在重庆《大公报》上发表《市镇的体系秩序》一文,提出城市的最高目的在于使民安居乐业,“市镇计划”(即城市规划)是民生的基本问题之一。他极富远见地提出战后城市的重建与发展应借鉴城市规划学者埃利尔·沙里宁的“有机性疏散”理论,避免重蹈欧美近代“大都市病”之覆辙。

在文化遗产保护方面,梁思成既是重要的开拓者,更是永不妥协的守护者。数年间,梁思成主持或参与了山东曲阜孔庙、北京故宫文渊阁和景山万春亭、浙江杭州六和塔、江西南昌滕王阁等古迹的保护修缮工程方案,并提出“整旧如旧”的保护修缮理念,即在进行古建筑保护修缮时,要做到“旧的部分除了从内部结构上加固,或者把外面走动部分归安之外,尽可能不改,也不换料”,从而使保护修缮后的建筑给人一种“老当益壮”而不是“返老还童”的印象。这些都成为此后文保界长期遵循的范本和原则。


既开风气亦为师

大师风范还体现在深刻的教育思想上。作为中国近现代建筑教育的开创者之一,梁思成一手创办东北大学和清华大学两个建筑系,形成了中国建筑教育的理念基础和基本训练体系。1945年3月,梁思成致信清华大学校长梅贻琦,建议母校创办建筑系以培养急需的建筑人才。他提议舍弃“颇嫌陈旧”的学院派“布扎”体系,采取“着重于实际方面”的包豪斯教学方法,并逐渐分添建筑学院各系。在1947年赴美考察建筑教育归来后,梁思成进一步描绘出基于“体形环境”观念的现代建筑教育体系的目标与蓝图。

此次展览除了呈现梁思成建筑教育思想的历史演进之外,还着意展示了他在教学活动中的场景——这些身处学子们拥簇中的音容笑貌,使观者更能贴近作为“师者”的梁思成。梁思成自谦是个严谨而快乐的“拙匠”,“只有这样的‘拙匠’才能使压力变成快乐,才不会把自我牺牲看作牺牲。做一个‘拙匠’,让我们这个明星时代的建筑学人以此共勉。”中国工程院院士、清华大学建筑设计研究院院长庄惟敏说。


来源:《人民周刊》2021年第17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天下人物

走进他们的生命旅程,感受和领悟他们的独特魅力。

2204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人民周刊 2021年第17期

主办:人民日报出版社

周期:双周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