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写作指导|把耳朵叫醒

技巧

声音本身是听得到、看不见的,而文字是一种视觉的呈现。要想将声音描摹得可触可感,使读者身临其境,我们可以借助以下技巧:

一、运用拟声词:如闻其声

《安塞腰鼓》中,作者用了十四个“隆隆”,来表现安塞腰鼓响起时带给人们的震撼:“百十个腰鼓发出的沉重响声,碰撞在四野长着酸枣树的山崖上,山崖蓦然变成牛皮鼓面了,只听见隆隆,隆隆,隆隆。百十个腰鼓发出的沉重响声,碰撞在遗落了一切冗杂的观众的心上,观众的心也蓦然变成牛皮鼓面了,也是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隆的豪壮的抒情,隆隆隆隆的严峻的思索,隆隆隆隆的犁尖翻起的杂着草根的土浪,隆隆隆隆的阵痛的发生和排解……”这十四个拟声词,如鼓槌一般,敲打在读者的心上,具有十分震撼的效果。

二、妙用修辞:如见其形

罗兰在《声音的联想》里写道:“入春以来,在静寂的清晨或午后,常有一大群麻雀,聚集在后院的尤加利树梢。那轻俏的哨音,时而一点一点,时而一串一串,时而独吟,时而合鸣,玲珑剔透;如水晶,如银铃,如雨点,如串珠,流利晶莹。在树梢的谱表上,点着音符;小小的,加着装饰音与弧线的,那么活泼俏丽地跳过来,又滑过去。”

罗兰在文中运用比喻和拟人的修辞手法,把麻雀的叫声比作音符,把树梢比作音乐谱子,无形的声音就这样变得可见可感,如在眼前。不仅如此,作者还把鸟叫声比作水晶、银铃、雨点、串珠,形象地展现了小麻雀叫声的轻盈、清脆、灵动,与《琵琶行》中“嘈嘈切切错杂弹,大珠小珠落玉盘”有异曲同工之妙。

用修辞手法写声响,还可以运用通感,将视觉、听觉、味觉、嗅觉、触觉等各种感觉沟通起来,让某一感官上的感觉转移到另一感官上,凭着这种感觉相通,使读者产生联想。“他稚嫩的童音就像剥了壳的笋,嫩嫩的,脆脆的。”就是将听觉转化成了味觉,从而使声音形象可感。

三、联想与想象:如临其境

杜拉斯曾在谈论自己的一部影片时说道:“是声音形成各种事物,形成欲望和情感。”有时候,声音作为一个符号、一个媒介,触发人们的联想和想象。这种联想可以是对过去的回忆,如流沙河的《就是那一只蟋蟀》:“就是那一只蟋蟀,在你的记忆里唱歌,在我的记忆里唱歌,唱童年的惊喜,唱中年的寂寞,想起雕竹做笼,想起呼灯篱落,想起月饼,想起桂花,想起满腹珍珠的石榴果,想起故园飞黄叶,想起雁南飞,想起田间一堆堆的草垛,想起妈妈唤我们回去加衣裳,想起岁月偷偷流去许多许多。”作者由一只蟋蟀的叫声,联想到童年的种种乐趣,联想到故乡温暖的人与事,过往岁月里发生的一幕幕,就这样一一呈现出来,读者也深受感染,如临其境。

明代作家张潮说过:“春听鸟声,夏听蝉声,秋听虫声,冬听雪声;白昼听棋声,月下听箫声,山中听松声,涧边听瀑布,觉耳中别有不同。”大千世界,万千声响,有了声音,文字的世界亦不再寂静无声,而是有声有色,抑扬顿挫。


优秀例文

题目:古人曾写过这样的诗句:“一种春声浑难忘,最是长安课归时。”表现了对放学之后那欢快的嬉闹之声的深深怀恋。今天,我们周围的声音多得让人应接不暇,可是,哪一种才是真正牵动你心的声音呢?是校园的课钟声,还是窗外的风雨声?是新岁的爆竹声,还是梦中的短笛声?

请以“听听那_____________”为题目,写一篇文章,体裁不限,诗歌除外。不少于600字。


听听那外公说书声

西安交通大学苏州附属初级中学刘九后

“却说那郭靖、黄蓉似飞了一般,‘噌噌’跳过八尺高墙,骑上事先备好的一匹千里马,飞奔而去—得儿得儿得儿—”早上的公园嘈杂又安静,我只见一位老爷爷独自坐在公园的长椅上品味着这声音——

小时候外公喜欢听说书,尤其喜欢武侠。后来我也被外公感染带动,沉醉在这评书的世界中。从那个时候起我开始痴迷武侠,于是我每天就像个“宅男”一样,准时准点搬个小板凳到院子里听说书。有时候特别喜欢某个桥段,我就从外公布满灰尘的书柜上找到这本书,在桌子上放一大杯水,然后一动不动地用一下午的时间看完这部小说。

外公看到我一副醉心听书的样子,说:“你也喜欢武侠啊?”我说:“是啊!恨不得背着一把剑,抱着一壶酒闯江湖去了。”外公高兴了,说:“要不我给你说一段听听,肯定比你以前听的要好。”于是外公坐到院子里桂花树底下的一张藤椅上,抽出一只手点起一支烟,猛抽一口:“却说那郭靖、黄蓉乘马飞驰,黄沙漫漫,只听得远处‘咯嗒咯嗒咯嗒’越来越远的马蹄声,随着越卷越多的风沙消失在天地交接处……”外公越讲越兴奋,背后靠着的桂花树随着外公的动作摇摇晃晃,纷纷扬扬掉下来满地桂花。桂花在石板上聚作一团,片刻后又被风吹得四散而去。外公的烟味儿混着满院的桂花味儿绕着我,弥漫在空气中,充斥着整个小院。外公的声音被香味冲得忽远忽近,最后随着“越卷越多的风沙”消失在“天地交接处”。我在外公的说书声中沉沉睡去,又从充斥着说书声的童年渐渐醒来。

只记得那棵四季开花的桂花树下坐着我喜欢听说书的外公,和永远说不完的评书,身前身后是不停吹刮着的风,吹着一院不散的香。

画面在记忆中不停地回放、回放、回放。童年的故事,全都静止在这小院里。小院里,东邪西毒南帝北丐,江湖上的恩怨情仇,风水轮流转。桂花和烟的味儿又渐渐飘上来,风夹着断断续续的、外公没讲完的说书声从天地交接处打着卷儿来:“七日之后,华山之巅,武林大会,华山论剑……”

至今我仍留着听说书的习惯,它是童年回忆的一扇门,是连接故事和我、我和外公的一条幽静的小路。这样的记忆常常从遥远的地方飘来,模模糊糊的,隐约有桂花和烟的味儿,糊在人生的车窗上。我费力地抽出手指,擦去冰凉车窗上的雾气,只能看见外公和小院,像别的风景一样,转瞬即逝,故事从指尖偷偷溜走了。

外公怎么样了呢?是不是还像从前那样坐在藤椅上?小院子里飘落的桂花、弥漫的烟味儿,是不是还在呢?心伴着说书声一阵抽痛。外公把说书声织成一匹布,一大片一大片覆盖在我的童年上。忘不了,那些给我带来欢乐的东西,那些给我带来回忆的东西。

郭靖、黄蓉结为一对侠侣,杨过、小龙女携着神雕悠然远去……武侠的书永远也说不完,可是没了桂花树下说书的老人,说书又有什么意思呢?!


来源:《全国优秀作文选(初中)》2021年第Z1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