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历史 > 党史博览

中共中央“进京赶考”首站为何落脚香山

禹仁朋
党史记忆


毛泽东在香山与民主人士柳亚子交谈


香山作为中共中央“进京赶考”第一站,见证了中共中央领导全党全军全国人民完成向全国进军、筹备新政协、筹建新中国三件大事,在中国革命发展进程中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

1949年3月23日,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离开最后一个农村指挥所西柏坡踏上“进京赶考”之路,3月25日进驻北平并入住香山。香山作为进京赶考第一站开启了它的历史进程。181天后的9月21日,第一届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召开,毛泽东等中央领导同志和中共中央机关陆续由香山移居中南海,香山圆满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中共中央在香山从进驻到离开虽然时间不长,但在中国革命发展进程中却书写下壮丽华章。那么中共中央从西柏坡进驻北平为什么选择香山作为第一站?


一、毛泽东:要在北平找到我们的基础

1949年1月,随着辽沈、淮海、平津三大战役的相继胜利,夺取解放战争的全国胜利渐成定局。中共中央开始谋划新中国的未来发展蓝图。首先考虑的问题就是新中国的定都问题,那么,新中国定都哪里?早在1948年3月下旬,毛泽东便已经开始同有关同志讨论关于定都的问题,哈尔滨、南京、西安等城市都曾作为备选方案,但却始终没有定夺。从具体情况来看,哈尔滨解放时间较早,基础设施和工业体系相对完备,资源丰富,群众基础好,又背靠苏联,但随着人民解放军以摧枯拉朽之势向全国大进军,哈尔滨位置过于偏远的问题就显露出来,这个方案很快被搁置。南京属于东南沿海地区,又距离上海太近,考虑到当时的国际环境,帝国主义的大型军舰随时可以沿着长江水道进犯南京,因此选择南京也不合适。同时南京作为国民党的旧都,毛泽东明确表示:“蒋介石的国都在南京,他的基础是江浙资本家”,中国共产党是贫苦工农的当家人,在情感上不愿去。西安又似乎偏西了一点,不利于统筹全国资源进行新中国建设。

那么为什么选择定都北平?随着承德、保定、天津等城市的相继解放,华北战局日渐明朗,在中国共产党的积极努力下,摇摆不定的国民党华北“剿总”司令傅作义终于下定决心接受中国共产党关于和平解放北平的条件,于1949年1月22日在《关于北平和平解放问题的协议》上签字。北平的和平解放使得古都的历史文化古迹、城市基础设施、工商企业设施得以完整地保留下来,这为新中国各项事业建设和发展提供了良好物质基础。同时从民众心理来看,北平在历史上曾经多次作为封建王朝的帝都,宏伟的紫禁城早已成为人们心中中央政权的象征,选择定都北平人们心中也更容易接受。从地理位置来看,北平东、西、北三面环山,而且处于扼守东北与关内连接的“咽喉地带”,易守难攻,同时毗邻苏联和蒙古,国界虽长但短期无战争之忧。从战略选择来看,帝国主义和国民党残余势力依然蠢蠢欲动,妄图凭借海空优势发起破坏,但渤海属于中国内海,前有辽宁、山东两个半岛拱卫,后有天津做为缓冲地带,可以有效抵御来自海上的攻击。经过中共中央充分的比较、商讨与论证,1949年3月5日,毛泽东在党的七届二中全会上正式提出:“在北平召集政治协商会议,成立联合政府,并定都北平。”中共中央确定定都北平,为进驻北平第一站选择香山奠定了根本前提。

毛泽东在香山阅读南京解放的报道


二、中共中央:一段时间里不宜进驻城内

中共中央机关和中国人民解放军总部从西柏坡进驻北平拉开了中国共产党由农村转向城市的宏伟篇章,具有十分重要的政治意义、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必须认真组织、妥善安排。那么中共中央进驻北平后第一站落脚何处?第一位而且最重要的问题就是驻地的安全和警戒问题。

尽管北平于1949年1月31日宣布和平解放,但当时半个中国还未解放,中共中央一致认为中央机关到达北平后,起码在一段时间里不宜进驻城内,驻地暂放在城郊为好。其一,北平城内特务机构林立。作为国民党华北“剿总”指挥部所在地,北平城内特务机关众多,包括国民党政府的国防部保密局、党通局,华北“剿总”二处等特务组织,同时美国、英国、苏联等外国势力的情报组织在北平活动猖獗,错综复杂的特务机关和反动势力残余很难在短时间内扫除干净。其二,北平城内鱼龙混杂。北平宣告和平解放后,中国人民解放军和平接管、改编或者宣布解散了国民党在北平的军队、党政机关工作人员,但刚刚解放的北平处于新旧政权交替时期,表面看上去风平浪静,实则暗流涌动,一批批特务分子从华北、东北、西北等地逃亡流窜到北平隐藏并潜伏下去,绑架、暗杀、打冷枪等事件时有发生,随时可能会威胁到中共中央的安全。其三,中共中央自身面临严峻形势。一方面,人民解放军正准备渡江南下,用革命的方法,坚决彻底干净地消灭一切反动势力,解放全中国。另一方面,美、英等帝国主义国家又企图插手干涉中国内战局势,同时青岛等城市尚未解放,国民党残存部队企图负隅顽抗,加之国民党占据空军优势,随时有派飞机轰炸的可能,如果中共中央直接进驻北平城内,目标过于明显,存在很大安全隐患。波诡云谲的北平城也成为中共中央暂时不宜进驻城内的直接动因。


三、考察小组:我们认为地区的选择,以香山为适当

1949年2月3日,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北平举行了隆重的入城仪式,中共中央进驻北平工作更加迫在眉睫。为了尽早确定驻地,中共中央先后派出多个考察小组分别展开选址考察工作。

早在1948年12月13日,中共中央和华北局便成立中共北平市委,先行前往北平,具体工作由彭真、叶剑英负责,这也成为日后第一支考察北平驻地的前期考察小组。第二支考察小组是由直属机关供给部副部长范离带领的队伍。1949年1月19日,中共中央派遣直属供给部副部长范离、刘达等人,从西柏坡出发前往北平,专程为中央迁驻北平考察选址。通过对北平西郊(当时西郊已解放)的周密调查,范离等人初步选定了包括颐和园、香山、八大处、万寿路和汤山等地。经过综合分析研判,范离考察小组认为,如果选择颐和园作为中共中央办公驻地,就不得不封闭园林,这样一方面不太现实,另一方面目标太明显容易暴露,不利于安全警戒。而八大处和万寿路两处存在的共同难题是房屋不足,同时住处又比较分散,不利于中共中央开展工作。汤山由于破败不堪,最终也被放弃了。最终范离考察小组就中共中央驻地形成初步意见,认为香山是进驻北平第一站的最佳选择。第三支考察小组是1949年1月下旬中共中央成立的转移委员会,由周恩来亲自主持,杨尚昆具体负责。杨尚昆根据中共中央的意见,给在北平的彭真、叶剑英发去密电,通知他们提早做好迎接中共中央机关搬迁的各项准备工作。而此时身处北平考察的范离也将中共中央驻地考察的初步意见汇报给时任北平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兼市长的叶剑英。1月底,范离等人返回西柏坡,立即将勘察驻地的情况向中共中央作了汇报,范离还带回了叶剑英给中央办公厅主任杨尚昆的亲笔信,信中说:“范、刘(达)二同志侦察和研究的结果,我们认为地区的选择,以香山为适当。只需牵动一家(慈幼院),就可基本解决(详情可问范、刘)。”此时范离考察小组和先期在北平开展工作的叶剑英等人已经达成初步共识。

但是中共中央的驻地选择仍需慎之又慎,于是中共中央又派出第四支考察小组即中央社会部部长李克农领导的驻北平先遣组,李克农一行2月3日由西柏坡出发,2月5日到达北平,负责考察北平并安排打前站的全部工作。李克农同彭真、叶剑英等人就如何选择中共中央机关驻地以及安全警戒等问题反复商讨。2月7日,李克农又与北平市警备司令员程子华一起前往香山进行实地考察,并对中共中央迁北平驻地过程及具体细节上的规划和安排进行全方位、周密、细致的勘察和落实。待所有问题都落实后,2月8日,李克农给杨尚昆发去信件,即《来平后各项情况的报告》,信中写到:“昨日(7日)与平警备司令程子华去香山一带看住址,已决定驻该地。”经过中共中央派出的多个考察小组的全面考察,香山从诸多备选方案中脱颖而出,这也成为中共中央迁往北平第一站的驻地的现实依据。


四、香山:自身优势得天独厚

中共中央几经考察并最终选择香山,与香山自身的独特优势密不可分。香山不仅山高林密,住房充足,同时处于城乡结合部,有利于中共中央逐步实现从农村向城市过渡。其一,香山地理优势明显。香山位于北平西郊,距离城区较远(距离北平城区约20公里),可以摆脱城区特务分子的监视和破坏,同时香山于1948年12月14日解放,解放时间稍早,有较好的群众基础。加之香山位置隐蔽、山林茂密,其制高点“鬼见愁”具有557米的海拔高度,可以组建一个高射炮阵地,非常适合警卫部队安排防空部署,防止形势的突变和敌机轰炸,能够有效保卫中共中央和解放军总部的安全。其二,香山便于开展工作。中共中央驻地的选择,除了安全因素以外,还需要满足日常的办公和生活所需。香山,自古就是一座环境清幽、景色宜人的山林式皇家园林。1920年,曾任北洋政府总理的民国慈善家熊希龄在此创办了香山慈幼院,专门用来收容受灾无人认领的孩子,因此慈幼院房舍众多。当时供幼儿居住的“慈幼院”主建筑群共有房屋3000余间,住房充足且相对集中,只要将这些房屋稍加修缮便可以同时满足中共中央5000多人的居住和办公需求。而在北洋军阀和国民党统治时期,很多军阀、富商、达官贵人在香山修建了很多别墅,可以作为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居所,比如,毛泽东居住的双清别墅,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共中央领导人居住的来青轩,都非常适合中共中央领导人的工作、生活和会客。其三,香山利于实现党的工作重心的逐步过渡。从中国共产党的革命历程来看,中国共产党人长期在农村开展革命活动,但随着解放战争即将取得全面胜利,执掌全国政权已成定局,党的工作重心必须实现从农村到城市的转变。但由于我们党长期生活、工作、战斗在农村,对城市生活、建设和管理还缺乏基本的经验,加之因革命胜利难免滋长骄傲自满情绪,因此无论从思想上、工作上和生活上都需要有一个逐渐适应新环境、熟悉新情况、学习新方法的缓冲和过渡过程。而香山属于城市和农村的结合部,可以作为中共中央从农村向城市过渡的缓冲区域。而事实也证明,香山确实为中国共产党牢记“两个务必”、时刻保持“赶考”清醒,为党的“适应性”能力建设提供了充分的准备。

中共中央机关进驻香山后,毛泽东的办公和居住地——双清别墅

中共中央机关进驻香山后,朱德、刘少奇、周恩来、任弼时等中央领导人办公居住地——来青轩


2019年9月12日,习近平总书记在香山革命纪念馆讲话中指出:“中共中央在北京香山虽然只有半年时间,但在中国共产党历史、中华人民共和国历史上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在香山期间,毛泽东等老一辈无产阶级革命家指点江山、挥斥方遒,指挥了举世闻名的渡江战役,吹响了解放全中国的号角,领导人民翻身解放,真正实现人民当家作主。在香山,中国共产党还与各民主党派、无党派人士、各界爱国人士凝心聚力共商国事,共同筹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起草通过《中国人民政治协商会议共同纲领》,制定了新中国一系列基本政策,描绘了新中国未来的崭新蓝图。香山作为中国革命胜利前夕中共中央最后一个指挥所,承载了一段具有非凡历史意义的红色记忆,在中国革命发展史上具有特殊作用。


来源:《世纪风采》2021年第10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党史记忆

心有所信,方能行远

1796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世纪风采 2021年第10期

主办:中共江苏省委党史办公室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