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诗词> 宋词经典

在宋词里遇见春天

王亚晶
腹有诗书

吴门春水雪初融,帘外雨潺潺,远眺满山新绿,这是春的语言;

绿波碧草长堤色,尽荠麦青青,枝头重现雀跃,这是春的呢喃。

向阳草木青,明媚春光暖,春天有太多景色,而最美的春天就藏在宋词里。

翻开宋词,包罗万象的春天迎面而来,这里有“夜月一帘幽梦,春风十里柔情”的悸动,也有“去年春恨却来时,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的伤情,既有“春如旧,人空瘦,泪痕红浥鲛绡透”的离愁,还有“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的豪情……在春天里,词人们怀着迥然不同的心境,浅吟低唱着不同的春景。


帘外雨潺潺

宋词里的春天,是恋树湿花,是东流春水,是独自莫凭栏。或许宋朝的春天是忧伤的,尽管也有“绿杨烟外晓寒轻,红杏枝头春意闹”的跃动,但更多的却是“乱碧萋萋,雨后江天晓”的寂凉和冷清。宋词里的春天也是湿漉漉的,一场春雨便能道尽淡淡的忧愁和无限的缠绵。这种忧伤让春天突然安静起来,让片片飞花和萋萋芳草,都有了愁思。

“小雨纤纤风细细”的春天里,蹁跹而来的蝴蝶翅膀混合着词人的寸寸诗意和点点墨香,就成了春的书笺,轻轻荡漾起一池碧浪。在宋词里,能看见一点一点被真挚的情感浸润着的春天,它是那样真切,那样让人感慨万千。

在一个细雨绵绵的春夜,词帝李煜从梦中醒来,追忆起故国南唐的岁月,一晌贪欢后又陷入无限伤感,写下了《浪淘沙·帘外雨潺潺》:

帘外雨潺潺,春意阑珊,罗衾不耐五更寒。梦里不知身是客,一晌贪欢。

独自莫凭栏,无限江山,别时容易见时难。流水落花春去也,天上人间。

无心赏雨的李煜下笔如泣如诉、饱含血泪,在春雨里他和曾经的繁华故国告别,却不知自己也开启了一个新的时代,一个属于宋词的时代。

同样是在有雨的春季,苏东坡却将一腔愁思化作豪情,在沙湖道上偶遇大雨也不觉得狼狈,旷达的他写下了著名的《定风波·莫听穿林打叶声》:

莫听穿林打叶声,何妨吟啸且徐行。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

料峭春风吹酒醒,微冷,山头斜照却相迎。回首向来萧瑟处,归去,也无风雨也无晴。

这时的苏轼因身陷政治斗争的漩涡而被贬黄州,屡遭挫折的他反而随遇而安、越挫越勇,准备在沙湖买田终老,过乡村野夫的平淡一生,这份豪情和胸襟怕是无人能及。

在春雨里,有人为故国伤怀,有人豪情万丈,也有人细细诉说着闺阁心事。李清照在一个雨夜里饮酒赏花,醒来后带着微醺的酒意写下了《如梦令·昨夜雨疏风骤》:

昨夜雨疏风骤,浓睡不消残酒。试问卷帘人,却道海棠依旧。知否,知否?应是绿肥红瘦。

一代才女李清照有着悠闲、风雅的生活情调,却也有着闺中小女儿的娇态,她也会伤春感怀,也会伤花惜花,可这份心事就像她问的那样,又有几人知否?


一片春愁待酒浇

宋词里的春天是细腻而多情的,它如雾般朦胧、如烟般婉转,读一读宋词里的春天,那些柔软情丝和缠绵意蕴便“才下眉头,却上心头”,那是心底的思绪在春风里被轻轻撩动的柔软,是人与自然和谐的意蕴在生命里悄悄萌芽的律动。

宋词里的春天是美到极致的春天,这种美带着空灵与典雅,也带着透入骨髓的痛与愁。“何以解忧,唯有杜康”,当词人浊酒一壶后,他们眼里的春天便穿越了时间的屏障,突然就从喧嚣的红尘中奔涌而来,让人回到带着淡淡忧伤和浓浓诗意的宋朝的春天。

人生在世,命运各有不同,有人历经坎坷,就有人时运亨通。晏殊与柳永一样以婉约词名留青史,柳永“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奉旨填词,而晏殊却在仕途上顺风顺水,官至宰相。在烂漫的春日里,柳永在悲愤“黄金榜上,偶失龙头望”时,晏殊路过了花草芳香的小径,坐在亭台上品尝美酒,写下《浣溪沙·一曲新词酒一杯》:

一曲新词酒一杯,去年天气旧亭台。夕阳西下几时回?

无可奈何花落去,似曾相识燕归来。小园香径独徘徊。

晏殊写词词藻华丽,是婉约派的大家,词里只有闲趣轻愁,就算是借酒浇愁,也不愤世嫉俗,就像他人一样风雅不落俗。

人的悲欢并不相通,就像同是忧愁,有人只是闲愁,而有的人却借酒消愁愁更愁。面对无限春光,“诗及乐府,至老不衰”的张先写下了《天仙子·水调数声持酒听》:

水调数声持酒听,午醉醒来愁未醒。送春春去几时回?临晚镜,伤流景,往事后期空记省。

沙上并禽池上暝,云破月来花弄影。重重帘幕密遮灯,风不定,人初静,明日落红应满径。

在宋代,词是最流行的文学形式,一个词人,可以仅凭一句妙手偶得而名扬四海,张先便是如此,“云破月来花弄影”“娇柔懒起,帘幕卷花影”和“柔柳摇摇,堕轻絮无影”都是他的得意之作,更是千古传诵的名句,因此世人又称他为“张三影”。

1276年的春天,元军攻破临安,南宋渐入尾声,再也不复“烟柳画桥,风帘翠幕,参差十万人家”的繁华,有着“宋末四大家”之称的蒋捷在逃亡途中乘船经过吴江,他无心欣赏艳丽的春景,而是满怀亡国之愁,写下了《一剪梅·舟过吴江》:

一片春愁待酒浇。江上舟摇,楼上帘招。秋娘渡与泰娘桥,风又飘飘,雨又萧萧。

何日归家洗客袍?银字笙调,心字香烧。流光容易把人抛,红了樱桃,绿了芭蕉。

山河破碎,春去人间,词人已逝,宋词渐行渐远,留下了包罗万象的春天和百转千回的柔肠。

每个人的心里,都有一个不一样的春天,而宋词里的春天,尽管已经与我们相隔了一千年的时光,但它词赋里的优雅和唯美,依旧让我们痴迷,依旧让我们沉醉。千年风霜纵是无情,但词人的感情在千年后依旧生动,若是春天没有遇见宋词,那么这个最动人的季节也将黯然失色。


来源:《记者观察》2021年第10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腹有诗书

浸润在古与今的诗行中,内心会开出美好而丰盈的花朵。

55221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记者观察 2021年第10期

主办:山西文化艺术传媒中心

周期:旬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