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绘画> 中国画

《写生珍禽图》:看古代父亲对儿子的倾心培养

王欢欢
懂画

古代有一位很厉害的花鸟画家,他想让自己的儿子也学习画画,于是提起毛笔“唰唰唰唰”,在一块不大的绢布上画满了小鸟呀,大鸟呀,乌龟呀,蚂蚱什么的,当作儿子临摹的画帖。他的儿子长大后,果然继承了爸爸的画技,也成了了不起的花鸟画家。


子承父业

这位父亲就是五代时期的大画家黄筌,他的次子叫黄居宝,幼子叫黄居(cǎi),这父子两代在当时创作了许多佳作,黄家的画风更是影响了此后一百多年的中国花鸟画。宋朝有一本记录宫廷绘画收藏的书叫《宣和画谱》,收录的黄筌的画作有349幅之多!可惜很多年之后,仅有当初爸爸画给儿子的那幅画帖流传下来。今天,它被存放在故宫博物院里,是馆藏年代最久远的古代花鸟画珍品,名为《写生珍禽图》。

《写生珍禽图》,纵41.5厘米,横70.8厘米,是画在绢上的彩色画作,画的左下方写着一列小字——“付子居宝习”,也就是“给儿子居宝学习”的意思。因为这幅画是供自家人临摹所绘,所以它并不像一般作品那样讲究选材和构图,而是有种“哪儿有地方就画哪儿”的意思。这里一只鸟,那里两只虫,不大的画布上几乎画满了活灵活现的小动物,既有麻雀、鸠、蜡嘴,也有知了、蛐蛐、蜜蜂,甚至还有两只懒洋洋的大乌龟,那个热闹劲儿,倒像一场动物聚会。有了这幅“用心良苦”的画帖,居宝学画方便多了,或临摹或观赏,乐趣颇多。假以时日,他也能成为父亲那样有名的画家。果然,长大后的居宝善画花鸟松石,不负期望成为当朝著名画师。

 

宫廷画家

唐朝时,花鸟画成了一门独立的画科,当时被记录在史书上的花鸟画家就有80多人,书上还记录了画家们擅长的绝活儿。比如一位叫薛稷的画家擅长画鹤,一位叫卢弁(biàn)的画家最会画猫,韩画马,韦偃画牛,李泓画虎……唐朝灭亡后,历史进入了一个相对混乱的时期——五代十国。好在花鸟画的发展并没有被这种混乱影响,相反,后蜀、南唐的君主像比赛似的积极发展文化艺术,还建立了宫廷画院,扶植了一批宫廷画师。宫廷画师虽然也画肖像画、山水画,但少不了描画宫中庭院的花花草草、珍禽异兽,这么一来,他们的花鸟画技法越来越高,黄筌就是宫廷画师中非常有名的一位。

黄筌17岁时进宫当画家,一画就是40年。他年轻时跟随许多名师学画:想画鸟,就拜一位画鸟大师为师;想画竹,就拜一位画竹大师为师;想画鹤、画龙、画山水时,也都各拜了一位名师。有趣的是,他出师之后的绘画水平超过了他的每一位师父,甚至还探索出了自己的画法。这也就是《写生珍禽图》的珍贵之处,像每个想把自己的本领教给孩子的爸爸一样,黄筌为儿子们做画帖的时候,也希望他们能学会自己的本事,于是就把每个细节都画得一丝不苟。《写生珍禽图》不仅代表了黄筌的绘画水平,也让我们了解到五代十国时期花鸟画的发展程度。

 

黄家富贵

这幅画上每一种动物的造型都十分准确,动态逼真,可见画家对大自然观察得多么入微,这便是《写生珍禽图》中“写生”的真义。画中的鸟雀羽翅毛茸茸的,乌龟壳仿佛硬得敲上去会响,小昆虫的翅膀轻薄透明,像是一阵风吹过就会微微颤动。为了刻画这些细节,黄筌先用毛笔勾出极细的轮廓,再用淡墨层层渲染上色,这样一来,几乎看不出细线勾勒的痕迹,这种画法叫“双钩填彩”,到今天依然是工笔花鸟画的重要技法。除此之外,也许是当了一辈子宫廷画家的缘故,黄筌通过用笔和配色,总能使画作流露出富贵典雅的气质,这种气质不仅传给了他的儿子,还传给了北宋画院的宫廷花鸟画师们,在中国艺术史上被称为“黄家富贵”。

“黄家富贵”的下一句是“徐熙野趣”。徐熙是五代时期和黄筌齐名的画家,却与黄筌的画风完全不同。黄筌是后蜀画家,徐熙是南唐画家;黄筌一生都生活在宫廷里,徐熙则是家庭富裕、不爱做官的江南名士;黄筌用勾线法,先画轮廓再上色,徐熙则自创了一种不勾边、直接上墨的画法,叫“落墨法”;黄筌画的大多是宫廷里的奇花异兽,徐熙却最爱溪边水鸟、林中野花;有人喜欢黄筌,称颂他绘画功底扎实,也有人喜欢徐熙,赞许他志趣高远。他们之后的花鸟画家都可以说是他们的学生。

当北宋画院兴起之时,掌管画院的黄家父子开始受人追捧,徐熙的画法却备受冷落,这种情况持续了一百多年。

 

艺术科举

宋朝的画院有点儿像现在的美术学院,需要通过科举考试才能进入学习。也就是说宋朝有文状元、武状元,还有绘画的状元。不过就算你是绘画状元,只要进了画院想画花鸟画,就得学习黄家画法。以至于后来徐熙的孙子希望自己的画受到欢迎,只得把爷爷传下来的落墨法与黄家的勾线法相结合,创造出不用墨色打底,直接上彩色的“没骨画法”,这同样是一种沿用至今的工笔花鸟画技法。

黄家画派的花鸟画就这样走红了一百多年,直到北宋的第八位皇帝(就是那位除了当皇帝什么都能做好的宋徽宗)登基。宋徽宗本人就是一位花鸟画家,因此北宋画院的画家们终于可以不再只学黄家父子了,宫里和宫外都出现了更多富有生趣的花鸟画作品,他们的画中既有“黄家富贵”的功底,也包含着“徐熙野趣”的意境,这么一来,工笔花鸟画又一次飞速进步,最终在南宋达到巅峰。

如今依然有人争论,做画家到底应该学黄筌还是学徐熙呢?其实,艺术的发展就像一本故事书,在一个故事里,会有各种各样的角色,艺术的进步也不是单靠某个人就能推动的。有着不同思想和才能的人在不断借鉴创新、自我否定中把艺术逐渐向前推进。

(原标题:留给儿子的习画帖——《写生珍禽图》)


来源:《艺术启蒙》2018年第03期

图片来源:《新少年》2015年第12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懂画

每天一幅名画,提升你的鉴赏level

6395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艺术启蒙 2018年第03期

主办:新蕾出版社(天津)有限公司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