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思想文化 > 文化观察

厕所发展简史

谭烈飞
文化纵横

厕所很难进入大雅之堂,但是,又是人们不可或缺的,尤其是北京这样的大都市,厕所成为认识和评估城市的一把尺子。 

 

厕所历史的追溯

在中国历史上看,古籍上对于厕所很少有详细的描述,王其钧先生在《中国传统厕所研究》上提及,目前所知最早的实际尺度的厕所实例是江苏徐州市九里区的龟山汉墓中的厕所。这座墓是西汉第六代楚王襄王刘注(即位于公元前128年—前116年)的夫妻合葬墓,距今2000多年,厕所是在平地上放置两块长方形的石头,两石之间便是一个坑了,人踩在石头上方便,跟现在的蹲坑式厕所没有大的区别。

北京在什么时期有厕所的记载,无考。十三世纪中叶,元世祖以大都为宸居之地以后,开始建造房屋,游牧民族以大地川泽为厕的积习,也因而为之一改。明代以后,北京居民户厕位置注入了风水术因素,以“四合院”为代表的居住形式,有了厕所的一席之地,建置于院落的西南角,其实,即使没有风水因素,北京地区春、夏多东南风,厕所选位于宅院西南角下风处,有利于宅院卫生。这些户厕或为砖砌,或为木板搭拼,或为秫秸围栏而成,均属无厕门、无厕窗、无厕顶、无防蝇、无除臭设施的死坑旱厕。达官贵胄之家的厕所,主、仆不混用,主人专用厕所有的不置厕坑,而用溺器与恭桶。相传明代严嵩父子的溺器“皆以金银铸妇人,而空其中,粉面彩衣,以阴受溺”。严嵩的党羽鄢懋卿“以文锦被厕床,白金饰溺器”。明万历初年至明朝末年,京师住宅日趋逼窄。不少居民遂不设户厕,而改用马桶。

北京城的公厕实在太少了,在文字记载上,清代的前因居士在《日下新讴》中记载:“大街……无地可遗,于是有设茅房者。门外高张大幅布画,宽六、七尺。上绘神仙或杂色故事。当街列一朱漆四方高架,状如香梯,顶面立一方牌,标曰‘洁净茅房’。其铺内一室则环列小坑,以板界隔,人各一坑。与钱一文,给纸两片。诚方便经营也。”另一位于乾隆五十六年(1791年)到北京的朝鲜人金士龙,在其所著《燕行日记》中也有一段记录北京琉璃厂收费厕所的文字:“琉璃厂有溷厕十余间,厕中置净几,几上爇芙蓉香,其四壁贴春和图,使人登厕,则其价必收三文。”这些文字还是很有意思的,成为最早收费厕所的记载。

北京作为都城,明代宫廷厕所,有稽可考者共有五座。其中坐落于文渊阁附近,为阁僚所用的厕所一座。紫禁城乾清门围墙内南半间房“东夹墙”“西夹墙”处,为宫眷及内官所设的厕所二座。隆宗门外慈宁宫东小门内文书房处,为太监所设的厕所一座。慈宁宫南司礼监处,为太监所设的厕所一座。紫禁城内文渊阁,阁僚众多,为阁僚所设的厕所中,因蹲位所限,故如厕者时有“内逼”情急,而蹲位人满之患。明代帝后嫔妃如厕,皆用一种野蚕丝织成的帛绢“拭秽”,帛绢由四川地方政府按例贡输。“每供御用”“即便弃掷”,每一“掷”即耗银数钱。明孝宗见帛绢弃之可惜,始“敕以纸代之”。

清代宫廷厕所称为“净房”,清代“净房”较明代有所增加。除养心殿后殿西间设有两处“净房”,养心殿后殿东间亦设有一处“净房”外,后妃寝殿旮旯处,均设有“净房”。“净房”不设厕坑,而置便盆与马桶。帝后用的便盆,多属银制或锡制。造型典雅,纹饰明丽,装潢华贵。清末慈禧太后的马桶,用檀香木雕琢而成。外壁雕饰一只大壁虎,壁虎双目镶装两颗红宝石,嘴中衔着手纸,腹中装着檀香木末,秽物落下,被香木末自动裹起,不出一丝异味。檀香木末用后即行弃掷复以新末代之。光绪二十九年二月(1903年3 月),慈禧以“恭谒”西陵为名,试乘西行火车。陶兰泉奉北洋大臣袁世凯和会商大臣盛宣怀的指令,在列车中专为慈禧太后设置了临时“豪华”厕所。厕内马桶“底贮黄沙,上堆水银,粪落入水银中,没入无迹”。水银、黄沙二物,每用之后即行倒除,每倒除一次,即耗银数两。其所用马桶“外施宫锦绒缎为套,成一绣墩”。

近代以前,北京的公共厕所一直少之又少,清代北京城明令规定,皇城四周,南海、中海、北海皇家园林附近以及积水潭周边地带,不得建置公厕。清代在内城,仅有官设公厕3 座,私设公厕5 座。私设公厕,都是三尺土墙为障,无厕顶、无厕门、无厕灯、无蹲位隔板、无任何保洁设施的简陋厕所。官设公厕,部分有厕顶、有厕门、有厕窗,但无蹲位隔板、无防蝇防臭设施。

1912 年至1933 年,市区共有公厕627 座。内分官设、自治坊设及私设三种,其中私设公厕470 座,占公厕总数的75%。1947 年至1949 年,民国政府对厕所也进行了一系列的改造和相应的管理,对“不合格”公厕采取“取缔”措施,使街道公厕由原来的600 多座减至510 座。其中官设公厕83 座,占公厕总数的16%—27%。

 

北京厕所的革命

1949 年至1963 年,市人民政府对旧社会遗留下来的私设和官设公厕,采取拆除、改建措施,并为市区建造了一批有厕门、有厕窗、有厕顶、有简易防蝇设备的公厕。1964 年至1974 年,市人民政府对宅院厕所(简称“户厕”)实施改造,取缔了85 000 个户厕,新建了2879 座街坊公厕。

很长一段时间,北京的厕所大多陈旧、破损、臭味大、脏乱不堪。1984年2月14日香港《明报》以《北京公厕脏、夏天臭气熏、冬天粪冒尖》为题载文:“北京公厕林立,管理极差,脏乱不堪,冬季粪便结冰,夏天臭气熏人”。厕所破旧,脏乱,而且数量少,分布不合理。1979年3月9日北京日报社编印的《内部参考》载文:据说八达岭游览区没有公厕,日本女游客无处解手,便自己组织起来以人墙遮拦,轮流方便。以上两例,形象地说明当时北京的公厕状况。

为解决公厕布局不合理,数量不足,缺少卫生设施等问题,1981年以后,北京市有计划有步骤地着手进行公厕建设与改造。1983年,公厕建设重点在主要大街和繁华地区进行,是年新建、改建公厕198座,环卫部门管理的公厕达到6635座。

1984 年北京市专门召开以厕所为主题的市长办公会议,决定在重要旅游景点、主要街道、重点地区建造了一批设备齐全的高等级公厕。其中室内高度3.7 米,有采暖、采光、通风设备,照明灯具美观典雅,坐蹲式瓷制大便器,大便蹲位间隔1.80 米,设门及隔断板,大挂斗式小便器,设水磨石或大理石隔断板,装备红外感应台架洗手盆、洗手液机及红外感应干(烘)手器的一、二类公厕。

这些高标准公厕先后建成与投入使用的时间为:1985年至1987年建成,投入使用的有劳动人民文化宫南门东侧、北京站东侧、中山公园南门西侧,共3座。1988年建成投入使用的,有历史博物馆(现在的国家博物馆)西门北侧、历史博物馆西门南侧、西直门立交桥、北海公园东门、公主坟环岛、圆明园南门、香山广场、军事博物馆西侧,共8座。1989年建成投入使用的,有华北楼旁、姚江胡同、万寿寺对面、八角地铁站、红领巾公园,共5座。1990年建成投入使用的,有工人体育馆西侧、王府井百货大楼南侧、北京展览馆广场、西直门大街86号旁、积水潭、新南大街21号旁、人民大会堂南侧、宣武门大街路口西侧、前门箭楼东侧、前门箭楼西侧(男)、前门箭楼西侧(女)、正阳门1号、正阳门3号、珠宝市街、奥林匹克体育馆东门、中关村岗楼、人民大学对过、古城北里、昌平县自行车赛场北门、颐和园东门、颐和园文昌阁南、颐和园仁寿殿南,共22座。

据市统计局资料,上世纪90年代北京市外来人口日均330万,加上流动于街道和公共场所的北京市民,日均多达400万人以上。北京市主要街道平均为1.5万人一座公厕。西单、王府井、前门等繁华商业地区,平均10余万人一座公厕。西单北大街南口至丰盛胡同总长1.5公里,商店逾百家。每日于此购物者不下5万人次,公厕则只有一座,该座公厕如厕者,晚6时至晚7时,每分钟7人次,中午12时至下午2时,每分钟多至15人次。待解者门外鱼贯列队,少则十数人,多则数十人。面对这种情况,市环卫局和有关部门在加大公厕新建、改建力度的同时,先后在主要大街、繁华地区和旅游景点,建造了一批建设标准高、内部卫生设施齐全的高等级即一、二类公共厕所。

进入21世纪,北京市的公厕进入升级改造期。2001年4月,市市政管委制定了《北京市公共厕所设计建设标准》,要求“城市公共厕所应按照文明、卫生、方便、适用、节水、防臭的原则,进行规划、设计、建设和管理”,要求大、小便间,盥洗室分设;大便器以蹲便器为主,坐便器为辅;坐便器提供垫纸,冲刷和洗手等采用非接触器具;厕所设施齐备,维修方便;厕内空间布置合理,采光和空气流通性好;使用先进可靠的节水设备;有合理通风方式。

从2001年起,全市宾馆、饭店、机场、火车站、长途汽车站、大型购物场所、大型娱乐场所、体育场馆等窗口服务单位的公共厕所要全部达到二类以上标准,并一律对外开放。凡是新建、改建城市道路、大型公共建筑、公共场所和居住小区等,必须把配套公厕的问题解决好。2004年,北京市政府将新建改建公厕列为“直接关系群众生活方面的重要实事”之一。接着,2005年是北京公厕管理年,全年新建改建公厕1959座,在公厕改造中,推进了环保节能公厕的应用,以节水节能绿色环保为宗旨,应用泡沫节水免冲小便器、中水再生利用、生物除臭等先进技术,采用节能灯照明,解决了公厕的费水、费电、异味大、易堵塞等方面的问题。公厕的质量提高了,使用功能扩展了,许多公厕悄然更名为“公共卫生间”或“公共洗手间”。从2006年起,在推进城市公共厕所新建、改建的同时,公厕建设由城区逐步向农村延伸,公厕改建开始向乡镇推进。为缓解繁华地区、公园和大型活动用厕的需要,北京市还建有一批活动式公厕。组装厕所、单体厕所、汽车厕所、无障碍厕所都开始大量出现在北京的各个地区。具有行政法规效力的《北京市公共厕所管理办法》也应运而生,公共厕所要符合下列要求:外立面保持完好、整洁;各类设施、设备齐全、完好;采光通风良好;保持卫生,按规定进行消毒处理;厕内无蝇虫,基本无臭味,地面无积水、痰迹或者烟头、纸屑等杂物;便器内无污垢、杂物、积存粪便;墙壁、顶棚无积灰、污迹、蛛网等。

据2018年统计,北京市有公共厕所14667座,根据住建部的相关规定,城镇里每2500至3000常住人口就要设置一座公共厕所。从总数来看,是合格的。北京成为世界上公共厕所最多的城市之一,基本解决了人们如厕的问题。

 

来源:《北京纪事》2022年02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文化纵横

开卷看典,览多方视野,触文化根脉,探世间玄机。

13226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北京纪事 2022年第02期

主办:北京市文学艺术界联合会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