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艺术综合

一扇门窗打开一个时代

眼是心灵之窗,而窗则是建筑之眼、也是历史之眼。

古老的窗,可被视为记忆的雕塑与文化的符号。每个时代的窗都有鲜明的特点:唐代为“直棂窗+障水板”;北宋为“直棂窗+障水版、槛墙”;南宋为可拆卸的格子门窗;元代则是固定式门窗,斜棂、格子门窗均有,格子门窗下面是障水板及槛墙;明清时期的门窗为斜棂,门下半部是障水板,窗下半部是槛墙。

目前存世的中国古窗数量不多,最远也仅能追溯至唐代,可谓弥足珍贵。今天世界上存世最古老的建筑,是始建于唐代的五台山南禅寺、佛光寺、广仁王庙、天台庵四座古建筑,而五代至元代存世也比较稀少。

虽然我们现在不能看到古代门窗的原貌,但还是可以通过古代绘画领略其风采。而通过对古画中各个朝代门窗的建筑结构、时代风格、绘画技法进行分析,可以鉴定一些书画作品真伪。


可开可合

唐代国力强盛,表现在建筑方面也很明显。唐代的建筑体量大,布局严整,气势恢宏。直棂窗在唐代建筑中较为常见,在窗框内用竖向木条左右横向排列成行,以便在这些密集的木条上糊贴纸张。直棂窗在唐代多座佛塔和壁画上也能看到,可见这是当时流行的式样。唐代是窗饰艺术的发展期,出现了“直棂窗+障水板”,窗棂纹样则多为网纹、锁纹及球纹等。但那时候的棂窗还不能开启,为固定状态,很多功能和造型都是受限制的。从敦煌壁画中可以看到那个时期的窗户多数是不能开启的单扇直棂窗(图1)。当时的绘画较为粗犷,设色浅淡,呈现了疏体的风格。

图1 敦煌壁画中表现的窗户较为粗犷,设色浅淡,呈现了疏体的风格。


北宋时期出现了格扇、直棂窗+障水板、槛墙、阑槛钩窗、落地长窗及隔扇窗等多种类型的窗户。其中格扇在当时也被称为“格子门”,其特征为上部为格眼、中间为腰华板、下部为障水板,自上而下全部为方格眼,用于台基边缘。

北宋李诫创作的建筑学著作《营造法式》记载的闪电窗、水纹窗等都是固定不能开启的。这时期流行实用性较强的窗,阑槛钩窗能开能合,做工讲究,形式美观,逐渐流行起来。此时期房屋的门窗有板门、落地长窗以及格子门等,栏杆较明清式样则更纤细,结构简单,残留有木栏杆的形象。张择端的《清明上河图》记录了固定的窗户与能开启的窗户共存的画面,门窗的绘制使用了折算无亏与一去百斜的技法,结构协调,向背分明,进一步表现空间的深透感和立体感(图2)。

图2 《清明上河图》中同时记录了固定的窗户与能开启的窗户


四时分明

据《营造法式》卷七“木作”记载,擗帘杆“施之于殿堂等出跳斗拱之下,如无出跳者,则于椽头下安之”。擗帘杆内缘有一席格子门窗,夏天时可以拆卸避暑通风;冬天在外缘加一间隔门窗,用于避寒;擗帘杆发展至南宋,在檐角下称为擎檐柱,并且出现在南宋及元代的界画作品中;北方建筑有后墙防寒,那种无格子门而有栏杆的形式,成为外沿装饰。落地长窗以及可拆卸的格子门窗在南宋时期成为主流。

南宋宫廷画家刘松年的《四景山水图》在表现南宋窗户上颇具代表性,呈现了四季中格子门窗的装卸过程(图3)。冬天气候寒冷时,窗户满装在台基边缘,把房屋包起来,有时还在其外再加一层木条压缝的挡风板;春、夏、秋三季撤去大部分格子门,只留横披或把横披一并撤去;有时留横披,下部在柱间装木栏杆及内部于檐柱间挂竹帘。所以它的功用是在冬季装上,以便保温防风,其余时间撤去以利于通风,是一种便于拆装的格子门窗。南宋绘画中落地长窗多用于宫苑及贵胄府邸,此画则将落地长窗用于一所规模极小的普通山居院落的正室。这两扇落地长窗顶端被引檐部分遮挡,故不可辨其顶端形制,其余部分可见自下而上全为方格眼,格眼均匀,无腰华板与障水板。

图3 南宋 刘松年的《四景山水图》

在表现南宋窗户上颇具代表性,呈现了四季中格子门窗的装卸过程


《营造法式》卷七“小木作”载有“擗帘杆”,在元代王振鹏、夏永、孙君泽等人所画宫室楼阁中都曾出现,但大部分没有格子门,仅下部装木栏杆。其在明清宫殿寺庙中也颇为常见,称“擎檐柱”,下为栏杆,上部横披演化为透雕花板。擎檐柱在故宫博物院体仁、弘义二阁及符望阁,智化寺万佛阁,碧云寺中殿、后殿,颐和园佛香阁,国子监辟雍,曲阜孔庙奎文阁等处都可以看到。

在不需保暖的苑囿亭阁中,栏杆就可以代替格子门。元、明定都北京后,栏杆作为一种传统的装修传至北方。因为北方建筑有厚墙防寒,无此需要,故只发展了那种无格子门而有栏杆的形式,成为外檐。

元代对建筑构件的描绘,斗拱、窗格、栏杆等已经逐渐简化为固定形式和一定线条组织,虽然细部出现程序化之弊,但对建筑总体比例关系还是能够把握的。用繁密的线条组织来区分建筑的体、面、虚、实,代替以前常用的着色和渲染,细笔白描法画出的门窗,展示出了秀丽精巧,夏永的《滕王阁图》(图4)和《岳阳楼图》具有代表性。

图4 夏永的《滕王阁图》


走向精致

明代建筑特点典雅稳重、做工讲究、装修精美,雕刻和彩画细腻而雅净。明代出现支摘窗、直棂窗、漏明窗等多种造型丰富的窗饰类型。而窗棂的设计艺术在明清时期最为鼎盛,充满着浓郁的历史文化底蕴。明朝时界画斗拱、窗格、栏杆进一步简化,比例关系相对混乱,整体上绘画水平低于宋元时期。仇英为明代界画高手,其作品《清明上河图》中的窗户造型丰富、装饰精美,充分展示了明代典雅精细的设计风格(图5)。此卷描绘的是明代中期苏州繁荣的景象,但结构大体按张择端《清明上河图》的景物顺序布局,建筑上更为恢宏壮阔。城外青山绿水,树木葱郁;城内街道上商铺、院落、楼阁,排列整齐,豪华气派,几百年前的恢宏建筑跃然纸上。

图5 明仇英《清明上河图》(局部)辽宁省博物馆藏

画中窗户造型丰富、装饰精美,充分展示了明代典雅精细的设计风格


清代门窗的样式延续了明代时期门窗的风格,木雕门窗内容有着丰富的表现形式,色彩繁复华丽,风格富丽堂皇。与明代门窗不同的是,清代门窗开始加入西方装饰文化,出现了新的元素和风格。故宫博物馆收藏的《乾隆帝岁朝行乐图》中的窗户展示了丰富的木雕装饰,体现了清代华丽的设计风格(图6)。清代画家受欧洲建筑渲染画法影响,强调凹凸效果,但是建筑结构比例仍欠缺。《乾隆帝岁朝行乐图》画中窗户木雕装饰凹凸有致,立体感十足,说明宫廷画师受到郎世宁“焦点透视法”影响,在绘画中中西技法结合,是清宫绘画的一大特色。

图6 清 丁观鹏、郎世宁等绘《乾隆帝岁朝行乐图》(局部)故宫博物院藏

图中的窗户展示了丰富的木雕装饰,体现了清代华丽的设计风格


通过对于历代绘画中门窗样式的分析可见唐代较为粗放,设色浅淡,呈现了疏体的风格;两宋折算无亏和一去百斜的技法,使建筑呈现出结构协调,向背分明,空间的深透感和立体感,可以按图造屋;到了元代,建筑简化为固定形式和一定线条组织,并且用繁密的线条组织来区分建筑的体、面、虚、实,代替以前常用的着色和渲染,使用细笔白描法;明代界画的窗格,栏杆进一步简化,比例关系相对混乱;清代画家运用西法结合中国画法,部分学习西方焦点透视法,但是建筑结构比例欠缺。

门窗是界画中建筑重要组成部分,其时代特征可作为辅助依据用来鉴定书画作品的真伪性。若作品展示的门窗造型有悖于当时建筑实物的时代特征或是绘画技法的时代属性,作品的真实性则有待考证。

(注:本文部分资料来源于《中国古代建筑历史图说》《户牖之艺》《绘画的时代属性》《营造法式》《落地长窗小考》《论几幅传为李思训画派金碧山水的绘制时代》等)


来源:《中国收藏》2022年第01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艺术有意思

艺术界趣事全搜罗,告别无趣生活

7356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中国收藏 2022年第01期

主办:中国商报社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