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收藏

雍正的审美情趣有多绝

作为康雍乾盛世的缔造者之一来说,雍正的政治成就被人们所熟知,而史书上也往往强调这一点,帝王留给众人的印象也好似被符号化、模式化了,殊不知帝王也是普通人,他们也有着自己的小兴趣、小爱好,正是这些兴趣与爱好从侧面展现了帝王丰富的精神世界与审美情趣,进而让后人了解到帝王生活化的一面。

如果说《雍正行乐图》是揭开这位帝王的神秘面纱的第一步,那么这尊泥塑雍正像就是打破人们对于雍正心目中形象的第二步。这尊泥塑彩像并不与真人等大,只有高32厘米、宽14.3厘米,用现代流行语来描述,可以称之为“雍正真人手办”。


文雅精细的完美追求者

雍正作为一位日理万机的大忙人,琐事繁多,就这样也没能磨灭他对身边装饰工艺品的关注与喜爱之情。他在自己即位之初就下旨表达了自己的审美要求:“外间所进香囊中,有装饰华丽、雕刻精工者,此皆开风俗奢侈之端,朕所深恶而不取也。”

可见他偏好的是简约、朴素之风,厌恶奢侈华丽。但这并不意味着简约等同于粗糙,在简约之上的是更深层次的精益求精。这一点在雍正对工艺品一套审美标准中淋漓尽致的表现出来,从器物的器型、样式、花纹都曾亲自参与指点,并且多次强调要“文雅”“素净”“秀气”,这些都被造办处的《各作成做活计清档》忠实的记录了下来。

清雍正雍正款松花江石砚长11.9cm,宽8.2cm,厚1.3cm 清宫旧藏


据《清档》记载:造办处曾上呈玛瑙壶一件,雍正提出要将壶上的花纹磨去,壶嘴里膛做湾(弯)些,壶把做素的。秀气是雍正一大审美标准,他曾要求“照怡亲王进的活腿四方香几做二件,或漆的或木的,做秀气着。”而另外一件紫檀木座要求“将紫檀木座肚子去了,往秀气里收拾。”

对于不符合心意的器物也会加以批评,《清档》雍正五年闰三月十二日的《木作》记载:“莲花馆对西瀑布处三间屋内二面贴画的玻璃窗、横楣窗俱做蠢了,着另改做。”

当然对于做的符合自己心意的物件也不吝啬大加赞赏,比如造办处呈进给雍正黑白玛瑙盒西山石砚一方,奉旨:做法文雅,甚好!照此样再做一方,略放大些。在雍正眼里做的“文雅”“素净”“秀气”的器物才能得到他的称赞,方能“持进御用”,反之则是“蠢了”“俗气”要求重做此类的话。

故宫博物院所藏的玛瑙茶盏就是一件体现雍正秀气典雅审美的经典器物,从其所藏之地乾清宫来看,可见此茶盏是雍正心目中重要之物。该茶盏由天然玛瑙制成,呈乳白色的底色,飘着黄色及黑色的片状花斑,间有细密如缠丝的条带状纹路,看起来浑然天成。盏身光素,敞口微外撇,圈足亦稍外撇。该茶盏所附木座呈几形,线条简洁,底板镂空,腿内勾处套有一活动的圆环,精巧细致。而几座与玛瑙盏相结合则更显典雅之气。

清雍正玛瑙茶盏口径10.6cm,底径4.2cm,高6.7cm 故宫博物院藏


除了造办处所记档案之外,在瓷器上雍正也展现了他文雅精细的品味。他在位期间瓷器一改康熙时浑厚古拙之风,以造型娟秀、胎釉精细著称于世。加之雍正本人偏爱颜色釉,于是颜色釉被玩到了极致,胭脂红、月白、水墨、抹银、雪花兰、天蓝、梅子等颜色被一一烧制出来,现今藏于故宫博物院的胭脂红釉盘就是一件让人见之忘俗的瓷器。胭脂红这种颜色创烧于清康熙末年,雍正、乾隆、嘉庆、光绪等朝均有烧造,因其颜色秀气典雅,十分符合雍正本人的品味,而在雍正朝被发扬光大。它是一种以微量金(Au)作着色剂,在炉内经800℃左右烘烧而成的低温红釉。由于这种红料是从欧洲转入,故被称为“洋金红”或“西洋红”,而西方多称之为“蔷薇红”“玫瑰红”。又由于这种红釉颇如妇女化妆用的胭脂之色,故又名“胭脂红”。

清雍正胭脂红釉盘高2.9cm,口径15cm,足径9.3cm 故宫博物院藏

胭脂红釉盘底部题款


小到一件文玩器物,大到宫廷各处的修建,雍正都会一一过问,可以说雍正以他极高的审美水平和挑剔的眼光担任起了无形的宫廷艺术品味总设计师。


前卫新潮的cosplay爱好者

雍正作为一个偌大帝国的统治者,其实并没有很多机会像今天的人们一样,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于是他将自己的情怀都寄托在了书画里。在故宫博物馆收藏的百余幅以胤禛为主角的行乐图中,雍正的思想被表现得淋漓尽致。

为了满足雍正的宫廷生活,画家们脑洞大开的把雍正真身纳入画面中(亦或者是雍正本人的要求),让雍正在画作中扮演各种不同角色,从高人雅士、到山林野夫、到弹琴的高士、到江上的渔翁,画中人或抚琴弄墨、或采菊东篱、或独钓寒江……画家通过这种方式来博雍正一笑,《雍正行乐图》正是由此而来。因此,雍正被称为最早的“cosplay玩家”也不为过。

“行乐图”是中国画的一种常见形式,一般以描绘皇室贵族的娱乐生活为主。据中国最早的绘画著录《梁太清目》的记载,中国在南齐的时候就出现了“行乐图”。明清之际,行乐图在形式上更加丰富,但像雍正这样的画风的行乐图也是少有的,比如《西洋装刺虎图》,胤禛在悬崖山洞旁举叉刺虎,最吸引人的地方在于胤禛的穿着,他头戴西洋假发,着西洋装,俨然欧洲人的装束。

清《胤禛行乐图册·刺虎》页绢本设色34.9×31cm 故宫博物院藏


狩猎刺虎是清初满族皇帝与皇子们的常见之举,清中期的乾隆皇帝亦有刺虎图。但与此幅刺虎图相比,这幅刺虎图明显具有想象的成分,据学者研究,本幅绘画的表现方式应该受当时欧洲流行的“扮装舞会画像”的影响。但无论画法如何,这幅画生动的揭示了胤禛内心标新立异的特质。

除了像刺虎图这样标新立异的行乐图,其他的大部分行乐图也清晰的将雍正内心的渴望展现出来,诸如《围炉观书》《松涧鼓琴》《书斋写经》等,在这些画面中雍正皆身穿汉族服饰,或手捧书册专心阅读,或在松林间弹琴,又或在书房写字,无一不是文人之形象,可见雍正的内心是渴望成为一个文雅之人的,在处理完每天的琐事之后,清幽文雅的生活仿佛是这位帝王心灵的栖息之处。

清《胤禛行乐图册·书斋写经》页绢本设色37.5×30.5cm 故宫博物院藏

清《胤禛行乐图册·松涧鼓琴》页绢本设色37.5×30.5cm 故宫博物院藏

清《胤禛行乐图册·围炉观书》页绢本设色37.5×30.5cm 故宫博物院藏


如果说《雍正行乐图》是揭开这位帝王的神秘面纱的第一步,那么这尊泥塑雍正像就是打破人们对于雍正心目中形象的第二步。这尊泥塑彩像并不与真人等大,只有高32厘米、宽14.3厘米,用现代流行语来描述,可以称之为“雍正真人手办”。塑像着装上也相对比较朴实,并未着皇帝的龙袍、衮服,也未坐龙椅、宝座,而是内穿杏黄色吉服袍,外罩蓝色四团如意云纹吉服褂,坐于普通的圈椅之上。从泥塑的技法上来看,无论是人物造型,还是佩戴服饰都逼真写实,注重细节。面部骨骼的雕塑、皮肤的肌理、耳朵的轮廓以及凹凸不平的质感,均制作极为精细,鬓发、须眉的彩绘一丝不苟,毫发毕现。

清泥塑雍正像高32cm,宽14.3cm 故宫博物院藏


泥塑像是民间的传统艺术,一般多以神话、戏曲、历史故事中的人物为原型,像这样以帝王为原型的泥塑并不多见,可见雍正本人对于艺术的涉猎也不仅仅局限于高雅的层面。这尊造于18世纪早期的泥塑彩绘像经皇帝本人亲自认可保留了下来,成为清朝12位帝王中唯一的塑像,或者说自中国有皇帝以来唯一的一尊雍正帝泥塑像。


宠物的豢养者

历代之帝王喜欢圈养宠物的有不少,大到凶猛的野兽,小到猫猫狗狗都有,但很少有哪位帝王像雍正一样对宠物如此精心的,甚至连宠物穿什么衣服都要亲自过问,放到今天,雍正肯定是粉丝最多的萌宠博主。

在众多的宠物之中,鸟和狗是雍正最为喜爱的,例如在雍正三年(1725年)时他曾传旨:“做鹌鹑笼子一件。”“着鹦鹉铁丝笼上配做滑车两个,以备挂在树上。”作为一个日理万机的皇上,连鸟笼子这么小的事情都考虑到了,绝对是真爱无疑。对于自己的爱犬,更是十分精心,宫廷档案中常可以看到他喂狗的记载:如雍正四年十月初九日,“小狗两条,常添牛肉十两,今日添讫起”;再如雍正四年十月十七日,“狗四条,常添牛肉二斤八两,今日添起”。档案中的“添”是额外的加餐,不包括在狗的日常饮食里,可见雍正对小狗的喜爱。

除了关照爱犬的日常饮食之外,雍正还经常亲自给它们设计服装以及居所,清宫造办处的文档里就记下了许多雍正和狗狗们的互动场景。

雍正元年,皇帝就为他的“造化”(狗的名字)制作了四件衣服,均以良鼠皮为主料,其中“绉绸衬、白绫面、蓝纺丝里、画麒麟套头一件,虎皮面、蓝纺丝里、虎套头一件”,还有“狻猊马衣两件”。到了雍正五年,他又吩咐“给造化狗做纺丝软里虎套头一件。再给百福狗做纺丝软里麒麟套头一件”。将狗装扮成瑞兽的模样,貌似才更能凸显爱犬的皇家风范。

故宫博物院就藏有一件绿色缎海棠菊花纹狗衣,虽然不是雍正年间的狗衣,但也能据此想到雍正帝为爱犬们设计的衣服的华贵程度。此件狗衣以绿色织金缎为面料,面料上用粉、红、蓝色丝线和金线织海棠花和菊花等花卉装饰。镶紫色暗花绸边,里衬驼色棉布。狗衣边缘有绛色布带,用于拴系。既方便狗的活动,又能体现主人的高雅品味。

清晚期绿色缎海棠菊花纹狗衣长60cm,宽43cm


除了定制狗衣外,雍正还特地为自己的爱犬定制狗笼,单单一个小小的狗笼竟也前后花费一年多的时间才让雍正满意,雍正完美主义的性格可见一斑。雍正五年三月,传旨“做圆狗笼一件,径二尺二寸,四围留气眼,要两开的”,但很快,他发现笼子做大了,便又传旨“收小二寸,另做一件”。不久,为了爱犬的舒适,雍正又命人为狗笼配上了红色氆氇的面和白色氆氇的里,这里的氆氇指的是一种织得很细的毡子,用于给狗挡风,既舒适,又保暖。

第二年,或许是为了迎接新年新气象,在上年的基础上,他又对狗笼提出了一系列新的整改意见。首先,他为狗笼配蓝布垫一件、白毡垫一件,几天后,他又为狗笼做了一件深蓝色的“挖单”。所谓“挖单”,即满语(拉丁文转写为wadan),是“被单、盖布”的意思,也就是说他给狗笼做了个布罩子。半年之后,蓝色的布罩子被雍正看腻了,他又命造办处做了一件红色布帘,时常与蓝色换着用,才最终完成了狗笼的全部设计。

虽然狗狗在雍正悉心的照料之下过的很是舒适,但狗的寿命终究有限,为了永久的留下它们的样貌,雍正还特地命善画写实风的郎世宁、艾启蒙等西洋画家为他的爱犬作画,留下了《十骏犬图》这样的画作。

郎世宁《十骏犬图之四金翅猃》是一种長喙犬,蒙文的命名是yolo,满文的命名是yolotu。两者的意思都是西藏犬,简称藏狗,这是一只名贵的藏狗。科尔沁四等台吉丹巴林进贡。


从雍正喜爱的器物、向往的生活、珍爱的宠物来看,他并不像大家印象中那样古板严肃,反而是一个很懂生活趣味的人,虽喜爱某物,却不沉溺于此,在享受日常乐趣的同时,仍然兢兢业业的处理政务,这一点在历代帝王中也是难能可贵的。

(原标题:雍正的审美)


来源:《艺术品鉴》2021年第31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艺术有意思

艺术界趣事全搜罗,告别无趣生活

7355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艺术品鉴 2021年第31期

主办:陕西出版集团有限责任公司

周期:旬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