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美文> 情感美文

唐时劲风宋时雨

鲁珉
美读

唐时的风,狂野无拘,拂过长安,直达边陲。不像宋时的雨,点点滴滴,轻拂窗棂、芭蕉。

“风劲角弓鸣,将军猎渭城。”即使是一场狩猎,那风也是强劲有力。风之劲由弦的振响听出,弦鸣声则因风而益振,仿佛看见王维策马风中,劲风中射猎,该具备何等手眼。

时空穿越到宋时,风过雨落,落在亭台楼阁。“少年听雨歌楼上,红烛昏罗帐。”年少无愁,只觉可以消耗青春时光。“壮年听雨客舟中,江阔云低,断雁叫西风。”只是到了中年,奔波在人生的江湖,听雨转换了地方。也能看见,雨中的蒋捷,满怀愁绪,看无情的雨点敲打心碎的窗户,听雨中飘洒着人生况味的沉重。

“千里黄云白日曛,北风吹雁雪纷纷。”高适的眼中,是那种落日黄云,大野苍茫,一派苍劲。此情此景,若稍加雕琢,即不免斫伤气势。日暮黄昏,大雪纷飞,北风狂吹,唯见遥空断雁,使人不禁有日暮天寒、游子何期之感,与宋时的雨形成强烈的对比,折射出唐人的飘逸和宋人的灵秀。

“梧桐更兼细雨,到黄昏、点点滴滴。”易安的词,落下无数次的雨。或是孤寞,或是忧愁,或是思念,点点滴滴,全是心境。犹如此词,简单的笔墨勾勒出一幅黄昏细雨图,写雨寄情,以雨寓心,恰似打在词人心间的红尘之雨,与唐人的骤雨狂风有着天壤之别。

“落花人独立,微雨燕双飞。”这不,满怀愁绪的晏几道,久久地站立庭中,看见成双成对的燕子在霏微的春雨里轻快地飞去飞来。即使是春来花开的时节,依然推不开悠悠的伤感,足以见得宋人江南细雨般的品性。不像唐人,虽有雨,也是暴风中的雨,来得猛烈和急促。“癫狂柳絮随风去,轻薄桃花逐水流。”连轻如羽毛的柳絮也变成了“癫狂”,全是因为那风。微风是吹不动忧愁的,桃花也变得那样轻薄,随水而去。

杜甫于风中,任由狂风吹来,高声咏唱“八月秋高风怒号,卷我屋上三重茅,茅飞渡江洒江郊”。风含怒,心含愤,吹不走满腔悲怒,何等忧心忡忡。切换到宋时,看雨,就没有了唐时的激愤,只有淡淡的忧。

“寒蝉凄切,对长亭晚,骤雨初歇。”词人柳三变,也写秋,只不过写的是秋雨。萧瑟凄冷的秋天,汴京城外的长亭,雨后阴冷的黄昏。透过字面,已经读到词人那一缕凄凉的伤感。

风和雨,在唐诗宋词里,都是必写之词,可我们却读到了不一样的语境与心境,领略到不同朝代不同人的喜怒爱恨。即使是临风听雨,也听不见车马喧嚣,或是歌台舞榭,或是故园家爱,都在风雨之中,品尝着一杯人生酒,个中滋味只有写诗写词的人自己知晓。不论是风呼呼地刮过,还是雨点轻轻拍窗,都是诗人词人对家国情怀的宣泄。春思秋愁,爱恨情仇,壮志豪情,人生得失,全在其中。

经历了人生风雨备尝艰辛后,或是客舟听雨,或是伫立风中,不论是唐时宋朝,都是一幅天苍苍水茫茫的人生宏图。当自身心底的情怀,与意象融合相通时,此时的风声雨声,都是心灵的回响。

 

来源:《万象》2019年第33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美读

让我们在这里以文字为媒,看见美,探索美……

85344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万象 2019年第33期

主办:辽宁教育出版社

周期:旬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