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帝王后妃

生命哀歌:李煜的春花秋月

董启荣
天下人物


李煜,想以死暝志,无奈天生胆怯,想苟且偷生,但又日日郁郁寡欢,不忘亡国之痛。矛盾的他已全然没有了风度翩翩,对酒当歌的洒脱。一个整日愁眉苦脸,忍辱偷生的南唐后主的末日,终于来了......

李煜,南唐后主。初名为从嘉。字重光,号为钟隐。是李璟的第六子。公元961至975年在位,国破降宋。后被宋太宗所毒死。

李煜生于深宫之中,长于妇人之手,想做一个毫无羁绊的隐士,却偏偏钟爱奢荣。登基即位不思朝政,吟词舞墨,夜夜笙歌,自削国号,向虎视眈眈的赵匡胤连年纳贡,妄凭长江天险,以图苟安。偏偏又心怀厚土,宽宏仁慈,满腔妇人之仁:广施善,修庙宇,虽不纳良谏,但对死谏大臣的犯上之言又可一笑置之,不加之罪,这在历史上历代皇帝中是从来没有的宽宏大量。

看李煜其实就是一个集合了所有矛盾的结合体。你无法怀疑,虽然李煜骨子里贪恋奢荣的生活,喜欢歌舞女色,钟爱舞文弄墨,不精通治国理政,但丝毫不影响他是一个宽宏大量,不计前嫌,看重情义的仁君。

赵匡胤几次要他投降,都被李煜的鸵鸟政策挡了回去,最终宋军大举进犯,李后主才决定撕破脸,凭借长江天险和几十万大军与宋军进行殊死一搏。誓死不当亡国奴,据说当时李煜已经做好了殉国的打算。

要当爷们就撸起袖子干吧,结果轻信手下几个窝囊废大臣。而且凭借的长江天险也被宋军用翻版赤壁之战的铁索战船连在一起,长江两岸天堑变通途。宋军一路披荆斩棘来到南唐国都金陵城下(今天的南京),大臣依然隐瞒不报,敌人都打到家门口了,李煜竟然还被蒙在鼓里,这个就不免让人有点拂袖拍案,破口大骂南唐这群窝囊废的情绪了。后主也是接连斩了两员大将,死守金陵,以求在守城的拉锯战中宋军能后援不接,班师回朝。

不用想了,最后青黄不接的是李煜的南唐,一年以后,城中幼叟伤病不计其数。好不容易想爷们一把的李煜最终还是回归了懦弱,有点不敢死,投降宋军。书中引言“肉袒降于军门”意思是和群臣家眷一干南唐骨干赤裸着上身出城投降。

从这时候起,一个伟大的词人李煜重生了,《破阵子》讲的就是李煜受降之后被押解北上汴京(宋朝国都,现在称开封)时悲愤交加,亡国之后的心情。《破阵子》:四十年来家国,三千里地山河。凤阁龙楼连霄汉,玉树琼枝作烟萝,几曾识干戈?一旦归为臣虏,沈腰潘鬓消磨。最是仓皇辞庙日,教坊犹奏别离歌,垂泪对宫娥。”

意思是:南唐从五代十国建国到现在已经快四十年了,江山连绵有三千里地之广,金陵的宫廷庙宇雄伟壮阔直上九天,金陵城中一年四季繁花似锦,犹如仙境一般,我从小生活在深宫之中,只想守候着祖业不丢,所以我连年纳贡,只图偏安一隅,哪里能想到这种悲壮的厮杀会出现在我手中啊?

如今我成了俘虏,曾经风度翩翩,温文儒雅的我头发白了,腰也弯了。终于家破人亡,到了要告别这块生长在这里的故土之时,我好像已经依稀听见街上的酒馆青楼中飘出悲恸的亡国悲歌,当我还想再对相伴多年的佳人嘱咐点什么时,眼泪已经忍不住流了下来。有人因为这首词把李煜贬得一钱不值:亡国之君最后竟然还对着女人流眼泪。粘粘糊糊,哭哭啼啼,根本就是难当大任。

所有人都感慨,李煜真的是生错了地方,如果他只是一位王侯贵胄,或者富家子弟,依他的品行,舞文弄墨,满怀诗书,也许能成为一个不错的词人,而且能愉快的安度一生。其实历史就是这样,如果没有家仇国恨,温文儒雅,多愁善感,待人宽厚,不思大志的李煜虽胸有斗墨,书读五车,但他绝对无法写出这些令人深思的词,也许就无法被历史铭记和被众多人喜欢了。


可以这么说,李煜开创了“词”代的来临,使词能登上大雅之堂,无愧于后世封其“千古词帝”的称号。要知道,“词”其实是当时的“流行歌曲”,其地位无法和“诗”比。如果把诗比作“夫人”,词可能连“偏房”都算不上,顶多能算“歌妓”级别吧。如果你读李煜时代之前的词,就会发现,其中大多以描绘闺中娇俏,郎才女貌,花前月下为主题,大多在酒馆,青楼由歌妓演绎,是娱乐大众的一个文化产物,也就相当于今天的流行歌曲。

正是因为李煜的影响,之后的词才能百家争鸣,百花齐放。这就相当于把相声从“天桥撩摊”搬上“维也纳歌剧院”是一样的伟大。

后主李煜本来已经家破人亡,过上了囚徒的日子,但是在整装押往汴京的前几天,李煜集合朝廷骨干,后宫妃娥,把国库里的金银珠宝都给大家分了一下,自己因为还没有从亡国的悲恸之中缓过神来,就没有带多少金银珠宝,启程当日,匆匆收拾行装,含着泪水和妻儿老小匆匆被押上去往汴京的囚车。

赵匡胤为了安抚民心,没有杀李煜,还给他封了一个违命侯的虚职,养了起来。没过多久,李煜就已经囊中羞涩入不敷出了,他跑去跟赵匡胤哭穷,结果赵匡胤还是很大度地给了他一些赏赐,这次金融危机才得以平息。期间有一个小故事,最能说明李煜对待旧属的宽宏仁义。李煜的一个曾经的老部下来拜访李煜,这个老部下由于能说会道,还被赵匡胤封了一个官职,临走的时候李煜还不忘对老部下照顾一番,但是由于实在没有多余的钱财,就把家里的一个白金脸盆送给了老部下,最可恨的是,这个老部下还收了,走后到处宣扬李煜小气。

假如赵匡胤没有死,假如李煜不愁眉苦脸地整天郁郁寡欢思念亡国,假如李煜的老婆小周后不那么美丽妖艳,假如继任者赵光义不那么淫奢好色,可能苟且偷生的日子,也就勉强挨过去了。可是历史不会这样往前走,原因很简单,亡国君主,不装疯卖傻,还想肆无忌惮的吟唱亡国恨,只有一条路可走——死亡!不是自杀,就是被敌人用各式各样的软刀子干掉。在这得介绍一下李煜的老婆,南唐后主已故王后娥皇的亲妹妹——李煜的第二任皇后,小周后。当时的小周后也就25岁左右的样子,不但天生姿色艳丽,而且正是成熟窈窕之际,在李煜亡国之后,不但没有抛弃他,还跟随李煜过上了囚徒生活。

李煜这个政治破落户、不戴枷锁的囚徒,有什么资格独享小周后?赵匡胤那位野心勃勃的亲兄弟——赵光义,早把锥子般的目光,刺向了楚楚动人的女俘。

随着赵匡胤在“烛光斧影”中蹊跷地死去,究竟是暴病而亡,还是蓄意谋杀,至今仍是无头悬案。嫌疑最大的,就是赵光义。江山易主,朝廷改元为太平兴国。李煜夫妇也沾了点儿喜气,一个晋封为陇西郡公,一个做了郑国夫人。当然老天依然没有眷顾李煜,这只是为李煜更加凄惨的囚徒生涯埋下伏笔。在当时,按宋朝规矩,有封号的女性必须隔段时间进宫朝拜天子。小周后当然也不能例外。想不到的是,唯独她被莫名其妙地滞留后宫,夜不归宿,这就不合规矩了。

李煜心急如焚地探听消息。日子,就这样一天一天拖下去,小周后还被囚在宫里。黑暗的阴云笼罩在李煜头上,他几乎嗅到了不祥的气息。半月之后,一乘轿子把形容憔悴的小周后抬了回来。女人头也不抬,径自跑进卧室,扎在床上放声大哭……据说宋太宗赵光义非常变态,不但对小周后肆意蹂躏,而且还要求宫廷画师画下当时他与小周后的春宫图。

李煜呆若木鸡般地站在旁边,羞愧、悲愤、恼怒……可是,一个亡国之君三千里地山河都丢了,睡枕边的女人还有什么安全、体面可言呢?名节沦丧,残花败柳,小周后变成了一个有呼吸的死人。如今,她生命中最后一点慰藉,就是写诗作词的李煜。既然曾经同享富贵荣华,那么,眼下这段苦难,还得一起扛、一块儿挨。

这时候的李煜,想以死铭志,无奈天生胆怯,想苟且偷生,但又日日郁郁寡欢,不忘亡国之痛。矛盾的他已全然没有了风度翩翩,对酒当歌的洒脱。一个整日愁眉苦脸,忍辱偷生的南唐后主的末日,终于来了。

978年的七夕,正好是李煜42岁生日,两口子无限凄凉地守在一起。没有客人,更没有宴会,寿星佬儿便提笔填词。人在最倒霉的时候,往往充满奇妙的诗意。正应了后人那句评价:“国家不幸诗家幸。”李煜的诗情才思,先写了一首小令:“多少恨!昨夜梦魂中。还似旧时游上苑,车如流水马如龙,花月正春风。”当初的日子越美好,眼下的处境就越糟糕。接着,又写了那首传世之作——《虞美人》,这也是他今生的绝笔之作:

虞美人·春花秋月何时了

春花秋月何时了?往事知多少。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

虞美人是著名的词牌之一,此调原为唐教坊曲,初咏项羽宠姬虞美人,因此为名。又名为《一江春水》《巫山十二峰》等。古代词开始大体都以所咏事物为题,配乐歌唱便逐渐形成固定的曲调,后名为调名即词牌。《虞美人》也是如此。

现代的王方俊在《唐宋词赏析》中说:这首千古传诵脍炙人口的名作《虞美人》,被前人誉为“词中之帝”,是李煜囚居汴京时所作。历来为《虞美人》填词的大词人众多,但无一能超过李煜者。

此词是一曲生命的哀歌,作者通过对自然永恒与人生无常的尖锐矛盾的对比,抒发了亡国后顿感生命落空的悲哀。全词语言明净、凝练、优美、清新,以问起,以答结,由问天、问人而到自问,通过凄楚中不无激越的音调和曲折回旋、流走自如的艺术结构,使作者沛然莫御的愁思贯穿始终,形成沁人心脾的美感效应。

李煜此词所以能引起广泛的共鸣,在很大程度上,正有赖于结句以富有感染力和象征性的比喻,将愁思写得既形象化,又抽象化:作者并没有明确写出其愁思的真实内涵——怀念昔日纸醉金迷的享乐生活,而仅仅展示了它的外部形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这样人们就很容易从中取得某种心灵上的呼应,并借用它来抒发自己类似的情感。

因为人们的愁思虽然内涵各异,却都可以具有“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那样的外部形态。由于“形象往往大于思想”,李煜此词便能在广泛的范围内产生共鸣而得以千古传诵了。李煜的故国之思也许并不值得同情,他所眷念的往事离不开“雕栏玉砌”的帝王生活和朝暮私情的宫闱秘事。但这首脍炙人口的名作,在艺术上确有独到之处。

“春花秋月何时了”表明词人身为阶下囚,怕春花秋月勾起往事而伤怀。“春花秋月”人多以美好而享受,作者却殷切企盼它早日“了”却;小楼“东风”带来春天的信息,却反而引起作者“不堪回首”的嗟叹,因为它们都勾起了作者物是人非的怅触,跌衬出他的囚居异邦之愁,用以描写由珠围翠绕,烹金馔玉的江南国主一变而为长歌当哭的阶下囚的作者的心境,是真切而又深刻的。


“往事知多少?”回首往昔,身为国君,过去许许多多的事历历在目。据史书记载,李煜当国君时,日日纵情声色,不理朝政,枉杀谏臣……透过此诗句,不难看出这位从威赫的国君沦为阶下囚的南唐后主,此时此刻的心中有的不只是悲苦愤慨,多少也有悔恨之意。

“小楼昨夜又东风,故国不堪回首月明中。”苟且偷生的小楼又一次春风吹拂,春花又将怒放。回想起南唐的王朝、李氏的社稷——自己的故国却早已被灭亡。作者身居囚屋,听着春风,望着明月,触景生情,愁绪万千,夜不能寐。一个“又”字,表明此情此景已多次出现,这精神上的痛苦真让人难以忍受。“又”点明了“春花秋月”的时序变化,词人降宋又苟活了一年,加重了上两句流露的愁绪,也引出词人对故国往事的回忆。

“雕栏玉砌应犹在,只是朱颜改。”尽管“故国不堪回首”,可又不能不“回首”。这两句就是具体写“回首”“故国”的——故都金陵华丽的宫殿大概还在,只是那些丧国的宫女朱颜已改。这里暗含着李后主对国土更姓,山河变色的感慨!“朱颜”一词在这里固然具体指往日宫中的红粉佳人,但同时又是过去一切美好事物、美好生活的象征。

以上六句,作者竭力将美景与悲情,往昔与当今,景物与人事的对比融为一体,尤其是通过自然的永恒和人事沧桑的强烈对比,把蕴蓄于胸中的悲愁悔恨曲折有致地倾泻出来,凝成最后的千古绝唱——“问君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作者先用发人深思的设问,点明抽象的本体“愁”,接着用生动的喻体奔流的江“水”作答。

用满江的春水来比喻满腹的愁恨,极为贴切形象,不仅显示了愁恨的悠长深远,而且显示了愁恨的汹涌翻腾,充分体现出奔腾中的感情所具有的力度和深度。同它相比,刘禹锡的《竹枝词九首》其二“水流无限似侬愁”,稍嫌直率,而秦观《江城子·西城杨柳弄春柔》“便作春江都是泪,流不尽,许多愁”,则又说得过尽,反而削弱了感人的力量。

全词以明净、凝练、优美、清新的语言,运用比喻、比拟、对比、设问等多种修辞手法,高度地概括和淋漓尽致地表达了作者的真情实感。此词感情之深厚强烈,真如滔滔江水,大有不顾一切,冲决而出之势。一个处在刀俎之上的亡国之君,竟敢如此大胆地抒发亡国之恨,是史所罕见的。

李煜这种纯真感情的全心倾注,大概就是王国维说的出于“赤子之心”的“天真之词”,以致作者为此付出了生命。法国作家缪塞说:“最美的诗歌是最绝望的诗歌,有些不朽的篇章是纯粹的眼泪。”(《五月之歌》)这首词就是这样的作品。

太平兴国三年(9 7 8年)七夕,李煜死于北宋京师,时年四十二岁整(李煜亦生于七夕),北宋追赠其为太师,追封吴王,葬洛阳北邙山。


来源:《民间传奇故事(A卷)》2022年第03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天下人物

走进他们的生命旅程,感受和领悟他们的独特魅力。

10639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民间传奇故事(A卷) 2022年第03期

主办:山西文化艺术传媒中心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