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人物 > 历代名臣

欧阳修与“千古龙虎榜”

陈鲁民
天下人物


欧阳修这辈子最幸运的事之一,莫过于嘉祐二年(1057)当了一次科举的主考官。这一届选拔的进士中,居然出了八个文学大家、九个朝廷宰相,还有思想家、军事家,可谓群星灿烂、光耀古今,因而被称为“千古龙虎榜”,也叫“天下第一榜”。

这些大名鼎鼎的人物中,有理学大师程颢,文学巨匠苏轼、苏辙兄弟,唐宋八大家之一的曾巩,及他的弟弟曾布,大学者张载,仅次于王安石的二号改革家吕惠卿,屡立战功被称为“奇计、奇捷、奇赏”的军事家王韶,大政治家章惇、林希,其中二十四人被收入《宋史》并单独列传。甚至于这一榜落第的举子里也是人才济济—文学大家苏洵就在其列。不是他才学不佳,文章不精,而是他遇到的竞争对手实力更强,若放在他年的任何一榜科考,他都会技高一筹,碾压对手。不过,值得欣慰的是,他的两个儿子都高中见喜,扬名天下。

东坡兄弟的文学成就,世人皆知。尤其是苏东坡,欧阳修第一次读到东坡的文章,就不禁赞叹:“读轼书,不觉汗出,快哉快哉!老夫当避路,放他出一头地也。”又不无酸楚地喟叹,三十年后,我辈会被人忘掉,大家谈论的都是此人之作。其实,不用三十年,苏轼的诗文就风靡天下,民间有“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之说。但欧阳修也没有被文坛遗忘,特别是他的爱才荐贤、胸怀坦荡,成了不朽的美谈。

再说这一榜高中的程颢,他与程颐并称“二程”,是程朱理学的主要完成者,家喻户晓的大儒。张载的影响似乎没有这么大,但其学问一点也不逊色于“二程”,论辈分,他还是“二程”的表叔。张载是著名理学家,他的“为天地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四句话,被称为“横渠四句”,成为后来有志之士的崇高理想。

毋庸讳言,科举史上确有作弊的记载,但出现这种情况还是较少见的,一是因为制度严密,想钻漏洞很难;二是处罚严重,作弊被定为大罪,因此而掉脑袋的考官历代都有。嘉祐二年入选的这些名士,不仅没有受到任何照顾,甚至还有些“吃亏”。

本来,苏东坡的文章《刑赏忠厚之至论》引经据典、引人入胜,梅尧臣在阅读此卷时,认为有“孟轲之风”,评了满分后推荐给欧阳修,说此文可评第一。欧阳修看后,也认为此文尽脱五代宋初以来的浮靡艰涩之风,认为梅尧臣的评判是恰当的。可作为主考官的欧阳修虑事周密,心想世上能写出此文者非曾巩莫属,选自己的弟子当第一,难免会引起风言风语,于是忍痛割爱,将此文改评为第二—欧阳修严于律己之风,可窥一斑。可是当拿来原卷,拆开对照后,欧阳修却大吃一惊,此文竟是苏轼所为,遗憾的是苏轼因此与状元擦肩而过。

这个“千古龙虎榜”的问世,占尽天时、地利、人和。其时,北宋立国已有百年,国力殷厚、文化昌明、教育兴旺,当朝的宋仁宗开明勤政、求贤若渴,还有一位公正无私、慧眼识珠的主考官欧阳修。当然,最主要的是这一届考生囊括了各路才俊,他们济济一堂,风云际会,华山论剑。

这里还有一个小花絮。当时苏轼在《刑赏忠厚之至论》中引用了一个典故:“当尧之时,皋陶为士。将杀人,皋陶曰‘杀之’三,尧曰‘宥之’三。”(尧当政时,皋陶是掌管刑法的官。要处死一个人,皋陶三次说当杀,尧帝却一连三次说应当宽恕。)欧阳修阅卷时读到此句,深以为然,认为十分契合考试题目,梅尧臣也给出了极高的评价。然而,这两位渊博之士却找不到此句的出处,便决定日后向苏轼询问。苏轼高中后前来拜谒欧阳修,事实上,这句话根本没有出处,苏轼不过是在考场上灵机一动,自己编了这么一句话。欧阳修得知后并不生气,反而对苏轼赞赏有加,并发出了这样的感慨:“此人可谓善读书,善用书,他日文章必独步天下。”

这一年,欧阳修正好五十岁,适逢知天命之年,“千古龙虎榜”就是上天赐给他最好的“贺寿大礼”。


来源:《月读》2022年第03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天下人物

走进他们的生命旅程,感受和领悟他们的独特魅力。

10639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月读 2022年第03期

主办:中华书局有限公司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