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艺术 > 收藏

从锦帽貂裘到不系之舟——苏轼的一生及其书法变迁

翻开整部书法历史,从神秘玄远的甲骨卜辞到气势恢宏的八尺条屏;从流觞曲水的兰亭雅卷到悲愤报国的祭侄文篇;从庄严端正的庙堂碑文到乱石铺街的八分半书;从古朴大气的摩崖石刻到云烟缭绕的豪放狂草,钟繇“二王”“初唐四杰”“颠张醉素”等书法家灿若星辰,为后人留下了一幅幅笔墨传神的书法作品和一篇篇笔底生花的书学绝唱。苏轼,这位诞生于北宋年间的书法家、文学家,以其独特的姿态傲立于书坛。苏轼可以称得上全才,无论是美酒饮食,还是诗书文赋,其都有创新和建树。就书法而言,苏轼在宋代的“尚意”书风中起到了中流砥柱的作用。苏轼的人生是丰满的、是跌宕的,也正是起伏的人生经历,使其艺术之路更为传神,可歌可泣。

苏轼的书法被后世称为“苏体”,在中国书法史上影响深远。苏轼为人谦逊,其并未对自己的书法有过多评论和追述。相反,“苏门四学士”之首的黄庭坚倒有颇为详尽的阐释。黄庭坚评价苏轼的书法:“早年用笔精到,不及老大渐近自然。”又云:“到黄州后掣笔极有力。”观苏轼的书法,便可懂苏轼的为人和心境;品苏轼的书法,亦可懂苏轼的人生起伏与跌宕。苏轼的书法风格,在其早年、中年和晚年是迥异的。造成这种不同的根本原因,在于其人生经历的坎坷,这些坎坷的经历不断冲击着苏轼的精神世界,进而影响其艺术创作。黄庭坚有云:“东坡道人少时规摹徐会稽,笔圆而姿媚有余。中年喜临颜尚书真行,造次为之,便欲穷本。晚乃喜李北海书,其豪进多似之。”黄庭坚将苏轼的书法风格分为早、中、晚三个时期:早年姿媚、中年圆劲、晚年沉著。苏轼的书风变化,就是其人生的更迭。


一、意气风发中的晋唐之韵

嘉祐元年(1056年),苏轼之父苏洵带着年轻的苏轼和其弟苏辙,从蜀地出发,进京赶考,高中进士开启了苏轼人生中的壮丽篇章。苏轼的豪迈大气、敢于创新深得欧阳修的赏识,一时间苏轼名声大噪,誉满京城。此时的苏轼怀揣着一腔热血和政治抱负准备大展身手,因此,苏轼这一时期书法创作的感情基调是积极奋发的,风格是豪健清雄的。但是世人热议的多是黄州之后的苏轼,世人也更多关注其黄州之后的书法,对其早期的书法追溯较少。苏轼早期书法流传于今的主要为行书,其次为小楷。《宝月帖》是苏轼现存最早的墨迹,书写于平治二年(1065年),是一件行书作品。此帖中,点画变化丰富,结体圆转流动,在神韵上与王逸少的《寒切帖》和《初月帖》风格颇为相似。每字各具姿态,皆以筋骨立形,以气血润色,灵变无常,神采飞扬。行间气脉贯串,全幅气韵生动。笔法精严,但不拘束;姿态妍美,但不做作;一切自在有法、无法之间。苏轼早期的小楷作品同样精妙,其小楷代表作《与文与可字说》,笔法端庄凝练,意趣空灵,姿态秀丽,与王羲之著名的《乐毅》风格特别接近。其早期的楷书作品《表忠观碑》字体饱满敦厚,笔力雄壮大气,很显然取法于颜真卿。苏轼早期的书法,可以说是扎扎实实打基础阶段的作品,这一时期书法总的特点可以概括为“追摹晋唐”,兰亭的格调已经深深印入他的作品风格之中。黄庭坚在《跋东坡墨迹》中说:“东坡少日学《兰亭》,故其书恣媚似徐季海。至酒酣放浪,意忘工拙,字特瘦劲,乃似柳诚悬。”苏轼早期的书法风格流露出晋、唐为一脉相承之意,而事实上虽然晋唐之风迥异,但是气韵却是相似的。苏轼早期书法风格的形成,既与其早期的人生经历密不可分,也与当时的时代背景有关。晋尚韵,唐尚法,特别是自唐太宗推王羲之为“书圣”并评为“尽善尽美”之时,书法中的“尚法”之风一直延续,颜柳等书家的书法更具法度。现观颜真卿的碑帖,古朴严正,法度庄严的庙堂之气依然扑面而来。苏轼为朝廷命官,早期书法也深受其“法度”影响。在中国古代,儒家思想一直占主导地位,儒家思想对当时社会各个阶级都有深远的影响,特别是对文人士大夫的人格与思想影响更为强烈。苏轼自幼处于儒家思想复兴的年代,他正是怀着儒家积极入世的态度,兼杂纵横家的气质,并抱有“致君尧舜,此事何难”的政治热情入朝为官,所以,当时苏轼的书法审美和书风特点,深受儒家“中和”审美观的影响。因此,苏轼这一时期书法创作的感情基调是奋发向上又胸怀社稷的,书法风格是豪健清雄又姿态妍美的,正如其词《江城子·密州出猎》中的描写:“老夫聊发少年狂,左牵黄,右擎苍,锦帽貂裘,千骑卷平冈。为报倾城随太守,亲射虎,看孙郎。”全词都洋溢着苏轼当时的豪迈胸襟和政治热情,也侧面印证了其间的书法风格。随着震动朝野的王安石变法开始,苏轼的许多师友,包括欧阳修在内,因反对新法与新任宰相王安石政见不合,被迫离京。苏轼眼中所见,已不是他二十岁时所见的平和世界,苏轼心中所感,也不是他初入朝廷的江山社稷。他上书谈论新法的弊病使王安石颇感愤怒,遂让御史谢景在神宗面前陈说苏轼的过失。于是苏轼请求出京任职,被授为杭州通判。随着苏轼人生阅历的丰富和官场政治的冲突,他书写于熙宁四年(1071年)的《致运句太傅帖》与《延平郭君帖》在晋人的天真灵动气韵中开始显露出一种压抑与无奈之感。此后的《天际乌云帖》,书中笔墨切如乌云蔽空而来,此时苏轼开始了对人生的思考,在书法上也开启了对“晋唐风骨”的创新之路。

苏轼《宝月帖》纸本行书23cm×17.7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苏轼《寒食帖》长卷纸本34cm×119.5cm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二、寒食破灶中的一蓑烟雨

元丰二年(1079年),苏轼因为“乌台诗案”被贬为黄州团练副史。黄州团练副使一职相当低微,并无实权,而此时苏轼已心灰意冷。苏轼到任后,心情郁闷,在公务之余,他带领家人开垦城东的一块坡地,种田帮补生计。这也是“东坡居士”的由来。

此时的苏轼,高中进士时的豪情壮志已经随风而逝、入朝为官时的一腔热血已经偃旗息鼓。他选择了参禅问道,拥抱自然,或出入古刹,或幽居坐禅。此时,禅宗居佛教主流,其教义视一切如梦幻、超脱生死,随缘既是解脱一剂良药。特别是禅宗“呵佛骂祖”、藐视权威、超脱法缚的胆识和“平常心是佛”等思想,对苏轼的影响颇深;在书法上,也激发了他对古之书家的批评与挑战,对他在书法创作上自由发挥也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在被贬黄州的十余年中,苏轼为后人留下了很多优秀的书法作品,例如《获见帖》《一夜帖》等。苏轼最为著名、最为精彩的《寒食帖》正是创作于被贬黄州时期,这时苏轼的书法艺术达到了高峰。他几经磨难、辗转,文学上的传世名篇《念奴娇》《赤壁赋》都写于这一时期,他悲愤地写出:“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寒食帖》是苏轼的一篇诗稿,此帖英爽豪迈,可谓出神入化,苏轼悲愤沉郁的心情,在几度痛楚的状态下,任情挥洒笔墨,如有神助,将心中的情感表达得淋漓尽致。《东图玄览编》评之:“盖以之内观其心,心无其心:外观其笔,笔无其笔。即坡亦不知其手之所以至,与生平所做大殊绝。纵以文皇、大令当之,亦敛衽。”寒食节是一个民间流传的故事,寒食节的由来隐含了荒谬的政治谋杀,刚刚经过牢狱之灾、九死一生的苏轼,怎能对此毫无感受。《寒食帖》风格不似苏轼早期书法的澎湃华丽,在被流放的心境下,加上已经人到中年,尽显一种沧桑之感。

苏轼在黄州期间,不仅在书法创作风格上发生了改变,其在书法审美、书法理论上都有了新的认识和创新。特别是受禅宗思想的影响,苏轼深刻认识到“唐人尚法”已经取得了很高的成就,如果继续沿此路走下去,将难以超越前人,更何况唐人重法而拘于法,书法家过于重视书法外在的规律而阻碍内心情感的尽情抒发。因此,苏轼另辟蹊径,充分发挥书法抒情写意的功能,开“尚意”之风,并将最能体现这一审美理想的行草书的艺术水准推上了新的高度。他主张通过张扬个性,以书畅怀,以书写意,不计工拙,有时甚至不避其“丑”。正是黄州的经历,使苏轼的书风更为真实、写意。以真实之“丑”,劝退了华丽姿媚之“美”。前文所提的《寒食帖》,是他被困黄州,为寒食之雨所苦,感时伤怀,以神来之笔写下的,其沉郁幽怨之情,动人心魄,成为宋代“尚意”书风的压轴之作。

从曾经的意气风发、春风得意到被贬黄州时的满目疮痍、狼狈惊慌,苏轼经历了太多。这使他在心境上有了很大的变化,在黄州后期,随着对命运和政治不公的接受,其艺术风格逐渐开始回归自然。他在词《定风波》中写道:“竹杖芒鞋轻胜马,谁怕?一蓑烟雨任平生。”苏轼的思想意境开始变得豁达,不为俗事烦恼,也为其晚年在政治上再次受挫,但是书法越发自然和空灵作了铺垫。


三、已灰之木中的人书俱老

苏轼是艺术上的全才,但是其政治生涯却跟他开了个大大的玩笑。宋哲宗即位时,王安石的变法新党已经倒台,苏轼短暂地“东山再起”,当他见新兴势力拼命压制王安石集团的人物及尽废新法后,认为其与所谓“王党”不过一丘之貉,再次向朝廷提出谏议。他对旧党执政后,暴露出的腐败现象进行了抨击,由此,又引起了保守势力的极力反对,于是又遭诬告陷害。苏轼至此是既不能容于新党,又不能见谅于旧党,因此,苏轼再次申请外调。这一去,便开启了他被贬流放之路。先任杭州知州,后至惠州,最后被一叶孤舟送到了徼边荒凉之地—海南岛儋州。在宋朝,放逐海南是仅比满门抄斩罪轻一等的处罚。这时的苏轼已经是一位花甲老人。对年少时期心心念念的政治朝野早已心灰意冷,却也越发旷达洒脱。他晚年的书法作品相对较少,以《答谢民师帖》《渡海帖》《江上帖》最为知名。其中,《答谢民师帖》是苏轼写给谢举廉的手札,这篇作品笔法老劲,不似《寒食帖》变化多端。清代顾文彬跋中引用前人的书评:“东坡尺牍狎书,姿态横生,不矜而妍,不束而严,不轶而豪。”来称赞此帖的精妙。与早期的大气磅礴不同,苏轼晚年的书法更加空灵、自然,也是他经历太多挫折后的一种豁达体现,于平淡之中见天真。此时的苏轼,人书俱老,无论忧患也好,强志也罢,都在他的作品中悄无声息地隐去,留下的只有让人回味无穷的仙佛境界。

苏轼晚年在《自题金山画像》中所写:“心似已灰之木,身如不系之舟。问汝平生功业,黄州惠州儋州。”这是其对一生的总结,是对自己政治生涯的自嘲,也是对自己艺术生命的肯定。在被贬黄州、惠州、儋州的生活,是苏轼文学艺术和书法艺术的辉煌时期,也是他人生思想从发展、成熟到最后完善的时期。当落花随着流水逝去,月亮又升起在东山之上,当苏轼把人生看透时,他的书法达到了空前的高度。如果苏轼的一生没有波澜起伏,也就没有世人心中的苏东坡。


来源:《收藏与投资》2022年第03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艺术家

用艺术与世界相遇,给你一个热爱生活的新理由。

19544粉丝

关注

期刊推荐

收藏与投资 2022年第03期

主办:南方出版社有限公司

周期:月刊

阅读本刊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