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文学 > 美文> 智慧美文

胜人与独诣

黄永武
思·悟

一位前辈对我说:“文学艺术类的作品,当你欣赏到有一分过人之处时,其实作者已耗了十分的力气。”这句话听在每位曾经惨淡经营过的作家耳中,一定深以为然。

文学艺事,许多人都能达到某一个水平,但若要再有所突破、让水平再高上一分,这谈何容易。就像拔尖争冠的决胜时刻,那略胜的一筹,已耗尽获胜者毕生的功力。围棋国手对决时,能胜半目就好;短跑选手对决时,能胜百分之一秒就好,所谓“射较一镞,弈角一着”,胜人之处并不在多。那毫厘之差,常常是毕生力气之所汇聚。

每一门艺事想胜人一分都不容易,首先不能见一样喜一样,以为样样可以胜别人。从前姚鼐见别人擅长什么,就想在那方面胜过别人,有人就对戴东原说:“我以前很畏服姚鼐,现在不畏服了。”戴东原问他为什么,那人说:“他太喜欢‘多能’了,见别人的擅长处,都想夺其坛席,所见愈多,所爱屡移,不能专笃耐久,无法精到,必然粗疏,所以不足畏服了。”戴东原就把这话向姚鼐直说了,姚鼐听后痛改前非,不再求事事胜过别人,只求能造就自己,终于成为古文大家。

方苞也想学作诗,曾把诗拿给查初白看。查初白对方苞说:“你的性情不像诗人,还是以古文名世吧,把力气合并在一起,或许能登峰造极。”方苞就终生不再作诗,果然成为古文的一代宗师。

这大概就是古人所说“同能不如独诣”的道理。与其和众人“同能”,不如一人“独诣”独到。求一人“独诣”,首先贵精不贵多,贵专不贵泛。所谓“百艺百穷,九十九艺空”,就是样样通、门门松,什么都看似行、却什么都不精,尤为悲哀。不过近代学问重在科际整合,太专了就嫌狭隘,难生新见解,那么必须一样通了再学一样,积少而成多,虽多而不杂。由精而及博,虽博而不泛,这样精也就在其中,和“成于专而毁于杂”的原则并不相悖,反而能成其大。

求一人“独诣”,最忌讳追逐潮流,比赛时髦,而应该去另辟蹊径,独造神境,能“弃众人之所收,收众人之所弃”,虽不必标异,亦不必求同。

求一人“独诣”,关键在于不求胜人,只求自胜。所谓“知耻近乎勇”“闻过则喜”,都是君子的求胜之道。所争在己,而不在人;所争在千秋,而不在迟速。“独诣”的要义不是专立奇谈怪论来迷惑人,而是真正使自己具备信心。“独诣”也不是“骄矜”或“忮害”,“独诣”如变成怠傲,只想胜别人,可能连枯木朽株都会变成你的仇家。

 

来源:《喜剧世界(上半月)》2022年第08期

0/400 提交
请您登录后发表评论 登录 | 注册
图片( 0/ 9

全部评论

0/200
手机访问
返回顶部

出版:《中国学术期刊(光盘版)》电子杂志社有限公司  |  服务咨询:400-819-9993

京ICP证040431号 互联网出版许可证 新出网证(京)字271号 京公安备案11010802020460号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400-062-8866 举报邮箱:jubao@cnki.net

知网文化
扫码下载客户端

收藏作品,请先登录